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罗睺抢劫被反抢(第1/3页)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不知不觉,距离盘古开天已经过去一亿年。

    经过一亿年的繁衍生息,世间生灵日渐增多,行走于洪荒大地,已常能见到兔奔鹿走,时有听见虎啸猿啼。

    而且洪荒世界灵气浓郁,百万年中,不少生灵渐开灵智,迈入修行的行列。更有一干先天种族,借助开天之造化,修成大神通。

    洪荒世界,广阔无垠。中有一山,高十万八千丈,为天之柱。周有三百六十五座小山系拱卫,上应漫天星斗,内按五行,周匝三百六十度,实是集天地之灵秀于一身,洪荒先民称之为周山。

    以周山为中心,洪荒大陆分为四大山系。

    单说北山系,北山之首叫单狐山,北次二之首叫管涔山,北次三之首叫太行山。太行山系下有一山名为谒戾山,上多松柏,多金玉,有沁水自此流出。如此山水相和,虽非洞天福地,却可称得上风水宝地。

    这日,谒戾山下来了一人。此人身形修长,一身白色公子装,面如冠玉,可称得上公子世无双。

    不是凌池又能是谁?

    “第三次游览洪荒了!比起千万年前,变化还是蛮大的,多了许多生机。”凌池一路观赏景色,一路感慨,渐行至山顶,随便寻了块大石坐下休息。

    感受着山顶吹来的罡风,凌池闭眼享受。这罡风可是好东西,能磨练肉身强度,以目前的罡风级别,金仙应该能够承受,常年吹一吹,将肉身强度提升到金仙巅峰不是问题。

    “只可惜对我没用。”凌池睁开眼睛,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举目四顾,凌池突然“咦?”的一声,身形一闪,便在原地消失。

    下一刻,凌池出现在一处山谷,同时眼角有意无意的向身后瞥了一下。左右寻找,最后似确认在某处。抬脚一跺,地面初现三尺余宽的裂缝,凌池一招手,一块其貌不扬的石头被吸入手中,随即隐没于袖中。

    凌池面露满意之色:“不错不错,是块好东西。”

    蓦地,一缕极为细微的破空声传来,凌池眼睛一眯,微微闪身,同时一把透露着风火雷三种属性的宝剑凭空出现,朝着他的后方射去。

    “轰”的一声爆响,偷袭者闷哼一声,倒退三步稳住身形。

    凌池转身打量着偷袭者,一个中等身材的男子,一身杀气有若实质,其间还隐隐透出古怪的气息。一杆长枪漆黑如墨,枪上杀气更盛过古怪男子身上。

    看到这把枪的第一眼,凌池眼睛就亮了:这不是弑神枪吗!

    当初盘古开天,三十六品混沌青莲破碎,莲叶化作了先天五方旗,莲子化作了四座十二品莲台,而莲茎化作了弑神枪,只是当时凌池急着收取太极图和盘古幡,再加上朝混沌钟出手的时候被影响了片刻,导致五方旗、莲台和弑神枪都飞走了,当初他一直引以为憾,没想到时隔亿年,弑神枪竟然再次出现在他面前。

    凌池嘴角露出一缕笑意,天予不取,反受其咎。看来这弑神枪注定与哥有缘。

    此时风火雷飞回凌池身边,环绕着凌池飘浮,古怪男子刚才被它雷劈火烧,受了点轻伤,但他并没有逃跑的意思,收枪而立,运功驱除风火雷带来的麻痹感,用看死人般的眼神看着凌池,道,“小子,交出法宝,饶你不死!”

    哟嚯?

    见过胆大的,没见过这么胆大的,凌池双手抱胸,似笑非笑:“你这人挺有意思,叫什么名字?”

    “……”古怪男子神色愈发阴沉,道:“吾乃罗睺,交出法宝!”

    “罗睺?”凌池愣住了,仔细打量着他,别说,还真跟毁灭魔神有点像。

    没错,毁灭魔神的名字就叫罗睺,只是毁灭魔神已经死于开天,灵魂则被他招募到了农牧场,原本他以为这个洪荒世界很难再出现罗睺,没想到时隔一亿年,罗睺竟然以一个男性的新身份出现了。

    莫非是罗睺的尸体与混沌相结合,从而孕育出了新的罗睺?

    这并非没有可能,2999个混沌魔神被盘古斩杀,身上下蕴含着无尽的恨意和怨念,而在洪荒世界,就连一团气息、一朵云、一道光都化作先天生灵,更不要说罗睺的尸体上汇聚了浓浓的怨恨,要成为新的生灵自是不在话下。

    不过眼前的罗睺和农牧场的罗睺已经不是一回事了,这就好比七龙珠当中的笛子魔童和短笛大魔王并不是一回事一样,但眼前的罗睺终究是毁灭魔神的尸体所化,凌池多少还是要给点面子的。

    “跪下,磕三个响头,爷爷饶你不死。”

    “……”罗喉眼中杀意大盛,枪尖一抖,泛起万点黑芒,罩向凌池周身。

    “不知死活。”凌池冷哼一声,闪身躲过罗喉的枪尖。罗睺一击不中,枪式更猛,大有一招毙敌于枪下之势。

    轰隆——

    风火雷汇聚了恐怖的风雷之力,剑尖一指,无数道雷霆对着罗睺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