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穿越小说 > 顾得红颜醉 > 045小狐狸
    今日是酒酒的生辰,她早早的起来高兴地去了学堂。

    放学后,她与卿卿、小辞打了声招呼就先回去了,卿卿她们要回家一趟在过来。

    回到家中卿卿也换了一声喜庆一点的衣服,上衣穿的朱色琵琶襟上裳,搭的撒花纯面百褶裙,紫苏又给她梳了个双丫髻,整个人看起来明艳可爱。

    不一会儿卿卿就来了。

    卿卿开心的拉着酒酒的手:“酒酒,你猜我给你带了什么礼物?”

    “什么呀?”酒酒笑着问到。

    卿卿从她丫鬟手里接过一个包裹笑脸盈盈的递给了酒酒。“喏,送你的生辰礼。”

    “什么啊?还包成这般。”酒酒笑嘻嘻的接过来打开。

    “啊!是风筝啊,燕子风筝!”酒酒眉开眼笑的看向卿卿。

    “恩,这风筝可是我花了两个下午自己做的呢。”卿卿带点小得意的看着酒酒说到。

    “你自己做的?”酒酒有些难以置信,卿卿还能做的了风筝。

    “有那么难以置信吗?我是专门学的,想着风筝找不回来了就自己做一个,虽然没有我爹爹做的好看吧,但飞起来还是没问题的。”

    卿卿佯装不满的看着酒酒。

    “没有,没有”酒酒赶忙摇摇头。“就是感觉你好厉害啊,谢谢卿卿姐~”

    并且她感觉卿卿好像比她们初识时瘦了一些。

    卿卿开心的笑道:“那是当然了,我是谁啊,当然厉害啦。”

    “噗嗤。”酒酒见她这般嘚瑟的模样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正好小辞也进来了:“看来某人又吹牛皮呢。”

    “你,哼。”卿卿不满的瞪了他一眼。“我说的是实话,不像某人每次都磨磨唧唧的。”

    酒酒笑着走过去拉着小辞往里走,轻声说道:“卿卿姐做了一个风筝呢。”

    “哦?”小辞吃惊地看了一眼笑了笑。“那是很厉害呢。”

    卿卿一时没适应过来小辞没怼她,感觉脸上有些热,不自在的咳了咳,小声说:“也就还好了。”

    小辞没听清也就没在意,他从袖里掏出了把小巧精致的匕首,递给了面前的酒酒:“酒酒,这是我送你的生辰礼。”

    酒酒一时忘了去接,她没想到酒酒会送她匕首,卿卿看到那把匕首也有些愣住。

    反应过来后酒酒脸上带着惊艳的目光接了过来,她真的很喜欢,而且这把匕首还很好看。

    “随身带着,你可以用来防身,但用起来一定要仔细,小心伤到自己。”小辞眼睛里带着浅浅的笑意。

    “恩,我很喜欢,谢谢小辞。”酒酒开心的看着小辞。

    卿卿切了一声,虽然她也觉得这把匕首真的很棒,但她还是对这个小辞不服气的,谁让她俩一开始就互不对付了。

    正好绿萝进来问要不要摆饭,酒酒让紫苏把礼物收了下去。

    阮娘说不打扰她们小辈了就让酒酒她们在自己的院子吃了。

    卿卿还惋惜道:“要不是因为天气冷,我们就可以在亭子里吃了,还有水车作陪。”

    “哈哈。”大家笑了笑。

    “等夏天就可以了。”酒酒笑着说。

    摆好饭酒酒让绿萝她们也坐下来一起吃了,她们先是不从的说不合规矩。

    酒酒她们一起劝,说人多热闹,她们也就坐下来一起了。

    阮娘让厨房备的都是她们爱吃的菜,知道她们可能一起吃还特意多备了几个菜。

    有粉蒸肉、蟹粉肉沫豆腐、腊肉酸萝卜丁、八宝荷叶鸡、剁椒蒸鲈鱼、火腿鲜笋玉米汤、蒜香小白菜炒香干、紫薯地瓜丸。

    卿卿吃了一口鲈鱼,肉质鲜嫩 多 汁,香辣开胃,她忍不住感叹:“太好吃了,酒酒,好想把你家厨子带走。”

    “哈哈。”大家都笑了起来。

    绿萝又拿来了玉兰泡的果酒,极低的度数,每人倒上一杯,都给酒酒敬了一杯酒。

    紫苏有些不好意思的拿出了一个手帕:“小姐,奴婢也没什么好东西送小姐,这个手帕是绣的前几天您花的新样子。”

    帕子上的昙花栩栩如生,卿卿她们都夸好看。

    秋菊也拿出了自己绣的荷包,实在是紫苏是她们几个里绣工最好的,她有些脸红:“我们送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都是姐几个自己花钱买的线和布,小姐带着玩吧。”

