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穿越小说 > 顾得红颜醉 > 054后山
    这边第二天。

    天黑后,顾澄泓和洛璃二人穿着黑色的夜行衣从后院的竹林穿过,只听见风吹的树叶簌簌作响。

    两人一前一后,身手不凡。

    穿过竹林,到了山上,绕过一座山后面还有一座山,后面这座山属于老林,山下打猎的村民也不敢往里走,他们自认为山上也没什么值钱的玩意,并且老一辈都说山里有猛兽,村民们也怕迷路回不来,所以都只在前山活动。

    顾澄泓当时对找到这个地方很满意。

    他们到了后,暮尘过来接应了他们,他是从小跟着顾澄泓一起长大的,从小跟在顾澄泓身边,虽然也是暗卫,但顾澄泓心里是把他当兄弟的。

    山上的人都交给暮尘负责训练,他对顾澄泓也是忠心耿耿。

    “这地方确实不错啊!”洛璃忍不住赞叹到。

    顾澄泓点了点头:“暮尘,带他去看看。”

    “是,少主。”暮尘应声后看了眼洛璃就接着面无表情的往前走。

    洛璃无奈的跟上去,看着看也不看自己的暮尘留下的背影,洛璃忍不住嘀咕:“这一个面瘫脸还不够,这回一来还是俩~”

    洛璃跟着暮尘往里走着,四周都是暗暗的,只有少许微亮的光,他知道在山上天黑后他们都尽量隐藏在黑夜里。趁着微弱的亮光看到后山的规模他也忍不住惊讶。

    看到这些训练有素的暗卫。这些人有一部分是当年存活下来的顾家军,还有就是这些年不断的暮尘在民间找到的孤儿,难民。

    也算是给了他们安身之处,他们都是心甘情愿的加入。

    洛璃忍不住点了点头:“不错。”他还是四年前来过,这几年的时间没想到已经有这么多人了。这些不是普通的兵,都是一些身手极好的暗卫,杀手。

    暮尘对于洛璃那惊叹的表情不以为意。

    他知道这几年弟兄们是怎么过来的,知道顾澄泓是怎么过来的。

    洛璃咂咂嘴拍了拍暮尘的肩膀:“这几年,你们不容易啊!”

    暮尘嫌弃的看了一眼,不动声色的往边上侧了侧,点了点头:“嗯。”算是应下了。

    洛璃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没有注意到暮尘的动作,要不他又该炸毛了。

    顾澄泓也四周看了看,然后向中间的那顶帐篷走去,他还没走到,就见从里面出来一个高大挺拔的黑色身影。那身影看到顾澄泓就快步走向他。

    “你来了,刚就听暮尘说你们到了。”清脆的声音响起。说话的人有着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小麦肤色。一双坚毅有神的眼睛。

    顾澄泓看向他点了点头:“嗯,宋大哥,洛璃一起过来了。”

    顾澄泓拍了拍他的肩膀,他也笑了笑两个人一起往帐篷里走去。

    顾澄泓和他虽不是从小一起长大,但是是后来一起死里逃生的兄弟,顾澄泓信他,他也信顾澄泓。

    他叫宋叶,小时候父亲死了,九岁那年母亲丢下他跑了,他差点饿死在路边,是顾澄泓的父亲把他带回去,让他加入顾家军,15岁那年他成了人人敬仰的宋将军。

    他13岁那年顾澄泓来到营里后,他一直在顾澄泓身边保护他。后来发生那件事情,是他带着顾澄泓一路死里逃生活了过来。

    虽然在世人眼里当年英勇威猛,年少有为的宋将军英年早逝了,但于他来说的顾家给了他新的生命,顾澄泓是他要保护的弟弟。对于顾澄泓来说他们是同生共死的兄弟,也是他的大哥。他打从心眼里也是敬佩他的。

    “最近,咱们的人都已经派出去了,洛璃既然来了就是没什么问题。”宋叶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也给顾澄泓倒了一杯。

    顾澄泓抿了一口茶眼睛里透着一丝狠厉:“恩,就让他们去斗吧,咱们就静观其变。”

    宋叶看着当年那个不谙世事的弟弟,现在已经变成了风姿翩翩额少年,但却没有这个年纪的少年该有的那份天真,他的身上背负沉重。

    宋叶看着眼前这个眉眼如画的少年有些心疼,笑着开口道:“没事你也多出来走动走动,年纪也不小了,别憋在那寺里憋坏了,和个小老头似的怎么讨媳妇。”

    顾澄泓不满的看了他一眼嘴角噙着一抹笑:“宋大哥,该到了讨媳妇的年纪的是你吧,也是在这山上也不容易,回头我让阿布在山下多替你留意一番。”

    看着宋叶那错愕的表情顾澄泓心下想笑又接着面不改色的说:“或者宋大哥自己下山去寻?”

