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穿越小说 > 顾得红颜醉 > 043桂花饼
    酒酒站在桌前,有些拘谨,不好意思的从袖子里拿出了帖子递向顾泓澄。

    低声说到:“小舅舅,后,后天是我的生辰,你要来吗?”

    说完甜甜的笑了笑。

    顾澄泓伸出修长的手指接过了帖子,语气不自觉的温和:“哦?你是九月初九出生的啊,坐下吧。”

    “恩。”酒酒想脱下氅衣。

    顾澄泓看到了淡淡的开口:“不要脱了,我这里不比你那里有地龙暖和,小心着凉。”

    说完又看向阿布:“在去那个火炉进来。”

    “是。”阿布应下转身去了,心里还想着这主子现在还这般细心会关心人了。

    “好。”酒酒也点了点头乖巧的坐下。“娘亲也说我和九有缘呢,所以叫了酒酒,取的谐音。”

    “恩,是有缘。”顾澄泓打开帖子,看到上面清秀规整的小楷,仔细闻好像还留着些墨香,他能想到小姑娘认真的在桌前写着帖子。

    还带着些淡淡的桂花香,可能是染上了小姑娘衣服上的香气,看来她的衣服是用桂花胰子洗的。

    他感觉自己想的有些多了。

    酒酒有些紧张的看着顾泓澄,不知道他会不会答应。

    顾澄泓感受到了小丫头的目光,他知道她是期盼他去的,可是自己确实不方便去红府。

    她放下了帖子迎上小丫头那期盼的目光感觉有些开不了口。

    他还是淡淡的开口说:“我去不了。”

    “哦。”

    看到对面的小姑娘目光从期盼一下子变得暗淡了,眼睛红红的,脸上带着失落的表情。

    他差点脱口而出“好。”

    但他还是忍住了,现在的他不能出一点差错。更何况红石楠也未必欢迎他。

    “不是我不想去,而是我一个出家人终究是不合适的,并且肯定还有你其他的玩伴,我算起来也算是长辈,也不合适,我还吃素,会影响你的生辰的,不过我会给你准备礼物的。”

    顾澄泓也想不到自己有一日会如此耐心的向别人解释这么多。

    但他不想看到坐在对面的小丫头不开心。就当是自己对晚辈的关爱吧。

    “恩恩,是酒酒考虑不周了。”听了顾澄泓的结算她也知道是自己考虑的不够周到,小舅舅说的在理,并且自己也还没与爹爹娘亲说。

    自己下意识的想与小舅舅分享自己的这份喜悦,所以才想和小舅舅一起过生辰。

    今年对她来说也是不同的,认识了新的玩伴,遇到了小舅舅。

    听到会有礼物她还是很开心的,她收起脸上的失落,甜甜的冲顾泓澄一笑。

    顾澄泓看到小姑娘眼睛有些红红的,不知是不是因为屋子不够暖和鼻头也有些红红的,像一只小兔子。

    笑起来带着些娇憨,让人忍不住怜惜。

    “不是你的问题,是小舅舅的问题。”顾泓澄语气里透着一丝温柔。

    酒酒笑着摇了摇头:“小舅舅别忘了答应我的礼物呀。”

    “恩,不会的。”顾澄泓起身摸了摸她的头,眼角带着笑意。

    酒酒其实不喜欢大家摸她的头,爹爹娘亲还有小舅舅都爱摸她的头,她怕长不高的。

    阿布已经提着着火炉走了进来。

    他把火炉摆好,两个火炉不一会儿屋子就变的更暖和起来。

    “把披风脱了吧。”顾澄泓开口说到。

    “好。”酒酒脱下了身上的披风递给了一旁的绿箩。

    她又抿了抿嘴重新乖乖地坐好。

    顾澄泓伸出修长白皙的手指碰了下桌边的水壶。

    轻微的皱了下眉,起身提起水壶放到了一旁烧的正旺的火炬上。

    不一会儿,水壶就发出了吱吱的声音,顾澄泓拎起水壶往杯子里倒了一杯热水推到了酒酒面前。

    酒酒就坐在那像个瓷娃娃般看着对面的顾澄泓烧水倒给他喝。

    然而他烧水倒水一些列的动作的看起来都很优雅轻松。

    “喝点热水。”顾澄泓淡淡地开口。

    酒酒回过神来,点了点头:“好。”

    她双手拿起茶杯凑到了嘴边想喝,顾澄泓那清冷好听的声音响起:“慢些,小心烫。”

    “嗯。”酒酒顿了一下,吹了吹杯子里的水,小口的喝了起来。

    顾澄泓也给自己倒了一杯,拿起来饮了一口。

    酒酒感觉看小舅舅喝水像是在看一副优美的画,不管做什么都是从容优雅,她想起来了像是一副美人图。

    顾澄泓放下茶杯瞥了酒酒一眼,他当然知道小姑娘又在发呆。

    酒酒好忙不好意思的转头看向了窗外。

    一阵儿风吹过,院子里的桂花飘落下来,分外的美丽。

    酒酒忽然想到,可以做桂花饼吃,虽然桂花已经开了好一阵子了,玉兰做过好几次桂花饼了。

    但看阿布这样应该不会去菜桂花做桂花饼,并且桂花饼是素的,小舅舅也可以吃,可以采回去让玉兰做桂花饼给小舅舅吃。

    想着想着她就不自觉地嘴角弯弯笑了起来。

    顾澄泓看着对面的小姑娘看着窗外,洁白细腻的侧脸,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眼里和嘴角都充满了笑意。

    酒酒想着就开心的转过头了,正好对上了顾澄泓带有一丝探究的目光。

    顾澄泓没想到她会忽然转过头来,感到有一些不自在。

    酒酒没有注意到,她有些兴奋的开口:“小舅舅,你院子里的桂花开的真好,我们可以做桂花饼吗?”

