197(第1/5页)
    ()    秦意浓说完这句话后,仔细观察着唐若遥的表情,心里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惴惴。

    她很少直接地用语言表达自己的爱。她爱唐若遥毋庸置疑,唐若遥也很清楚自己爱她。但秦意浓担心的是,唐若遥会被自己过于强烈的爱吓到。

    就像在《本色》杀青宴那晚,唐若遥落荒而逃。

    今时今日,唐若遥当然不会被吓跑,可秦意浓却怕她有负担。

    王琳劝她说应该试着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对方,秦意浓听进去了。这就是她走出的第一步,如果唐若遥给她的反应是愧疚或者自责,那她此生大约都迈不出第二步了。

    其实也……挺好的,秦意浓想,自己惯会掩饰,哪怕瞒唐若遥一辈子都可以,她们会永远在一起,别的都不重要。

    但唐若遥的反应是……

    秦意浓微微一愣。

    她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目光灼灼地看着她,眼睛里燃起的光彩越来越亮。

    手上传来疼痛感,秦意浓低头,看见唐若遥握着她的手已经指节泛白,她还在继续用力,好像根本没发觉。直到秦意浓的视线停留了两三秒,唐若遥瞳孔微震,才霍然松开手,给她轻轻地揉着捏出了红印的皮肤。

    “我……”她习惯性地说,“对不……”

    秦意浓目光一厉。

    唐若遥把话咽了回去,还是结结巴巴的,话都说不完整,欢喜道:“我……”

    她眼眶里慢慢地包了泪,低了低睫毛眨掉泪水,竟是喜极而泣。

    秦意浓空着的那只手抬起来,细白指尖轻柔抚去她脸颊的泪水。

    唐若遥吸了吸鼻子,说:“我爱你。”

    秦意浓眉眼弯弯:“我知道。”

    唐若遥摇着头,却说:“你不知道。”你根本不知道我有多爱你。

    她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语言和词汇会变得如此贫乏且无力,根本不足以表达她此刻澎湃汹涌的情感万一。

    ……

    一连几次,秦意浓再承受不住,伸手推了推唐若遥的肩膀。唐若遥没继续,也没离开,依旧紧紧地抱着她。在过去的两个小时内,唐若遥不管做什么,始终保持着一只手拥住她的姿势,牢牢地掌控着,占.i.有欲十足。

    秦意浓咽了咽干涩的喉咙,沙声说了几个字。

    唐若遥听不清,只听到最后一个字是“水”,猜她是要喝水,但她一点儿都不想和她分开,哪怕不到一分钟,于是道:“待会儿再喝。”

    秦意浓:“……”

    她是不是幻听了?

    那个对她百依百顺的唐若遥呢?

    她回想起片刻前的记忆,唐若遥简直跟疯了一样,不把她弄死誓不罢休似的。顿时觉得百依百顺这几个字还是趁早从自己大脑里遗忘了吧。

    秦意浓闭上眼休息,清浅地呼吸着。

    她累极了,困意袭来,有些迷迷糊糊的。

    额头传来温热柔软的触感。

    秦意浓懒懒地抬了一下眼皮,撩人轻笑道:“你……偷亲我。”

    她意识已有些不清了,只是凭着对眼前人的信赖,本能地给出反应。又因着困意,不经意泄露几分内心压抑的真实。

    在唐若遥看来她就跟喝醉了似的,可爱极了。

    唐若遥低头再次在她光洁白皙的前额轻啄了一下,故意嚣张地说:“偷亲你了,怎么样?”

    “我要……”秦意浓神色微醺,笑着道,“告诉我女朋友。”

    “你女朋友是谁?”

    “唐若……遥。”

    “乖。”唐若遥眼神软了又软,沿额头往下,亲她眉毛、眼睛、鼻尖……

    秦意浓撅起了唇,主动邀吻。

    唐若遥却不亲了,佯作不解道:“干吗?”

    秦意浓嘟着嘴,不动。

    唐若遥忍笑:“你不说话我怎么……嘶。”

    她因低着头的缘故,鸦青色的长发落下几缕到了秦意浓的身侧,女人顺手就扯了一把,直接将唐若遥拽下来了。

    唐若遥:“……”太凶残了!

    两唇相贴。

    轻柔美好地接了个吻。

    秦意浓慢慢睁开了眼睛,见唐若遥闭眼享受,又缓缓地合上了。

    “主卧是哪间?”

    秦意浓半阖着眼,指了指一楼的某扇房门。

    唐若遥挑了挑眉。

    这房子挺好,主卧竟然不在二楼,遂抱着秦意浓往卧室的方向走去。

    她哪里知道,秦意浓就是为了各方面方便,才把睡觉的地方定在了一楼。比如说现在,她就可以不用为了安起见,让唐若遥直接抱她进浴室洗澡。

    小别胜新婚,洗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