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都市小说 > 回眸1991 > 第497章 平稳发展的台积电
    ()    餐厅里

    “哦,请把黑胡椒瓶递给我,谢谢!”

    正在用餐的王耀城给自己的菲力牛排上撒了点胡椒粉,抬头看了下伊万卡问;“嗨!我的快乐天使,你对未来考虑的怎么样了?”

    “好啦,我觉得你的建议很有吸引力,准备尝试一下娱乐业,但是我想从最基层做起,一步步的体会娱乐业的运作。”

    作为投胎小能手,出生于亿万富豪家庭的伊万卡从小自强自立,洁身自好,是一名乖乖女兼学霸。

    她与一切反面和堕落的东西无缘,不炫富,不嗑药,不流连于夜店也不热衷于派对,更不会像希尔顿姐妹一样放荡,换男朋友比换衣服更勤。

    明明可以凭着亿万身家做个混吃等死的米虫,却非要勤奋的像个小蜜蜂,固执的走上事业女强人的道路。

    “没问题。”

    王耀城将一块美味多汁的牛肉送入嘴中咀嚼,感受着甘美的肉汁在口腔中四溢,顺着喉头丝滑的咽了下去,一切都完美极了。

    “这位谢伊先生是好莱坞资深从业人士,现在算是漫威娱乐旗下制片人之一,让他带领着你熟悉娱乐行业运作,可以教会你很多东西。”

    “boss,您谦卑的仆人谢伊非常荣幸能有这个机会,为伊万卡小姐服务。”谢伊连忙放下手里的刀叉,恭敬的欠身施礼。

    王耀城摆了下手,说道;“用不着客气谢伊,我把你当做生意伙伴。”

    “您的宽宏大量令我动容,可是我必须恪守自己的分寸,在英国贵族传统中,追随强大而荣耀的主人是一种荣幸,我的家族一直恪守这个古老传统,请您接受我心意的效忠,尊敬的王耀城勋爵阁下。”

    在欧洲的贵族分封制度中,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

    我的领主的领主,不是我的领主。

    也就是说,在数量众多的子爵领和男爵领下,宣誓效忠的低级骑士和爵士们并不需要向更上一级大贵族效忠,只需要效忠自己的领主就好。

    哪怕是领主率领造反,出于骑士的荣誉和贵族的尊严也要追随。

    中世纪的欧洲大陆一盘散沙,与这种贵族分封制度不无关系。

    至于谢伊所说的效忠只是代表一种态度,不是完意义上的贵族分封,王耀城这个虚封男爵没有权利收扈从,谢伊这个八竿子打不到的英国贵族血脉同样也不够资格。

    “好吧,既然你坚持。”

    王耀城无奈的耸了下肩,对伊万卡说;

    “谢伊先生拥有丰富的娱乐业从业经验,熟知好莱坞的一切光明和阴暗面,我想你可以通过这里了解世界,了解社会的善与恶。

    在灯红酒绿的好莱坞,最不缺乏的就是对高端奢侈品牌的苛刻品味。

    这会有助于形成你自己的东西,独特的时尚品味,为进一步涉猎时尚界打下一个良好基础,并且形成一定的影响力,我觉得这个切入点是恰当的。”

    伊万卡认真的想想,严肃的回应道;“我明白了你的苦心,谢谢你亲爱的,我会努力地熟悉工作的每一部分,珍视这个难得机会。”

    王耀城笑着握住她的芊芊细手,说道;

    “别给自己太大压力,我希望你保持快乐轻松的心态,用一双慧眼观察社会,过分紧张可达不到最好的效果哦。”

    “你总是这么细心呵护,我已经21岁了,什么时候才能够真正成熟起来?”

    王耀城声音温柔;“让我们慢慢走,走的稳一点好吗?”

    “可是……你在21岁已经创立了网景公司,在硅谷打下了老大一片江山,我看了很多遍关于你的人物传记,你在我这么大的时候,已经开始着手修建硅谷传奇建筑红帽大厦,那是所有硅谷网络高科技创业者必须要去瞻仰的丰碑,代表着一个网络王朝的兴起。

    他们会说;

    瞧……

    boss王口袋里揣着不到100美金来到这里,凭借聪慧的头脑和过人的创意,短短时间打下一大片江山,实现了自己的米国梦。

    我一定会像他一样棒,让父亲和家族为我骄傲。”

    听着伊万卡动情的讲述,脸上神采飞扬。

    王耀城略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这些心灵鸡汤吹牛逼的成分多,并不符合实际情况。

    当初自己来到硅谷,在扶桑证券交易所账户里躺着价值上亿美金的空头期权,手头可以动用的资金高达上千万美金,在华夏还有盈利丰厚的家乐福超市和家电连锁两只现金大奶牛。

    哪里是口袋里揣着100美元都不到,心灵鸡汤这玩意儿就是糊弄鬼的。

    至于人物传记那当然是越玄奇越好,最起码可以多卖几本书,很多情况都是连猜测带意银,还有文学想象力的恣意纵横。

    好吧,伊万卡这个涉世不深的脑残粉先忽悠瘸了。

    “伊万卡小姐,请允许我插上一句,在这个世界上无人可以与boss相比较,他的耀眼光芒会让所有人都为之自惭形秽,并且深深的打击到自信心。”

