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穿越小说 > 顾得红颜醉 > 050清馨斋
    酒酒一脸懊恼,这可怎么办。都怪自己没提前想到。

    哎,和尚不能吃肉,那到时候的烤肉难道小舅舅也不能吃,一想到从来都吃不到肉的小舅舅,那不是很痛苦,酒酒用很你很可怜的眼神看着顾澄泓。

    顾澄泓看着酒酒脸上表情丰富变来变去,感觉越来越有趣了,当然也看懂了酒酒最后看自己的那个眼神。这小丫头是可怜自己吃不了肉呢,顾澄泓心下笑了笑。

    忽然酒酒眼睛里又透出激动的光芒。她高兴的说:“有了,小舅舅,城里有个清馨斋,专做素食,并且做的非常好吃,很多吃起来和肉一模一样。”

    酒酒怕顾澄泓不信还接着说:“是真的,我之前还让绿萝姐姐去给我买过,真的很好吃,是不是?”她问向身后的绿萝。

    绿萝赶紧点了点头:“是的,小姐。”

    顾澄泓看着酒酒感觉心里一暖,好多年没有过这种感觉,他点了点头:“嗯,我信你。”

    酒酒听他低沉默嗓音说信她,感觉脸都有些发烫,又赶紧开心的说“不过就是太麻烦,我可以吃肉,直接吃肉来的简单,不过小舅舅正好可以吃锅子用。”

    “好。”顾澄泓嘴角噙着一抹笑。

    阿布小声嘀咕着:“哪有吃肉来的痛快。”

    绿萝听了不满的瞪了他一眼,不好开口心想就算你有头发在寺里还想着吃肉,我们小姐给你们想办法还这么多事。

    酒酒没听见,到顾澄泓听见了。

    阿布看见主子冷冷的瞥了她一眼赶紧闭嘴低头下。

    绿萝不屑的看了阿布一眼,心想怂样。

    酒酒甜甜的笑着:“小舅舅,那,那我明日让玉兰去清馨斋买些菜回来,让她琢磨一下,做好了带过来。”

    顾澄泓点了点头,伸手摸了摸酒酒的头:“好,不急。”

    “那,那我弄好了就给你送来。”酒酒眼睛亮晶晶的看着顾澄泓。

    顾澄泓看着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睛,还稍微有些肉嘟嘟的小脸蛋,好想捏一捏,还好忍住了,他咳了咳开口说:“不急,过一阵儿又要下雪了,等下雪你在来,我们一起吃,雪天吃。”

    酒酒听了小舅舅要和自己一起吃锅子了,开心激动的嘴脸忍不住的上扬:“好。等在,在下雪,小舅舅,我,我们一起吃锅子。”酒酒一激动又磕巴了。

    顾澄泓看她那个呆呆可爱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

    阿布抬头看到。心想主子今天这都笑几次了,心情这么好,这小丫头难道有这么厉害?说话还磕磕巴巴的。

    顾澄泓想了想还是淡淡的开口:“那你没事要不要回去了,省的你娘担心你。”他感觉这样是应该的,红石楠可能也不会喜欢他宝贝女儿与自己有太多接触。

    说完顾澄泓低下头没在看酒酒,而是拿起了笔感觉忽然想写点什么。

    酒酒听了,这难道是要赶我回去了吗,可她还没待够呢,在这里看着小舅舅感觉很有意思啊,没准还能看到小舅舅教剑。回去卿卿不来找她还是自己一个人多没意思。

    想了想她小脑袋像拨浪鼓一般摇了摇头:“不,不用,和娘亲说了,不担心。”

    她看到顾澄泓拿起了笔赶忙伸手拿起了砚台:“小舅舅,我帮你研磨吧。”

    顾澄泓看着低着头已经开始研磨的小姑娘,无奈的抿了抿嘴淡淡的开口:“好。”

    酒酒还为自己赖着不走的行为有些不好意思,于是更加认真的研磨了。

    顾澄泓看了看酒酒熟练的手法点了点头:“嗯,不错。”

    酒酒低声说:“在家里,常,常帮爹爹研磨了。”

    “哦?”顾澄泓心想,这红石楠还能定下心拿的住笔在女儿面前写写画画,而不是去耍大刀。心下笑了笑。

    “嗯,爹爹写的很认真。”酒酒不知顾澄泓心里怎么想的,在她看来父亲写的虽不及夫子,娘亲,但确实很认真啊。

    “哦。”顾澄泓心想看来这红石楠一心在女儿面前树立好的形象啊,有女儿就是不一样,顾澄泓想着不知不知脑海里就出现了酒酒研磨红石楠写大字的画面,他赶紧止住,红石楠写大字他还是不适应。