    大家都点了点头。

    玉兰做了双袜子,绿萝也拿出来了个小玩意送给酒酒,没办法她绣工实在是太差。

    “谢谢你们了,礼物很好,我很喜欢。”她开心的收下了礼物。

    桌上还行了几圈酒令,都吃好了卿卿她们就开心的回去了。

    酒酒心情很好也赏了秋菊她们。

    可能是喝了果子酒的缘故,她感觉头有些晕晕沉沉的就收拾一番躺下了。

    华丽丽的分割线————————

    这边的顾澄泓坐在桌旁在刻好的小狐狸右下角刻了一个小小的酒字。

    他拿起来满意的看着这块玉佩,晶莹剔透,憨态可掬的小狐狸活灵活现,他脑海里已经出现了酒酒那张娇俏可爱的小脸。

    想着他的嘴角不自觉的带着一丝笑意。

    “阿布。”他抬头叫了一声。

    “在,少主。”阿布放下手中的扫把进来恭敬的站在一旁。

    顾澄泓把玉佩放到一个素色暗纹的荷包里递给了阿布,淡淡的开口说:“去给红酒酒送去,告诉她是我送她的生辰礼。”

    “是。”阿布心想这少主刻了一天就是为了送给外甥女,接了过来刚想转身。

    顾澄泓皱了下眉又接着开口道:“告诉她把穗子换成她喜欢的就好。”

    “是。”阿布面上恭敬的出去了。

    顾澄泓看着阿布的背影,也不知小丫头是否会喜欢这个礼物。

    阿布感觉如芒在背赶忙拿着荷包出去了。

    他走了酒酒她们每次来的路,当然他是不会钻狗洞的,他轻轻一跃就爬上了墙头。

    他想自己也不能光明正大的去红府,这样过来被红府其他人看到也不好,也不能直接让暗卫给她,主子真是给了我一个难题。

    他看着没有人的后院轻松地翻了下去,走到了南边的拱门,他趴着往里看,正巧看到出来倒水的绿萝。

    他拿起石子弹了过去。

    绿萝吓了一跳,回头看去。

    “这里。”阿布小声向她摆手。

    她看到阿布更是一愣,赶忙走了过去把他拉到后面,没好语气的说:“你怎么来了?”

    “我来怎么了,还是那么凶。”阿布不满的挣开。

    “你!”阿布感觉绿萝要揍他了赶忙开口:“是主子,主子让我来的,来给你们小姐送生辰礼。”

    说完看到绿萝放下的手松了一口气。

    他尴尬的咳了咳心想我这么一个堂堂男子汉怕她这么一个小姑娘干什么,又偷瞥了她一眼,不过这姑娘这体型,真怕自己打不过。

    他把荷包递给了绿萝:“我们主子送的,主子让我捎个话,穗子换成喜欢的就行。”

    绿萝拿着荷包点了点头,那个人送的她就没什么说的了,她把荷包放到怀里。

    “我知晓了,小姐在午憩,等小姐醒来我就给她,你快走吧。”

    阿布咳了咳:“好,话你可别忘了。”说完抚了抚衣服上看不出来的褶转身离开了。

    “忘不了。”绿萝看着阿布离开的身影,想着夫人肯定是知道的,不说什么应该也是认这个亲戚了。

    阿布回去告诉了顾澄泓,酒酒还在小憩,玉佩交给了每次一起来的丫头绿萝。

    顾澄泓应了一声也没在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看着窗外,看着窗外那桂花随风飘落。

    等酒酒醒来绿萝把荷包交给了酒酒,连那话也一并说了。

    酒酒开心的打开荷包,她对小舅舅的礼物还是很期待的。

    她从荷包里拿出玉佩放到手心里,憨态可掬的小狐狸出现在了眼前。

    她仔细看了看还看到了右下角的酒字。

    玉佩莹透纯净,洁白无瑕,拿在手里如同凝脂。

    她也经常雕刻,红父也会给她弄些好的玉石,她一看就知道这是上好的羊脂玉。

    她看着上面的小狐狸越看越觉得喜欢。

    上面刻工精细,心想一定是小舅舅自己刻的,市面上可是少见狐狸玉佩的。

    小舅舅还专门写了自己的名字“酒。”

    手指轻抚过,她还能感受到字的凹凸。

    她看了看上面的穗子,是青色的穗子,想着哪天自己挑些线打个穗子系上。

    让紫苏打也好,紫苏打的更好一些。

    酒酒高兴地拿在手里把玩这,这羊脂玉越是摩擦,表面越是呈现出明显的光泽。

    酒酒眼睛亮晶晶的嘴角弯弯,脸上两个小梨涡带着笑意看着手里的玉佩。

    光泽越来越透,酒酒有些爱不释手,最后她让紫苏给她收了起来。

    她准备打好新穗子戴在腰上。

    晚饭她到她娘亲院子里吃的。

    红石楠也早早回来,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阮娘给酒酒准备了一碗长寿面,还下了两个荷包蛋。

    玉兰做的面别看是清汤也好吃的很。

    她开心的吃了一碗面。

    红石楠拿出了自己要送给女儿的生辰礼,一块上好的小叶紫檀木,纹理通直,质地紧密。

    酒酒眉开眼笑的收下了,“谢谢爹爹。”

    她想要小叶紫檀木很久了,雕刻中的上等木材。

    “哈哈。”红石楠满眼宠溺的看着妻女。

    阮娘温柔的拿出了一个木盒,酒酒打开是一整套头面翡翠头面。

    简洁大方又小巧可爱的款式,色泽饱满,很适合酒酒这个年纪。

    “好漂亮啊,娘亲,酒酒很喜欢。”酒酒欢喜的看着盒子里的头面。

    “你喜欢就好,你也大了,这款正好适合你。”阮娘温柔的摸着酒酒的头。

    酒酒乖巧的点了点头;“恩,谢谢娘亲。”

    酒酒带着礼物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

    今年的这个生辰她感觉很开心,很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