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第1/3页)
    ()    “让您见笑了,孩子的事情,还请你们警察部门多费心。”马光远原本锐利的眼神蒙上了一层沧桑感觉,嗓音低沉。

    “维护人民群众的平安幸福是我们警方应尽的职责,这一点请你放心,现在我们希望,马鹏对警方如实讲述那天夜里发生过的一切,包括为什么深夜与胡小飞会面,有什么计划,两人谈论了什么?”

    副大队长刘明谦神情严肃的继续说;“马鹏在社会上得罪了哪些人?曾经在生意和其他方面有过冲突,以及其他一些我们需要知道的事实,只有掌握了面的情况,我们才能将行凶者绳之以法,给你们家属一个交代。

    任何的隐瞒不报,都会让案件侦查走上歧路,作为一名国家干部,我想你清楚其中的分寸,要开解你儿子马鹏不合作的态度,协助警方侦破案件。”

    “我明白,我明白,我一定尽力做工作。”马光远点头如捣蒜,眼珠一转,说道;“我有个重要线索提供给警方,住在我们家隔壁的王国栋,有可能就是伤害马鹏的凶手,他和我有深刻矛盾,并且迁怒无辜的孩子,有作案的动机。”

    “好了,停!”副大队长刘明谦实在听不下去了,“我们已经排查过王国栋一家,他们家在案发之前,正在家里面摆酒庆祝孩子高考发挥出色,有邻居晚上去串门,能够证明他们当时喝了很多酒,几口人都醉倒了,没有能力实施犯罪。

    而且,王国栋作为你的单位领导,没有证据的胡乱指认,是要承担相应责任的。”

    马光远一点也听不进去,强辩道;“王国栋是军人出身,有足够的能力实施犯罪。”

    “据我所知,王主任一直担任的是技术方面领导工作,与其说他是一个军人,还不如说他是一个知识分子更确切。”刘明谦不厌其烦的解释。

    “你们这是偏见,说出去谁都不会信的,知识分子就不能伤人了吗?女人拿着刀都能戳死人,更别说王国栋一个年富力强的中年人了。”马光远眼中闪出狂热的光芒,这是压抑的嫉妒和失落,造成他变态的执着。

    这种在单位里形成的矛盾间隙,公安机关不适合参与,也无法置喙,看着对方死盯着王国栋一家不放,派出所长张业林从内心感觉到厌烦。

    他眉毛一挑,轻轻拉了下刘明谦衣袖,低声说;“都是老油条了,和这种人说的再多也没用,由得他去了。”

    刘明谦张了张嘴,觉得特没劲,再也不想说什么了。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且不提马光远一家的糟心事儿,这段时间,王国栋家喜事一桩连着一桩,真是乐的找不着北。

    王耀城十八岁的生日宴会上,大哥王耀阳出乎意料的与罗静雯姑娘一经撮合,是王八对绿豆~看对了眼儿,立马陷入热恋之中。

    这事儿本来就是双方家长主导的,大环境中一路绿灯,一对男女就像久旱逢甘霖,感情升温的飞快。

    对此,陈秀莲同志大惑不解,大儿子王耀阳以前怎么不开窍呢?

    王耀城很狗腿的解释说;“妈,其实这个男女谈恋爱吧,就像一把钥匙开一把锁,钥匙不对,这个锁就是个铁疙瘩,怎么想辄都是白费劲,这个钥匙如果对了的话,‘咔哒’一声就开了,没毛病。”

    陈秀莲欣慰万分,拍拍儿子的手说;“对,就是这个理啊!还是咱儿子小城聪明,不愧是重点大学的高材生。”

    “别介,妈,通知书还没下来呢。”王耀城难得谦虚一回。

    “那还不是迟早的事儿,咱们老王家还少这一张纸吗,咱儿子小城上哪个大学,都是他们的福气。”陈秀莲霸气回应,确实有些膨胀。

    王耀城真不好意思吹捧了,只能略有些尴尬的陪着“嘿嘿”干笑两声。

    片刻之后

    “妈,我跟您汇报个事儿。”王耀城贴心的递上一盘冰镇西瓜。

    “说呗。”

    “我寻思着,这个暑假还有40多天,总不能一直在家里闲晃着,这纯粹是浪费生命不是。”

    “嗯!”

    “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改革开放的大潮浩浩荡荡,从乡村到城市都发生着深刻的改变,社会不断的推陈出新,作为新时代的准大学生,我出去多走一走,看一看,亲身经历这深刻改革的时代潮流,对于我的成长必然是受益匪浅的。”

    “啊……出门呀!”陈秀莲有些犹豫了,儿子考上大学就要去外地读书,难得暑假在家的宝贵时光,她是真的舍不得。

    王耀城心里有个发展计划,但是实施必须要征得母亲的同意,离开家前往金陵才可以,无法做通妈妈的工作,什么事儿都白瞎。

    “妈,您看,大哥和小雯姐谈上了,现在两人正恋奸情热之际……”王耀城没办法,只能把大哥卖了,从他的身上扯理由。

    “这死孩子,嘴上没个把门儿的,有这么说你大哥大嫂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