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第1/5页)
    ()    秦意浓没有二话,把身上的旗袍换了下来。

    她从衣帽间出来,刻意将扣子扣到了领口的位置,冲唐若遥揶揄地一笑。

    唐若遥假装看不懂她的调侃,凑过来在她唇上响亮地亲了一下,手挽着手下楼。

    两人一独处就容易忘记时间,等她们俩到楼下,韩玉平提着一兜给宁宁买的烟花,一大家子都准备去院子里放烟花了。

    宁宁看到她们俩,立马高兴地喊人,叫她们一起出去玩。

    秦意浓欣然应允。

    她处在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纪,其实很微妙,既没有老一辈对孙辈的溢于言表的疼爱,又没有玩这种幼稚游戏的冲动,以往过年,她都是出于完成亲子任务的目的,陪宁宁玩仙女棒,挥舞着烟花配合她:“哇哇哇。”

    今年陪她的人特别多,而秦意浓只需要牵着唐若遥的手,在一旁看着,在宁宁朝她看过来,或者冲她笑的时候,给个回应。

    唐若遥揣在她兜里的手忽然动了动,秦意浓凑近她,低声问:“怎么了?”

    唐若遥瞧了眼热闹玩耍的众人,小声说:“我也想拿两根仙女棒。”

    秦意浓道:“我去拿。”

    “我们一起。”唐若遥说。

    她们拿了几根过来,用火机一点燃,就立刻散发出耀眼的火花。院子里的照明不如屋子里,为了玩烟花的效果还特意关闭了几条灯带。

    银色火花嚓一下燃起来,唐若遥拿着放在两人中间,隔着烟火对视,看得见彼此瞳孔里小小的明亮的倒影。

    这种烟花点燃得快,烧得也快,不到十几秒就熄灭了。

    两人趁着无人注意,飞快地贴到一起亲了一口。

    唐若遥又点了一根。

    一根又一根,两人并肩蹲在远离人群的地上,看着它亮起,又熄灭,再亮起。

    唐若遥问她:“无聊吗?”

    秦意浓看着明灭的烟花,眼睛里浮现孩子气的笑意,说:“不啊。”

    完忘记了片刻之前她还腹诽这是种幼稚得不行的游戏。

    唐若遥再问她:“是不是和我在一起做什么都有趣?”

    秦意浓偏头看过来,眼角还是弯起来的,给了她肯定的答案:“嗯。”

    宁宁一眨眼,两位妈妈就不见了,她皱起秀气的眉毛,想去找来着,但身边围着四个人,一会儿就把她的注意力吸引走了。

    快到春晚开始的时间了,小朋友玩得满身热汗地进家门,秦唐二人就像变魔术一样再次出现在了宁宁面前。

    宁宁眨巴了下眼睛。

    秦意浓伸手过来摸了摸小朋友背后的汗,带她去换衣服。

    唐若遥则留在客厅作陪。

    春晚有很多生面孔,老人家不认得,又想和年轻人讲几句话,就问唐若遥。唐若遥认识的,便多说两句,不认识的就上网现查,耐心周至,气氛融洽。

    韩玉平夫妇要回家守岁,大约八点半左右,秦唐二人一块送他们回家。

    十点不到,纪书兰和宁宁都扛不住先睡了,唐斐倒是精神抖擞,但看着并肩坐在沙发里的姐姐姐夫,识趣地先回房了,反正他也不爱看春晚,回去打几盘网游不香吗?当电灯泡是要吃眼刀的。

    客厅清净了。

    唐若遥问:“我们还看吗?”

    秦意浓百无聊赖,说:“再看会儿吧。”

    于是秦意浓看春晚,唐若遥上网刷实时吐槽,笑着念给秦意浓听。秦意浓也看不下去了,和她一块儿看吐槽,边看边笑。

    手机铃声响了。

    秦意浓扫一眼挂钟,离零点还差好多呢,谁给她打电话?

    唐若遥先她一步将茶几的手机拿过来,看了眼来显,小声说:“林若寒。”

    秦意浓眉尾一挑,接通了。

    林若寒第一句就是:“我错了,我不是故意的,我现在才有空给你打电话,今天这一天快气死我了,我太难了吧,我靠!”

    问:以上林若寒一共转变了几次情绪?

    秦意浓侧了侧头,道:“你是说秒删的事儿吗?”

    林若寒道:“是啊,你女朋友吃醋了没有?”

    秦意浓睨了眼身旁的唐若遥,淡道:“吃醋了,我今天被罚跪遥控器,晚饭都没得吃。”

    唐若遥:“???”

    林若寒:“噗哈哈哈哈,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要么你把电话给她,我亲自和她解释,你还在遥控器上跪着呢吗?”

    秦意浓面不改色地嗯声:“跪着呢,膝盖疼。”

    唐若遥差不多听懂了,乐不可支,秦意浓把她搂过来按在怀里,低头吻了吻她额头。

    林若寒察觉异样,说:“我好像听到唐若遥笑了,你耍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