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穿越小说 > 顾得红颜醉 > 049吃素
    酒酒就潇洒的扛着锅带着绿萝出门奔向了自家后院了。

    本来绿萝要拿,她感觉不沉就自己拿着了。

    还好那个洞比较高大,酒酒拿着锅过的也比较轻松。

    阮娘听到秋菊的消息,点了点头:“知道了,你回去吧。”又叹了口气,确实那孩子也算是酒酒的舅舅,去吧,去吧。

    酒酒抚了抚衣服,今儿个穿的也比较厚实,外面依旧披了厚厚的披风,里面穿了红色的底裙。扎了两个小羊角鬓。紫苏还给她绕了白色毛绒绒的头绳在上面和她披风的皮毛领配在一起格外的可爱。

    这边顾澄泓一大早起来,方丈就派人叫他过去。

    推开门看到坐在蒲垫上打坐的方丈,他关上门走了过去。坐在了方丈的旁边淡淡的开口:“师父。”

    方丈没有睁眼:“这是你来的第六个年头了吧~”苍老的声音响起。

    “嗯,六年了。”顾澄泓点了点头。

    方丈睁开眼看了看旁边天资不凡的少年:“当初来时就说过,你并未真正入佛门,剃度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

    “是,师父,但弟子身在佛门就算半个僧人了。”顾澄泓冷冽的声音响起。

    方丈摸了摸白了的胡子摇了摇头:“其实你还不算我佛门弟子,不必如此,这里只是我为你提供的安身之所,你也该想着把头发留起来了,哎,寻常人家你这个年纪都该说亲了,你父母应该也是这么盼的。”

    顾澄泓听到这话顿了顿眼中闪过一起波澜:“师父,我在寺里带了这么久,这俗世哪有这里的这份清净,我是愿意留下当您的弟子的。”

    “哎。”方丈摇了摇头:“你既然在这里就是与这寺里有缘,你的事情我不会干涉,你年纪尚清,若你真想入佛门,就等你了却纷争,看淡人事,看破红尘再来找我吧。”

    顾澄泓没有答话,是啊他现在这个样子又有什么资格来入佛门图一世清净呢。

    “不要拘于眼下,你年纪还小,有很多你不知道的人生百态需要你去体会。你那里我不会让你人打扰,你也无需拘于佛门。”方丈看着顾澄泓认真的接着说:“但,寺里弟子众多,你有你的大事未成,他们要的安稳生活你亦不能扰。”

    顾澄泓点了点头:“是,师父,弟子明白,师父无需担心,我一人之事定不会牵连寺内众多是师兄弟。”

    “嗯。”方丈点了点头。

    “多谢师父教诲。”

    “去吧。”方丈又闭上眼睛继续打坐。

    顾澄泓起来行了礼转身离开。

    回自己院子里的路上他自己想了很多,不拘于眼前,自以为看惯世间冷暖,可能也只是自己这一片天地。大事未成,我也该出去看看了。确实不能一直以僧人的身份留于此地。

    酒酒这边带着绿萝穿过竹林到了顾澄泓的院子里。

    暗卫们早就发现了当然也没人拦着。

    酒酒看院子里没人就趴到门上。

    阿布从柴房里一出来就看到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还背了个东西,他一嗓子喊出来:“什么人!”

    拿起扫把就往过跑,吓得酒酒差点坐公到地上。绿萝也吓了一激灵,赶忙回头瞪了阿布一眼。

    酒酒也回过身来瞪大眼睛看着拿着扫把跑过来的阿布。

    阿布瞪大眼睛说到:“是,是你们啊!”

    绿萝没好气的开口:“是我们怎么了,大惊小怪。”

    “你们又跑来做什么?”阿布疑惑的问到。

    酒酒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到:“小舅舅不在吗?”

    额,阿布一脸直线,才反应过来小舅舅是主子?看来他还不太习惯。

    随即不满的开口:“主子不在,你们还是回去吧。”

    他没有看到的酒酒她们垂头丧气的回去,却看到酒酒一脸惊喜眼睛亮晶晶的盯着他身后。

    没等他疑惑的转过去,就看酒酒嗖的一下从他身边穿过。

    “小舅舅!”酒酒开心的跑到顾澄泓身前。

    顾澄泓看着眼前眼睛亮晶晶的小姑娘:“怎么来了?”

    他看到了她腰间带的玉佩是他送她的生辰礼,恩,下面的穗子换了个金色的,精致好看,不过看着应该不是她自己打的。

    “我,我,我来给你送,送东西。”酒酒这个结巴的毛病又犯了,也不知怎么了,一遇着小舅舅就这样,心里感叹着真是丢脸啊。

    她注意到了顾澄泓看着她腰间的玉佩,咧开嘴笑了笑:“小舅舅送的我很喜欢。”

    顾澄泓摸了摸她的头抿嘴笑了笑说:“恩,进来吧。”