    看着酒酒毛绒绒的小脑袋,顾澄泓也在想自己以后有个女儿会不会也是这样。随即又无奈摇了摇头,自己早上还在和方丈说要皈依佛门,自己怎是这般可笑了。

    阿布看着自家主子那变幻莫测的脸,也是很疑惑,主子今天这是怎么了,平日里可不是这般,这又笑又皱眉又摇头也不知是开心还是怎样。

    哎,他在心里叹了口气,他陪着主子这一路知道他有多难多艰辛。虽然不知这样时好时坏事,但总是生动了些,多了些生气终归是好的。

    顾澄泓落笔写下了“茧纶牵拨剌,犀焰照澄泓。”他字迹清秀却不失坚毅。他名字就是从这句诗里得来的,不知怎的他就写了出来。

    也可能是忽然想起了,他来了四年,澄泓这两个字好久没有从口中说出来了,好久没有念过他真正的名字了,大家只会他叫忘尘。

    那天酒酒认真的问他的名字,她用稚嫩的声音念着他的名字,又让他想了起来自己真正的名字。

    他心里那一瞬间是跳跃了的,他知道自己只是在用法号忘尘来掩盖自己。

    “茧纶牵拨剌,犀焰照澄泓。”酒酒轻轻的念了出来。

    “澄泓~”酒酒低喃。

    酒酒忽然想到,小舅舅上次说他叫顾澄泓啊!是不是就是这个澄泓啊。她高兴的看着顾澄泓:“小舅舅,你的名字澄泓是不是就是这个澄泓啊!”

    顾澄泓一愣,没找到这小丫头反应挺快,他点了点头:“嗯。”

    “好听,小舅舅,水清而深”酒酒又看了看宣纸上的诗:“小舅舅,你看你的名字真好,那般诗意。”

    “水清而深。”当时他娘亲也是这么说的,哎,顾澄泓在心里叹气,没等他开口,她又有些不满的说:“不像我的名字,这般简单直白。”

    顾澄泓轻生的一笑:“怎么会。”

    没等他接着说,酒酒就接着嘀到:“对,不过我还是喜欢的,酒酒,娘亲爹爹都喜欢。”

    她又认真的点了点头笑了笑:“嗯,还是有寓意的。”

    顾澄泓看着那个嘀嘀咕咕的酒酒,这丫头什么时候话这么多了,看着她那摇头晃闹可爱的样子,摸了摸她的头忍不住无奈的说:“酒酒,很好听的。”

    酒酒听了抬头看着顾澄泓那狭长的双眼里像墨一样深的双眸,“酒酒”二字被小舅舅用那低沉嗓音轻柔的说出来,真的很好听啊。

    酒酒听了感觉脸蛋忽然有些热了。

    她咧开嘴轻轻的笑了笑,有些害羞的低下了头:“嗯,好听。”

    顾澄泓在纸上接着写下了酒酒二字。

    这边阿布早早就拉着绿萝出去了,绿萝还不满的瞪着他。

    “你怎么那么没眼力价。”阿布还无语的看着绿萝。

    “你!你懂什么!我要时时刻刻保护小姐的。”绿萝不满的说到。

    “在这里,你还用的着担心。”阿布鄙视的看着绿萝。

    “哼。”绿萝瞪了他一眼不在理他了。她也知道这里确实安。但她也是要看着小姐的。

    顾澄泓和酒酒他们自然不知阿布和绿萝在屋外的那一番互不理睬。

    酒酒站在顾澄泓身旁砚墨,看着顾澄泓在纸上写的’酒酒’脸上挂满了开心。

    她感觉纸上的酒酒两个字好像站起来了在跳舞,每一步都踩在她的心上,让她的心跳忽然变得快了起来。

    酒酒使劲晃了晃小脑袋,自己这怕不是病了吧。

    这时的酒酒还不知道自己是为何这般心跳。

    顾澄泓看了眼身旁的酒酒,这丫头,夸她两句就这般开心了。

    他放下了手中的笔:“上学堂有一阵子了吧?”

    “嗯,快半年了。”酒酒忐忑的答到,她盯着顾澄泓的后脑勺纳闷的想,小舅舅怎么什么都知道。

    顾澄泓猜到她会这么想,他起身说:“到你这个年纪都该上学了,更何况我也算是你舅舅。”

    “哦~”酒酒抬头呆呆的看着顾澄泓点了点头,心想我这个年纪女孩子一般也很少去学堂的吧,不过我这小舅舅也挺关心我的嘛。

    顾澄泓看着她那迷糊劲。摸了摸她的头:“写几个大字看看。”

    “啊~”酒酒吃惊的说了出声。

    顾澄泓起身拿了一本书坐到旁边的椅子上。他看着酒酒在心里笑了笑。

    酒酒撇了撇嘴嘀咕到:“难道来这儿还要检查功课。”

    “嗯?”顾澄泓看着她小嘴在那不知在嘀咕些什么,便开口问了一声。

    “没,没什么。”酒酒尴尬的抬起头笑了笑,感觉像是说坏话被抓包了一样。

    “哦~”顾澄泓翻开书没有在看她。

    酒酒撇了一眼想到自己也没说什么啊,没说坏话,心虚个什么劲。

    她拿起笔,看着宣纸。写什么呢?她想了想写下了几个大字。

    “水清而深”就像小舅舅的名字澄泓。

    顾澄泓抬眼看了看。“水清而深。”他名字的寓意。看来她也学了不少。

    在酒酒眼里,顾澄泓面无表情的盯着他写的字在看。

    她咽了咽口水,感觉自己像是在等待评判,平日里上课都没这般紧张。她手心不断的出汗,手上抓着笔那种湿哒哒的感觉让她很难受。

    “不错。”顾澄泓低沉的声音响起,能听到里面的轻松与欢愉。

    “不过力度还有些不足。”顾澄泓又看向酒酒。

    “嗯。”酒酒松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顾澄泓看着抿着嘴的酒酒,不知她在想什么,看着她抓紧笔的手,他把笔从酒酒手中抽出来。

    酒酒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瞪着小鹿般的眼睛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