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第1/5页)
    ()    秦意浓:你在w市有房子吗?

    收到这条消息的林若寒笑容渐渐消失。

    这年头流行把狗骗进来杀掉是吗?

    站在林若寒身后,手里拿着笔刷,等着给她化妆的化妆师战战兢兢地开口道:“林老师?”

    林若寒敛起表情,说:“没事,继续吧。”

    她尾指上翘,轻巧地在键盘里落下两个字:有啊

    秦意浓有事找她帮忙,还能怎么样?宠着呗。

    秦意浓:地址多少

    房地产巨佬林若寒:等一下,我问问

    秦意浓:嗯,不急

    过了几分钟,林若寒把地址发了过来。

    秦意浓打开了某导航地图app,在出发地和目的地分别输入了片场地址和林若寒的房子地址,看着那条长长的路线,秦意浓陷入了沉思。

    林若寒:密码是xxxxxx,你要住多久啊?或者哪天不住了,先提前跟我说,我好留个底,免得到时候不小心撞破你俩的好事

    秦意浓:不用了谢谢

    林若寒:???

    秦意浓:离片场太远了,不好意思

    林若寒: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秦意浓:想和我绝交?但我知道你不会的哈哈哈

    林若寒重重地一掌拍在了面前的梳妆柜上,化妆师一个激灵,倒退三步。林若寒镜子里的脸咬牙切齿,说:“继续。”

    化妆师瑟瑟发抖地上前。

    林若寒一边哼哼着一边在微信通讯录翻到一个名字:在哪?

    任星月秒回:彩排,明晚演唱会

    林若寒:滚过来

    世巡会彩排现场。

    足以容纳数万人的体育馆音响声震耳欲聋,歌声戛然而止,所有工作人员诧异地望着单手撑地,从台上一跃而下的任星月,任星月随手将价值百万的定制话筒丢给了赶过来的助理,一边脱外套一边语速飞快道:“给我叫辆车,去……”

    她低头打字:你在哪儿?

    林若寒一下就怂了。

    [系统消息:林若寒撤回了一条消息]

    任星月唇角微勾,转头对正给她小心翼翼将话筒放进保护箱的助理道:“查一下,林若寒在跑什么通告。”

    助理收好话筒,没来得及松口气,便提起了一颗心脏,道:“是。”

    她迅速查询起来。

    林若寒惴惴不安地盯着自己的手机,跟捧着块烫手山芋似的,突然惊醒,丢到了梳妆柜上。

    化妆师心好累。

    ——从目前来看,我觉得你的段数和任星月有差距,这样下去,你迟早会乖乖回到她的怀抱。不管你答不答应她,你得拿回主动权,老让人牵着鼻子走算怎么回事?

    秦意浓的话不期然响在耳畔,林若寒闭上眼睛,定了定心。

    对,自己不能老这么被动,她一干点什么就慌得不行。

    林若寒重新拿起手机,发消息道:滚回去

    已经坐上车的任星月:“???”

    她身旁的助理瞄了她一眼,见她面色微沉,噤若寒蝉。

    司机没等到任何一人的吩咐,回头问道:“去哪里?”

    任星月抿了抿唇,仍然报了林若寒活动现场的地址。

    见机行事吧。

    如果林若寒不欢迎她,她再离开。

    ***

    秦意浓指尖轻轻敲着吧台桌面,眼睛微微眯起来,转头给关菡发了条消息。

    关菡接到吩咐立马就去办了。

    秦意浓预计还要几天时间才能办好,意味着她和唐若遥要晚几天才能见面,不由惆怅地叹了口气。

    但未必没有好处,因着期盼见面这个愿望,她把几个月乃至几年方能做完的事情都挪到了这几天,相思难解,干脆用忙碌来填充自己。

    她是嚣张了,苦的是工作室里公关部的同仁们,连着几天都在熬夜加班,人人自备一张行军床,吃穿住行都在公司。秦意浓上午刚去慰问过,每人发了一个红包,等事情结束后还有额外的奖金。

    大伙儿上班图什么呢,只要钱给够了,别说996了,007都甘之如饴。再说也就是忙这阵子,做公关的还怕熬夜吗?

    其他部门知道他们在做什么,有清闲的还过来给公关部加油,跟目送英雄出征似的。于是公关组成员个个精神抖擞,在网上也是战得如鱼得水。

    秦意浓要澄清,对家不想让她“洗白”成功收获声誉,就此展开了一场漫长的拉锯战。

    而拉锯战意味着时间长,时间长意味着秦意浓要始终待在热搜上。

    可能是传统文化的影响,国人喜欢且欣赏的是低调谦逊的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