    “嗯?”顾澄泓一时没反应过来,没想到小姑娘是看着窗外的桂花可以变成桂花饼笑。

    “你喜欢吃桂花饼吗?”顾澄泓问到。

    “喜欢,玉兰今年做的桂花饼很好吃。”酒酒开心的笑了笑。

    “哦,桂花饼确实挺好吃。”顾澄泓淡淡地开口,让人看不出他的喜怒哀乐。

    酒酒接着开心的说到:“而且桂花饼是素的,我可以采了带回去,明天做好给小舅舅送来。”

    顾澄泓想了想,他有好多年没有吃到桂花饼了,以往每年秋天母亲都会做桂花饼,那味道还真是怀念。

    酒酒看到顾澄泓好像在想什么,眼睛虽然看向自己但她感觉他并没有在看自己,而是在回忆什么。

    “好,就做桂花饼吧。”顾澄泓认真的开口。

    酒酒听了开心的笑了,她甜甜的说:“真的吗,太好了,我和绿箩出去摘桂花。”

    说着就要起身,一旁的绿箩也有些懵,心想这个秋天吃了好几次桂花饼了小姐还没吃够吗。

    “慢些,不急。”顾澄泓又看向她身边的绿箩:“把你们小姐的手炉拿来。”

    绿箩赶忙递了过去,顾澄泓接过,往里面换了火炉里新的炭火。阿布要上前帮忙,他摆了摆手。

    酒酒起身穿上了披风,顾澄泓也把装好木炭的小手炉递到了酒酒的手上。“这样就好了,走吧。”他说着还帮酒酒把披风系紧了一些。

    酒酒拿着南瓜小手炉感觉手里身上都很暖,其时她感觉不冷,但小舅舅这般她感觉心里也暖暖的。

    就这样四个人走到了院子里,顾澄泓的院子里有很多树,桃树,桂花树,枫树等等,不同的季节有着不同的颜色。

    酒酒开心的跑到树下,清风拂过,桂花也会飘飘洒洒的落下来。

    她伸出一只手接着落下的花瓣转过身眉眼带笑的看向顾澄泓:“小舅舅,是不是很美呀。”

    稚嫩又软糯的声音,身穿红色披风的小人站在那,头上还带着两个红色玛瑙石的珠花。洁白无暇的脸庞,小鹿般明亮有神的眼睛,小巧精致的鼻子,嘴边还两个可爱的小梨涡。

    顾澄泓感觉就这般看着也是树下美景,他感受到了小姑娘的朝气和她这个年纪独有的天真可爱。

    那好像是他不曾拥有的东西。

    阿布和绿箩站在后面看着这一幕,看着顾澄泓那独立修长的背影,还有酒酒那巧笑盼兮的模样。

    感觉好像是两个世界的人,但彼此却是看着双方的。

    “小舅舅?”酒酒轻轻一吹,把手上的花瓣吹落。

    顾澄泓回过神来,小姑娘已经跑到了跟前。

    他眼里带着温柔开口说道:“嗯。很美。”

    他回头看向阿布二人:“去弄些桂花来。”

    “是。”二人恭敬的答道,拿着早就准备好的布袋走到树下。

    “小舅舅,我也要去。”酒酒说着把小手炉塞到了顾澄泓手里,她注意到了小舅舅穿的少些也都没有穿披风,肯定也有些冷的。

    没等顾澄泓开口酒酒就重新跑到了树下。

    阿布爬上树晃树枝上的桂花,绿箩在下面拿着布袋子接着。

    酒酒看着桂花成片的飘落下来,像下雪一般。

    她看自己手里没有什可以接桂花的,就掀起自己的外裙跑到绿箩身旁,兜着散落下来的桂花。

    顾澄泓手里拿着暖暖的小手炉看着酒酒的行为一时感觉有些无奈。

    不过树下的人倒是玩的开心。

    阿布也是个动作快的,那桂花就像鹅毛大雪般落下来,倒像是花雨。

    桂花香浓郁的散开。

    酒酒在树下高兴的跑来跑去接着桂花,绿箩也很欢喜开心的笑着。

    欢快的笑声不断的传来,顾澄泓站在一旁默默地看着。

    不一会儿接到够多了,酒酒也跑累了。

    “过来吧,够了。”顾澄泓向酒酒招了招手。

    酒酒开心的小跑了过去:“小舅舅,你看。”

    “嗯,看到了,不过下次不许这样了,女儿家不能随意掀裙摆。”顾澄泓点了点头又看向后面的绿箩。

    绿箩赶忙上前把酒酒裙里兜着的桂花也一并装到袋子里,又把酒酒的衣裙整理好。

    “嗯嗯,知道了。”酒酒听了也意识到刚才自己有些玩疯了,她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头还吐了吐舌头。

    “走吧,进屋洗洗手。”顾澄泓摸了摸酒酒的头。

    “嗯。”酒酒乖巧的跟在后面。

    等阿布从树下爬下来发现人都进屋了,只好叹了口气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