    谢伊适时的插话,将满眼小星星的迷妹伊万卡拉了回来。

    她略有些沮丧的叹了口气;“是啊,可我老是不自觉的想跟上他的脚步,事实证明一切都是徒劳的,oh,天哪!他简直就是个妖孽。”

    “boss身上具备成功者的一切优点,善于分析总结,敏锐的察觉到网络科技对社会生活的颠覆性冲击,具有超强的执行力和决断力,对于成功有着坚持不懈的渴望,他是网络高科技时代的弄潮儿和领军者。”

    谢伊果然不愧为老奸巨猾的说服者,剖析的非常有道理;

    “伊万卡小姐,这是自工业革命之后最大的历史机遇,boss紧紧把握住了,并且随之腾飞九天,让人难以望其项背,我们能够追随他的脚步已经足够荣幸了。”

    经过他的吹捧,王耀城原本高大的身姿仿佛镀上了一层金光,在伊万卡眼中崇拜之色溢于言表,还有脑残粉进一步加剧的倾向。

    行吧,追星都追到床上去了,这个牺牲确实蛮大的。

    下午

    王耀城在办公室里接见了台积电总裁张忠谋一行人,这次,台积电在纳斯达克市场增发新股取得巨大成功,所有人都难以抑制喜气洋洋神色。

    蛋糕做大了人人有份,当然开心呐!

    台积电在代工领域做得非常出色,王耀城对手下又是一番鼓励和表扬,展望未来信心十足。

    电子半导体芯片领域经过几轮血腥洗牌,从原先百余家厂商减少到如今十余家大厂商,寡头格局初步形成。

    在这种情况下,惨烈的价格竞争周期消泯不见,各大半导体厂商默契地维持价格,赚取更多的超额利润。

    台积电作为代工领域的头部厂商,与大西洋晶科默契维持高利润格局,进一步促进企业快速发展。

    根据香港观天下研究中心对今后十年世界经济展望;

    随着世界经济发展,电子半导体领域将进入一个长期平稳增长景气时期,未来光明可期。

    受益最大的除了台积电,还有大西洋晶科与海力士,分别位于各自领域的头部,在芯片存储和代工领域占有不可撼动的优势地位,能够在市场竞争中获得最大一块份额的蛋糕。

    未来光明前景

    表现在台交所的台积电股票价格,从350新台币一路上涨到1170新台币每股,这同样推高了纽约纳斯达克市场增发新股价格,形成良性循环。

    根据台积电总裁张忠谋计划;

    由于摩尔定律,台积电所面临的技术挑战日益复杂与困难,不断扩大的研发规模保证了能持续提供给客户领先的制程技术及解决方案。

    台积电将逐渐加大研发费用和资本投入,与潜在中的竞争对手拉开差距,筑起坚实的竞争壁垒,进一步稳固并且扩大优势。

    2003年度,台积电投入研发的费用将达到4.16亿美金。

    2004年度,预计投入研发费用将有超过12%的增长,以适应当前日益复杂的技术挑战。

    随着网络高科技企业和无线通信领域的急剧发展,代工市场规模也在迅速扩大中,预计2003年将超过160亿美金规模。

    这其中,台积电独享45%的份额,利润率达六成以上,维持历史较高水准。

    大西洋晶科由于拥有先进制程优势,占有世界高端市场39%代工市场份额,利润率高达84%,这已经是不折不扣的暴利了。

    两者相加,世界代工市场84%的份额收入囊中,在这个不断扩大的市场中稳稳占据前两名。

    滚滚而来的丰厚利润,让大西洋晶科、台积电与海力士敢于在12英寸晶圆厂项目竞争中投入巨资,并且争取在四年以内,将巨额设备投资折旧完。

    随着半导体企业设备投资急剧扩大,建造一家先进制程工艺晶圆厂投资规模从十亿迅速跳涨到百亿美金级别,在短短的两年之内计提完毕已经不可能。

    王氏财团麾下企业可以在四年内计提完毕,竞争对手5~8年都无法完成,这就是成本和利润的差距。

    如此一来,电子半导体领域的三家领先公司,在成本管控上占据绝对优势。

    任何后发半导体企业试图追赶,都会面临残酷的价格打压。

    从目前情况来看,王族基金2003年投资的三家12英寸晶圆厂,将会在2004年陆续投产,并且很快的达到满产状态。

    财团由于掌握先进制程科技,产品的议价能力强,芯片产品结构高端,产品毛利润率自然比竞争对手高上很多。

    得益于当前宽松的市场环境,按照四年计算完成巨额设备折旧,剩下的部都是净赚。

    通常情况下

    大西洋晶科、台积电与海力士的制程技术是领跑的,即意味着设备折旧率先提完,而竞争对手还在计提设备折旧。

    财团企业可以利用成本上的优势大打价格战,让后进者苦不堪言,乖乖的举手投降。

    不管是dr内存芯片领域,芯片代工领域还是应用芯片领域,都是高风险、高投资、高技术门槛、窄口径行业,想要进来玩必须要遵守强者制定的规则。

    例如;

    三星电子在竞争中已经被远远的抛开,如今想重回赛道参与竞争,难度可不是一般二般的大。

    王氏财团不点头,三星电子胆敢进入就是死路一条,这就是李建熙为之痛苦的根源。

    李建熙想破脑袋也不明白;

    三星电子如此之弱小,完不可能成为王氏财团的竞争对手,为啥王耀城对自己敌意如此之强烈,连一点的残羹剩饭都不愿意留下。

    到底为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