    酒酒看痴了去,那一笑真好看。

    阿布一看是主子当场就蔫了,没有刚才那盛气凌人的样子了。

    绿萝鄙视的瞥了他一眼:“哼。”心想没出息。

    阿布当然看懂了她的意思,当即瞪了她一眼。

    顾澄泓瞥了阿布一眼往屋里走,他顿时又老实了。

    酒酒跟在后面还不忘拣起刚刚掉到地上的锅跟了进去。

    绿萝哼的一声也转身进去了,留下阿布站在院子里独自风中凌乱。

    不过他想了想也抚了抚衣袖也抬头挺胸的进去了。

    “去沏壶茶来。”阿布刚进去就听到了顾澄泓冷冷的声音传来。

    “是,少主。”阿布赶紧答到撇了撇嘴拿着茶壶出去。

    酒酒看了开心的笑了笑,让你刚才那么凶。

    顾澄泓撇了一眼酒酒身后背的包袱,酒酒马上反应过来把包袱放下打开笑嘻嘻的开口:“小舅舅,这是锅子,很,很好吃。”

    “嗯?”顾澄泓看了一眼,锅子?好像以前听父亲说边关冬季御寒实用,虽然没见过,但也应该不是面前这个中间隔开还底下带个盘的锅子。

    酒酒笑着挠了挠头:“我在一本游记上看到的,不过,不过我稍微改了一番。”

    顾澄泓点了点头淡淡的说:“确实早年听闻边关冬季喜食锅子。”

    “嗯,小舅舅,你看,我,我这个锅子可以一个锅吃多种口味的。酒酒指着锅中间的隔断。

    “昨日下雪我和娘亲爹爹一起吃了,很好吃,还,还热闹嘞。”酒酒很少一口气说这么多,还是有些磕巴,所以她说完还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笑了笑。

    顾澄泓看她那副样子不自觉的嘴角噙着一抹笑:“哦,你拿过来是要送我?”

    “嗯。”酒酒认真的点了点头,忽然想起了什么冲绿萝招了招手,把绿萝的包袱也拿了过来,从里面掏出那些瓶瓶罐罐一次摆出来:“小舅舅,这是吃锅子的蘸料,我,我们昨儿个都尝试过了,都,都非常好吃。”

    酒酒开心的看着顾澄泓,像是等待夸奖的孩子。

    顾澄泓点了点头,笑了笑。

    绿萝听了心想,原来我们昨天竟然都是尝试?老爷夫人知道吗?

    阿布进来就看到桌子上放了个大锅,旁边一堆瓶瓶罐罐,然而,然而见了鬼的主子却在笑。

    阿布收起要惊掉的下巴走了进去。

    绿萝抬头瞥到了笑着的顾澄泓,真的很好看,但只有看向小姐的眼神才不那般冷漠,她也赶紧低了下头。

    阿布刚把茶壶放到桌子上准备倒茶,顾澄泓就接了过来给酒酒倒了一杯:“先喝点茶。”他也是想她说那么多话会口干。

    “嗯。”酒酒开心的端了起来。

    “小心烫。”顾澄泓看她那副呆呆的模样又提醒到。

    酒酒又开心的笑着点了点头,低下头吹了吹茶喝了一口。

    阿布吃惊的看着主子委屈的想您什么时候这么会照顾人了,还笑的那么温暖,对属下怎么那般严肃。

    酒酒喝着茶心里很开心,没想到小舅舅虽然话不多但也很细心体贴,看来自己是来对的,他也一定不会笑话自己磕巴的,酒酒又抬头瞥到了一脸呆状的阿布,心想这个阿布还有些呆,以后还是让绿萝和他打交道吧,两人每次都不对付。

    顾澄泓看着面前小口小口啜着茶的酒酒,眼睛亮晶晶的心里不知又在琢磨着什么。

    顾澄泓在心里笑了笑面上不动声色的问:“这锅子,得需要你来教我们怎么吃,阿布恐怕不会。”

    酒酒听到头顶好听的声音赶紧从自己的思绪中出来了。也对,阿布那么呆又凶肯定不会。

    她看着顾澄泓认真的讲到:“可以熬两个不同口味的汤骨汤,红油汤蘑菇汤啊,一边,一边放一种。”酒酒指着锅隔开的两边。

    “然后,多准备着猪肉,牛肉,羊肉,鸡肉都可以,还有鱼啊,虾啊,蔬菜,豆腐,粉条等等,喜欢吃的都可以放进去,边吃边煮,沾着这些料吃。”

    她又指了指那些瓶瓶罐罐。“这有辣椒酱,韭菜花,芝麻酱,豆腐乳,花生碎,在弄着香菜,香葱切碎放到一起,沾着肉吃可好吃啦。”酒酒开心的讲着,她自己都没发现说起吃来她都不磕巴了,可以讲真的多。

    忽然她想起来,好像听夫子讲过,和尚不能吃肉,她一下愣住了,弱弱的问到:“小,小舅舅,你们和尚是不是不能吃肉啊。”

    顾澄泓看着面前可爱的小人刚才满脸兴奋的喋喋不休现在又这般懊恼的模样,忍不住的想逗弄她一番,于是慢慢的点了点头:“嗯。”

    “啊!”酒酒心想不能吃肉,那锅子里最好吃的可就是肉了。

    阿布刚才听酒酒说的都快流哈喇子了,忽然听到了主子说嗯,不能吃肉,顿时委屈的看着顾澄泓。

    心想我们又不是真和尚,平时从寺里拿饭都是素斋,自己只能偶尔从山里打个野兔野鸡烤了吃,怎么这会儿就不能吃肉了呢。这锅子就要配肉的阿布越想越觉的委屈。

    其实他们不用吃斋念佛,但顾澄泓从来了这寺里就决定要吃斋十载,祭奠那数万的亡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