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花妖情天(第1/2页)
    陈阳闻到了黑色的冥气中有股难闻的血腥味道,赶紧屏住了呼吸。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头像出现在冥气之中,那女子飘逸着通红头发,嘴唇红的似要喷火一般。

    陈阳看这女子比胡红影还漂亮几分,只是眼睛里充满了哀怨的目光。

    胡国忠等人都被冥气给毒的晕了过去。雷神则跳出冥气的包围,停在了半空,双手推出炸雷对着冥气轰了过来。陈阳听见雷声再想制止已经晚了。炸雷带着闪电击穿了冥气,把浓浓的冥气轰出一个打的空间来。

    “赶紧把他们弄到没有冥气的地方,要不然,他们的魂魄就回不来了。”雷神在空中喊道。

    陈阳赶紧把胡红影等人抱到了空地上,来回几趟,出了一身的汗。站那休息才想起自己一直在吸冥气,却没有什么感觉。还有这雷神不是被自己收了法力了吗,怎么还能轰出炸雷?

    那红发女子见陈阳在冥气的笼罩下呼吸自如,没有一点昏厥的样子,方才相信鬼王的话。这个陈阳就是专门到地府跟自己和恨海作对的人。

    陈阳看到怒目圆睁的红发女子对自己不友好的眼神,问道:“你是何方妖孽,竟敢来扰乱人间?”

    冥气中的红发女子反问道:“你就是要到地府封印情魔的陈阳?”

    陈阳说道:“你听谁说的,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干啥的。”

    红发女子说道:“我乃是地府忘川河畔的花妖情天,听说你要致我于死地,特来灭了你的魂魄。”

    陈阳笑道:“你这花妖不要听人谗言,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连地府都进不去,怎么会成为你的敌人?”

    红发女子说道:“我马上就要和叶妖哥哥见面了,你知道吗,我们等了十二万年,只为能见上一面,可天庭地府的上神们自己斗有情人终成眷属,过着美满幸福的生活,却连我们每千年见一面的机会都不给。”

    陈阳说道:“你们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没想到还这么悲惨。我要有能力,一定让你们相爱的人在一起。”

    情天说道:“只要你不去阻止我和叶妖哥哥见面,并让我们见上一面,我一定不再和你作对。”

    “情天,不要被他的花言巧语迷惑了,他现在失了法力,等到天山找到金莲花就能恢复法力,就可以到地府封印情魔了。”冥气中传出一个声音来。

    陈阳寻声望去,才发现冥气中一个鬼影若隐若现,问道:“你是哪个鬼魂,在这里装神弄鬼的用意何在。”

    “我就是鬼,而且是鬼王,根本用不着装神弄鬼,你自己的身边有几个女子爱你和你相依偎,却要去拆散别人。”鬼王说道。

    “鬼王!我又不认识你,也和你无冤无仇的,你为何蛊惑花妖情天来祸乱人间?”陈阳说道。

    鬼王说道:“花妖,他生来就是专门封印情魔的,你现在不杀了他,将来他一定不会让你和叶妖见面的。”

    花妖情天听了鬼王的话,意识混乱,心中只有一个意念,就是要在自己落下、叶妖出现的同一时刻相见一面,谁阻止她,谁就是她的敌人。

    花妖情天的口里喷出了一团吸取的痴男怨女魂魄的情火,这火虽不是三味真火,威力却弱不了多少,任凭多大的雨水也不能熄灭。

    陈阳伸出左手,念动道德经经文,旋转的太极图案挡住了情火。

    半空中的雷神见有火,即刻电闪雷鸣,暴雨如注浇在情火之上,没起到半点作用,反而把陈阳等人淋成了落汤鸡。

    陈阳对着半空喊道:“雷神,你别帮忙了,弄得越帮越忙了。”

    雷神来到陈阳身边,不好意思的说道:“你把我的大部分功力都收了,要不然我用千年炸雷就能把他们轰的魂飞魄散。”

    鬼王见来了一个黑大汉,又会发雷,不知这人是谁,立即对着他吐出一团冥气,把雷神困住。

    雷神法力被陈阳收了大半,又使用了炸雷,已法力大减,但是对付地府的鬼王还不在话下,对着身边的冥气,使出了球形雷,这球形雷乃是一团闪着白光、高速运转的雷电,道道白光击在鬼王的冥气上,逼得冥气越来越稀薄,一会的功夫冥气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鬼王大惊失色,再想吐出更多的冥气,已无机会了。雷神胸中的球形雷不断射出,光波刺的鬼王没有了还手之力。

    花妖情天的情火怎么也攻不破陈阳旋转的太极图案,反而在太极图案的吸力下威力大减,头脑也越来越清晰,见不是陈阳的对手,又怕误了和叶妖恨海相见的时机,便不问鬼王 自行化作一团红光遁去。

    鬼王仗着花妖情天的魔力想杀死陈阳的计划落空,自己也不是这黑汉的对手,见花妖跑了,自己赶紧也化为一道黑气隐入地府去了。

    陈阳和雷神收了法力,来到胡红影等人身边。陈阳见胡红影等人还在昏迷之中,就问雷神:“怎样才能解了他们中的冥气?”

    雷神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