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种子(第1/2页)
    王进是一名都燕大学的大四学生,上学期期末抽签,他被分配到了葛铮导师门下,由这位副教授指导他完成毕业设计和论文。

    二月份,正在为选题发愁的王进看到导师在群里发了一条消息,说是要参与联邦政府的一项研究,有意的同学可以跟他一起去。

    看到这条消息,王进眼睛一亮,联邦政府的研究项目,那随便掏几个小成果小数据出来,一篇论文最重要的东西不就有了?还是货真价实的东西,逼格也有了!

    这么好的机会,王进自然不会错过,群里的其他几个小伙伴也都纷纷报名,于是就有了这次外出。

    当他们坐飞机乘车来到目的地时,对眼前的隔离大棚充满了好奇。

    “肯定是异变植物了,规模好像还很大!”王进的舍友薛少谦掏出手机,把这些东西部拍下。

    其他同学差不多也是一个举动,还有跑过去找工作人员合影的。

    而和舍友还有同学不同,王进发现了问题。

    人太少了!

    而且都是文职人员,拿枪的一个都没有,再看两个研究生和导师的表情,对那大棚并不是十分在乎,说明这个研究项目,很可能不是什么重点项目!

    沉思时,临时帐篷里走出一个看上去成熟稳重的大叔。大叔和葛铮开始攀谈,相互做了个自我介绍,王进猜测,这人应该就是这里的负责人。

    “行,跟我来吧!”负责人大叔朝他们招了招手。

    见状,王进一阵失望。

    “薛少谦他们四处拍照,这个姓周的队长却丝毫不理会,如果是重要项目,肯定有保密举措,不会这样随意让外来人四处拍照!”

    “结合其他几点,这里果然不是什么重要项目,也对,关键项目不可能让我们这群半吊子的学生来弄!”

    “算了,就当长长见识,到时候弄几组数据写个论文,下学期找个地方实习准备工作去……”

    王进在心中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在那位周队长的带领下,王进穿上了防护服,第一次穿这种高档东西,这让他感到十分新鲜。

    而在走进隔离罩的那一刻,王进震惊了。

    满地的牦牛尸体散发着恶臭,苍蝇飞舞,一只只蛆在模糊的血肉上蠕动着。牦牛尸体前方,是一堵被撞破了几个口子的荆棘墙。再往里面看去,是更多的牦牛尸体,以及几株看上去十分奇怪的植物,还有扎堆死在一起的老鼠尸体。

    队伍里的两个女生在那里惊叫连连,而后那位周队长说的一句话,让王进感到更加震撼。他们看到的这些植物,实际上是同一株!荆棘墙也好,奇怪的长着眼珠的植物也好,都拥有同一副根系,是一体的!

    “这就是,异变植物么?”王进咽了口唾沫,“不知道我以后有没有机会也跟着异变。异变人可以去东都异变人学校继续学习,将来毕业很可能是包分配,待遇应该不差……”

    王进又在那想七想八。

    “记住,这些植物都有毒,目前没有解药,千万要小心!”周青厉声告诫道,虽然有防护服罩着,可就怕有哪个家伙作死胡来。

    几个学生听后心中一凛。

    接下来,周青把部情况大致说明一下,王进听后感到有些惋惜,难怪这里如此不受重视,原来主植株被一头猪给挖走了。

    当然王进也明白,若非如此,还轮不到他们这些半吊子来处理现场的植物。

    工作开始,葛铮团队的首要任务是弄清楚这株植物异变前是什么植物,叫什么,属于哪个科目。其次就是提取毒液,研究毒性,以及对分株能否能再次发育成主植株进行预估。

    而这些,和王进等人没有任何关系,他们来这里的目的,是干苦力!

    寻找合适的根茎叶送往临时实验室,必要时还要跑腿去镇上买东西……

    “干,早知道是这么个下场,我就不来了!”薛少谦抱怨道,他和王进被分配在隔离大棚里,和未清理干净的牛尸体作伴,属于最糟糕的一批。

    “导师说刚才挖的根茎太少,再弄几根!”外面的女生传话道。

    薛少谦摇摇头,开始挖地,并对根茎进行简单处理后,递给在门口的女同学。做完这些,他发现王进死死地盯着地面,于是过去问道;“怎么了?有什么发现?”

    “你看这里的这个印子!”王进在山洞口比了个圈,“这个地方原来是躺着一头牛的!但它不见了!”

    薛少谦仔细看了眼,“那有怎么样?也许被清理了吧?”

    “不,不是被清理,而是被特地搬走的!这就好像你清理仓库的时候,不从最外围开始往里清理,而是踩着一堆杂物走到最里面,从里面往外清理,这明显不符合道理!”

    王进解释道,“除非仓库最里面放着一件十分贵重的物品,否则一般人不会有这样的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