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你就是个灾星!(第1/3页)
    “退婚书?”

    这三个字几乎吓到了箫初云,她实在是想不明白殷云祁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说退婚书说这件事。

    这家伙一直不是不愿意退婚吗怎么现在改口了?

    “为……为什么?”箫初云惊讶的说着。

    殷云祁咳嗽了两声,甚是虚弱的看着箫初云,嘴角苦笑了一下随即说道:“没有为什么,去拿吧……”

    箫初云笃定地摇了摇头,看着他说道:“不!你不说清楚,我坚决不让你!虽然我很想退婚没错,但这是原则问题!”

    殷云祁看着面前的这个人,这个还未穿戴,只穿了一件白色的内衬便披着一个披风走来到了他的床前。

    他虽然很心疼,但是刚才也庆幸,在昏迷之中听到她的声音,才努力醒来的。

    他怕就这样睡下去会让眼前的这个人更加哀伤更加难过。

    因为眼前这个姑娘难过可,他的心也会痛,这种感觉真的是太难受了……

    可以一想到自己身上的毒,现在还无法解除,随时都有可能死去,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箫初云为他而一生所累。

    想到这里殷云祁忽然变了脸色,一脸的愤怒铁青看着箫初云,随即嘴角带了一丝嫌弃地说道:“你还要我把话说名吗?从认识你以后,我大大小小受过多少次伤?为了保护你,我背后中刀差点死掉!为了救你,我差点掉下悬崖尸骨无存!而这次我为了救你,我为你试药差点没命都没了!”

    顿了顿,满脸的嫌弃看着他又复说道:“我现在对你没耐心了,你走吧!今后别在我的眼前出现,你爱去哪儿去哪儿我管不着!”

    “殷云祁……”箫初云被着一通的说辞,说的几乎都蒙了,这是她第一次看到殷云祁对他的嫌弃,当然在这种情形下她没办法相信:“我不信!我不信!殷云祁,你一定有苦衷的,你把苦衷说出来好不好?有什么问题我们一起解决,没必要一个人死扛着啊!”

    殷云祁微微闭上了眼睛,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没有想到拒绝自己的心上人,把自己的心上人推出门外,居然是这么痛苦。

    如果不是到了这种地步,他怎能忍心写退婚书把心上的这个姑娘赶出去!

    扪心自问殷云祁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把箫初云看的这么重,几乎是将整个人都放在心上。

    本想着可以时时刻刻的见到她,可现在却不得不违背着的心思。对她说一句又一句的重话。

    可每说一句,心都在痛,痛到几乎连呼吸都是痛的!

    “小离!小离……”殷云祁用力的朝着门外喊着。

    不消片刻小离从门外甚至高兴的跑了进来,因为她知道这是殷云祁醒了在叫她。

    她高兴的是殷云祁醒了叫的不是别人,第一个叫的是她!

    “公子……”小离看到屋子里还站着一个人的时候,她顿时蒙了,尤其是这个人还是箫初云,便更让她头大生气:“你怎么在这儿?你是怎么进来的?你给我出去!”

    箫初云看着躺在床上的殷云祁已经闭上了双眼,不想再看着她。

    眼中闪过一丝落寞看向小离,三步并作两步地跑了上去,拉着她的胳膊急切地问道:“小离,你告诉我!殷云祁到底怎么了?你告诉我啊!”

    小离看着她心里顿时腾起一股恨意,如果没有它

    消除云。那么殷云祁今日所受的一切都不会再有,也不会有这一身的伤痕。

    想到这里直接毫不犹豫地将她推倒在地上,二话不说的给了她一巴掌,极其愤怒地说着:“你就是个灾星!碰到谁谁都会倒霉!我家公子都认识你以后,有几天是不在床上躺着的?这岸陵的大夫都快住到这里来了,这都是因为你,因为你才这样的!”

    殷云祁听到箫初云摔在地上的时候,下意识的想下去看一看,可这时候竟发现自己基本上毫无力气,一点劲也用不上,而他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箫初云受着小离的打骂。

    不过这样也好,他本意就是想要箫初云离开,按照箫初云的性子怕是下一刻受不了就会自己走了。

    “因为我?”箫初云有些不敢置信,虽然这是摆在眼前的事实,但他依旧要不死心的在问一问:“小离,你告诉我,殷云祁是不是为我试药的?为了救我才试药的?”

    “不然你以为你是怎么醒过来的?”小离蹲在地上,抬手掐着箫初云的脖子,眼神之中露出来的恨意和讨厌,让她恨不得将眼前这个人撕碎:“之前我是不喜欢你,那是因为你一来,我家公子就不停的在受伤!”

    顿了顿,旋即又道:“可是当我看到公子因为你和他写了婚书,几乎是高兴了很久,我原以为你会和公子恩爱一生,不会再这样折腾公子了,我没想到你就是个灾星!你就是个扫把星!就算你什么都不做!会给别人带来灾难!”

    “不!小离,我没有!”箫初云极力的辩解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