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第1/5页)
    ()    唐若遥脚下一打滑,秦意浓出手及时扶了她一把。

    唐若遥拍拍她手背,道:“我没事。”

    她轻呼一口气,往出声的方向望去。

    宁宁坐在沙发上,手里的书举得高高的,把整张脸都遮了起来。但今天纪书兰给她编了个麻花辫,长发分两股分别搭在肩头,因着面庞白净,通红的耳根暴露无遗。

    “你说她是不是又看练字本了?”唐若遥不敢相信这一天会这么快降临,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和秦意浓小声嘀咕道。

    “不会吧?”秦意浓露出些许好笑,道,“你看她拿的是练字本吗?”

    “万一她之前看了呢?”

    “那我就不知道了。”秦意浓摊手。

    以她看,大概率是宁宁想通了。唐若遥本就是宁宁欣赏的那类人,对她的关怀又无微不至,前阵子陪着一起去迪士尼,虽然相处时间不算太长,但人与人之间,尚有一见如故,一个多月也不短了。

    然而秦意浓使坏,故意不告诉唐若遥,让她提心吊胆一会儿。她隐晦暗示过好几次唐若遥不用再给宁宁写论文了,平时脑子灵光的唐若遥一次信息都没接收到,再这样下去,过个一年半载,她给宁宁写的论文字数就要超过自己了。

    离宁宁喊妈咪已经过去了足足半分钟,唐若遥保持着僵立的站姿,跟玄关长在了一起似的,没有挪动分毫。

    秦意浓看不过她那傻里傻气的样子,附耳过去,提点道:“但我觉得吧,她叫你,你不回应,她以后就不会喊了。”

    唐若遥轻轻地“啊”了声,如梦初醒。

    宁宁眼前一阵亮,原本书上的方块字被唐若遥那张紧张而暗含期待的脸取代,唐若遥单手抽走了她的书,半跪在小朋友身前,态度亲和,真如春风化雨似的,生怕惊到了她,轻柔问:“你刚才叫我什么?”

    宁宁害羞极了,小小一只都要蜷到一起,忍不住朝旁边站着的秦意浓投去目光。

    秦意浓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

    宁宁鼓了鼓勇气,抬头看唐若遥一眼,复又迅速垂下眼帘,小声却吐字清晰地道:“妈咪。”

    仿佛一道雷电贯穿了唐若遥的心脏,她往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她磕磕绊绊,语无伦次:“对、对不起。”

    宁宁:“???”她又不想当自己妈咪了吗?

    秦意浓又好笑又无语,伸手拉恋人起来,向宁宁解释道:“你唐……妈咪只是太激动了,没有不喜欢的意思。”

    宁宁哦了声,瞄了眼依旧魂不守舍的唐若遥,小脸粉扑扑的,从沙发跳下来,说:“我去找外婆啦。”

    秦意浓摆手:“去吧,跑慢点。”

    秦意浓给唐若遥倒了杯水,唐若遥两手捧住,慢慢地抿着,眼睛里渐渐映出女人的脸庞,还有她一言难尽的神情。

    唐若遥:“……”

    她五指捏紧了水杯,不怀任何希望地问道:“我是不是又丢人了?”

    秦意浓挑了挑眉,本来想说“难不成你以为你表现得很长脸”,但看她小可怜的样子,于心不忍地摸了摸她的脸,柔声说:“没有,你很可爱。”

    唐若遥得到了一点微薄的安慰,冲她勉强弯了弯眼睛。

    她垂头丧气地说:“我也不想这样的。”

    美梦成真,她脑子里嗡嗡嗡,能说出话就不错了,她刚对宁宁说了什么来着?

    秦意浓伸臂揽住她:“没事,她现在对你印象已经很好了,偶尔犯一回傻不会有影响的。”

    唐若遥马上抬头看着她,佯怒道:“你果然也觉得我傻了。”

    秦意浓眼睛里盛满了月光一样的笑意,接上后半句:“傻得可爱。”

    “讨厌。”唐若遥被逗笑,把脸埋进女人怀里。

    秦意浓收紧了胳膊。

    过了一会儿,唐若遥自言自语似的问道:“我怎么总是脑子一片空白呢,就跟断片了一样。”

    秦意浓唇角微勾,附和道:“确实。”

    她话里含笑,意有所指,唐若遥以为她在调侃自己昨晚的表现,像浮在海面上的枯木,任由海浪主宰,又像是攀附着大树生长的藤蔓,紧紧相缠,登时面上大臊,将脸更深地埋了进去。

    秦意浓却在饶有兴致地想:那件事她到底挑个什么时机告诉唐若遥比较好,看她懵里懵懂的,一无所知,太有趣了。

    或者,她会自己想起来?这种事会留下肢体记忆么?

    秦意浓排除了后一种可能,如果她能记起来,早在《本色》剧组,她数次和自己同床共枕,引她奔赴**巫山时,就想起来了。

    以前怎么没发现她傻里傻气。秦意浓心里惆怅地叹了口气,伸手捏了捏年轻女人的脸。

    唐若遥被捏得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