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第1/3页)
    ()    纪云瑶:“秦鸿渐打算曝光你们俩的关系。”

    站在门口的秦意浓和唐若遥互视一眼,唐若遥对纪云瑶不了解,第一个想的是她说的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下一步要怎么做?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好像就没有能停下来好好歇息的时候。

    秦意浓则比她冷静多了,神情平淡地问道:“然后呢?”

    纪云瑶大摇大摆地过来,肯定不是专程来给她通风报信的,她是爱玩,但前提是这件事有值得她玩一场的必要。而且她们俩刚和解,纪云瑶没必要用假消息耍她,所以事情是真的,她也一定有下文。

    纪云瑶露出一种“啊,被你看穿了”的幼稚表情,倒也没卖关子,爽快道:“我给拦住了。”

    秦意浓眼神深远。

    按照纪云瑶的做事风格,她的“拦”肯定不是字面意思,派人好言相劝地阻止,多半是限制人身自由了。

    “妈。”秦意浓抬眼看向弯腰擦电视柜的纪书兰,纪书兰回过头,好像从头到尾没听到过秦鸿渐这个名字似的,表情如常地应了声:“在呢。”

    秦意浓摸了摸宁宁的小脑袋,柔声道:“让外婆带你回房间玩,妈妈要和姐姐聊点正事。”

    纪书兰朝小朋友招手。

    宁宁走过去,把小手放进纪书兰的掌心。

    一老一小回了房间,纪书兰落后一步,将房门关严。

    宁宁房间里都是玩具和书籍,去了趟韩玉平家,又带了一书包回来,纪书兰帮着她整理放到架子上,一样一样摆好。

    宁宁放好她的洋娃娃,忽然用小奶音问道:“秦鸿渐是谁?为什么跟妈妈一个姓氏?”

    纪书兰的表情没有一丝波澜,回答说:“一个和我们没有关系的陌生人。”

    ***

    客厅。

    秦唐二人在纪云瑶的对面落座。

    纪云瑶把手里的杂志合上,丢到一边,又不说秦鸿渐的问题了,而是问道:“大周日的,你们不在家,跑去哪儿玩了?”

    秦意浓淡道:“走亲戚。”

    纪云瑶很好奇的:“哪个亲戚?”

    秦意浓漠然道:“无可奉告。”

    纪云瑶不恼不怒,扬唇笑起来。

    秦意浓说:“你再这么绕圈子,就没有多少时间陪宁宁玩了。”

    纪云瑶权衡了一下,说:“好吧,我们先说正事。”

    纪云瑶早在宁宁意外被曝光的时候就查到了秦鸿渐,暗地里给了他一点教训,之后一直派人盯着他。和秦意浓关系缓和后,她想借秦鸿渐给秦意浓送个人情,从她手里换点东西,然而秦意浓油盐不进,她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

    纪云瑶是不把秦鸿渐这种小鱼小虾放在眼里的,她留着他也不是善心大发,只是为了让他日夜担惊受怕,付出应该有的代价。

    她没想到这老蚂蚱都快入土了,竟然还能蹦跶得起来。

    为此纪云瑶特意抽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出来,屈尊降贵去见了他一面。事关秦家,手下人办没有她自己去放心。

    秦意浓皱眉:“他怎么知道我和唐若遥的关系?”

    纪云瑶去一趟不是没有收获的,秦鸿渐被她吓得涕泗横流,最后连小时候尿床的事都说了,纪云瑶一脚蹬在秦鸿渐肩膀,把他踹得趔趄倒地,一脸嫌恶地走了。

    到门口把鞋也扔了,换了双新的才上车。

    纪云瑶哂道:“还能有谁?黎老狗告诉他的。”

    秦意浓默默地接受了黎益川的外号,道:“他是要借刀杀人?”

    纪云瑶摇头。

    “不是,他是很早就知道这事了,在曝光宁宁之前。”

    秦意浓眯了眯眼。

    “那他为什么当时不一块爆料,要留到现在?”

    “因为他没钱了呗,预备再用这消息卖一个好价钱。”纪云瑶往前倾了倾身子,压低声音道,“小姑,你这个爹真是不放过你身上任何一滴能榨出来的油水。”

    秦意浓波澜不惊地掀起眼皮:“哦。”

    纪云瑶好奇地问:“你想怎么处置他?”

    秦意浓避而不答,问道:“他手里有证据吗?”

    纪云瑶说:“没有,他的身份不就是证据么?”

    秦意浓冷笑。

    也是,十几年前,这样的把戏他已经玩过一次了。

    有时候秦意浓会想,如果自己身体里没有流这个男人的血多好,只是因为有一层血缘在,他便掌握了一柄锋利的刀,随时随地可以伤害自己。

    如果能让他彻底消失就好了。

    秦意浓心里浮现这个想法,和纪云瑶对上了视线。

    她问了出口:“你有办法让他永远不出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