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踩着时间点儿(第1/3页)
    ()    “这起并购已经拖得够久了,明天伦敦和香港联交所同时收网,发起最后的决战,一举拿下汇丰银行绝对控股权,不要怕花钱,股权越多越好。”

    “知道了,董事长,我们早就准备好了,这就安排去做。”

    “嗯,去吧!”

    看着杜博主任信心百倍离去的背影,王耀城悠闲地坐在皮质大班椅上,一只手灵活的转动签字笔,心中踌躇满志,脑海中浮现出一路走过来的历程。

    呵呵!

    对于财团来说最重要的核心产业~汇丰银行马上就要到手了,真不容易呀!

    97年7月2日

    东南亚金融危机源自于泰铢受到国际游资狙击,脱离固定汇率制,这一场愈刮愈烈的金融风暴先后席卷东南亚各国及宝岛、香港特别行政区等地,所过之处满目苍夷。

    到了98年2月份

    东南亚金融风暴已经蔓延到日、韩等国,并且使韩棒子国与本子国陷入严重的金融危机之中,百业凋敝,国民经济受到重创。

    在这种乌云压顶的大形势下

    王族基金在伦敦和香港两地连续举牌汇丰银行,仅仅是漫天乌云中的一点亮色,很快就被黑暗的金融风暴吞没了,没有泛起多大涟漪。

    并购传闻时至今日,前后业己三年,市场早就产生了麻痹情绪。

    年前,最近一次王族基金的增持举牌,汇丰银行股价不涨反跌,显示了市场对并购消息的抗拒。

    这又是一个狼来了的故事,几年听到楼梯响,总是看不见人下来。

    甚至连贝莱德集团也无暇他顾,只是不疼不痒的发表了一个声明;

    欢迎有实力的机构参与汇丰银行管理,为汇丰银行带来新的活力与更多发展渠道,展望明天会更好云云。

    作为专业的上市公司管理企业,贝莱德集团管理的数十家上市公司在金融风暴中受创甚重,导致纽交所的股票价格暴跌。

    贝莱德集团97年财报数据录得大额亏损,核心就在于汇丰银行错误的决策,导致高达数10亿美金的账面亏损,反正是糟的再糟了。

    自身一堆子烂事儿,早已经焦头烂额了。

    回头看一下,比起其他的国际性跨国银行,作为扎根于东南亚地区百余年的汇丰银行受创最重,影响最大。

    年营收大幅缩水,需要计提的坏账损失迅猛增加,在伦敦和香港股市表现跌跌不休。

    王耀城放一下的策略收到显著成效,香港联交所遭受到国际游资的连番狙击,汇丰银行股价再度暴跌三成多。

    整个市场一片鸡毛,衰鸿遍野。

    这种情况下,从国内高层到特别行政区都传递出一个强烈信号;

    希望实力强大的王族基金在恰当时候与政府联动,做出负责任的举动,共同入市托底,对抗国际金融大鳄蓄意兴风作浪。

    有实力最强的王族基金带头入市,给香港其他富豪家族做出表率,才能凝聚港人信心,汇合特区政府共同击退贪婪无度的金融大鳄。

    此次面收购汇丰银行动作,就展示了王族基金的入市信心。

    对于一片惨淡的香港联交所来说不啻于一针强心剂,必然引来政府方面高度赞誉和支持。

    1998年2月份,

    特区政府和相关金融机构,根据国际金融炒家动向和金融危机演变过程,完可以判定最艰难时刻还没有到来。

    金融危机自1997年7月2日爆发以来,经历过三个阶段危机演变。

    第一阶段:

    泰铢危机爆发并波及整个东南亚,各国汇率屡创历史新低,股市持续下跌。

    一场以泰铢危机开始爆发的金融危机迅速波及其他东南亚各国,8月下旬至9月上旬,印尼、马来西亚、韩国、新加坡等国货币相继与美元脱钩。

    在汇率制度变动下,东南亚货币汇率屡创历史新低,同时受货币汇率下跌影响,东南亚各国股市狂泻不止,金融风暴所过之处一片狼藉,哀嚎遍野。

    第二阶段:

    宝岛和香港汇市再次受冲击,香港股市暴跌引致世界股市巨幅震荡。

    1997年10月17日,在东南亚金融风暴中坚守了近四个月后,宝岛放弃与美元挂钩,宣布自由浮动,导致台湾汇市和台湾股市重挫。

    随后,国际金融投机家第四次狙击仍坚持联系汇率制的港元,妄图收割巨额财富。

    面对困境,香港特区政府被迫动用外汇储备基金维持联系汇率制,王族基金入场并购汇丰银行,并且大量抄底各大蓝筹股票。

    联交所市场信心些许恢复,在港币流量受控,利率大幅上升,各大银行相继提高拆放贷利率和短期同业拆借息口后,港元汇率迅速平稳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