    宋叶一脸惊讶的表情看着顾澄泓,这小子什么时候会打趣人了。他不自然的咳了咳,瞪了眼顾澄泓:“你小子,几天不见,打趣起我来了,大哥讨媳妇就不劳你操心了。”心想阿布那小子有什么眼光。

    “哦,看来大哥是有了人选了,佩服,佩服,小弟到时候等着喝喜酒了。”心想在这山上宋大哥还能讨到媳妇,厉害啊。在心里笑了笑,面上却不动声色。

    宋叶看着顾澄泓眼中那一抹狭促,怎能不知他的意思,心想真是给自己挖了个坑。

    “行了,你就别操心了。”宋叶摆了摆手:“快带洛璃赶紧回去吧。有什么消息我都会马上给暮影送过去。”

    顾澄泓也收起了刚才那副模样神色认真的点了点头:“恩,好的宋大哥,在这山上苦了大家了。”

    宋叶起身拍了拍顾澄泓的肩膀:“哎,没有什么苦不苦的,为了推翻这一切,洗刷冤屈一切都值得。”

    顾澄泓看着宋大哥红起的眼眶也忍不住,他起身眼神坚定的看着宋叶说:“会的,我们会的。”

    宋叶看着他的眼睛认真的点了点头:“恩。”

    两个人一起往外走,一切都在这无声的眼神中。

    两人刚掀开门帘往外走,就看到和暮尘看完一圈回来的洛璃,他走到跟前爽朗的一笑:“宋将军,好久不见了。”

    宋叶也笑了笑搂着洛璃的肩膀:“是啊!好久不见了!你还是没变啊!”

    “哈哈!宋将军难道没看出我更有魅力了!”洛璃摇头笑着说,还瞥了一眼站在一旁淡淡看着的顾澄泓。

    宋叶摇了摇头大笑到:“哈哈!还是那般没脸没皮。”

    顾澄泓看着洛璃那般样子忍不住打断到:“走吧。”

    洛璃不满的看了眼顾澄泓:“我这刚来,就让我跟着那冰块脸在一起了,无趣的很。”

    暮尘一听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冷哼一声,心想谁愿意带着他啊,话唠的狠,还好意思说我。

    洛璃看着暮尘的眼神,还是闭了嘴没在多说,不过仍是忍不住嘀咕:“本来就是,还不让说。”

    顾澄泓看着无奈的摇了摇头,也不知洛璃为何每次都要招惹暮尘一番,非要让暮尘这冰冷的面具裂开个缝才好。

    宋叶看着二人的表情忍不住大笑:“哈哈!好了,别说了,快走吧。”

    洛璃也知道不宜久留,他收起了那副随意的样子。随即认真的看着宋叶他们点了点头行了个礼说:“好,大家多保重,珍重。”

    宋叶和暮尘也回了个礼看着他们说:“保重。”

    顾澄泓也颔首:“保重。”

    话虽不多,但这个保重里的珍重大家都清楚。

    顾澄泓和洛璃转身离开,宋叶和暮尘站在那里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总有一天他们要堂堂正正,光明正大的走出这山。

    华丽丽的分割线……………………………

    今日正好是初五,酒酒休沐的日子。

    天也冷,酒酒早晨就多睡了一会儿,阮娘心疼女儿,自然吩咐下去不要叫醒酒酒,小厨房里还一直煨着小米粥。

    酒酒醒来,伸了个懒腰,屋子里面生着地龙,暖和的紧,酒酒睡的很舒服。

    紫竹打了水在旁边伺候着:“昨天夜里刮了一夜的风,今早儿风还是很大,小姐要是出去得多穿些。”

    “恩。”酒酒迷迷糊糊的点了点头。

    昨天刮了一夜的风,屋里暖和到是什么感觉都没有,本来还想着今日沐休可以去找小舅舅。

    哎~酒酒打了个哈欠,这觉真的是越睡越不够啊。

    绿萝早早给酒酒准备了淡紫色的对襟旋袄。下面配了米白色的罗裙。

    酒酒穿上后显得清雅却不失可爱,紫色遮挡住了她白皙的皮肤,露出细长白皙的脖子,她让紫苏给她带了放在盒子里很久的那根细细的银项链,隐隐约约透着淡紫色的光泽,定睛一看,上面带着小巧的紫色晶石,与一身浅素的装扮相得益彰。

    酒酒摸了摸脖子上的项链,这个是阿爹从船商那里淘来的。一直没找到相配的衣服,今天倒是适合的很。

    “小姐真好看,这条项链还今儿个穿这身真好看。”紫苏看着镜子里顾盼生辉的酒酒忍不住说到。

    酒酒抿嘴笑了笑:“莫要打趣了,爹爹送的,放到盒子里好久了。”她也很喜欢这条项链,阳光下会透出淡淡的紫色。

    这时秋菊带着食盒进来了:“小姐,用早膳吧。”

    “嗯。”酒酒点了点头,收拾好坐到了桌前。

    “今儿个有夫人一早就吩咐的小米粥,熬了三个时辰了,还有玉米猪肉的煎饺和水煎包,都是玉兰做的。”秋菊边说边打开食盒摆出来。

    “嗯,都闻出来是玉兰做的味了。”酒酒点了点头,这香味勾起了她的食欲,她喝了一口小米粥,浓香粘稠。又吃了个煎饺,香脆多  汁。

    她满足的发出了一声叹息:“啊呀~这玉兰快要顶了小厨房的活了。”

    “可不是嘛,小厨房的人都开始担心了,干活更努力了。”紫苏笑着接话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