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科幻小说 > 大佬自救手册 > 第211章你又不是猪!
    说起自己的手艺,地沟油语调中难掩得意和炫耀,行走江湖那么多年,他地沟油就没有看走眼的时候。

    “说起祖传的手艺,你倒是精神了。”龙渊笑了笑,地沟油缩了缩脖子,玛德,手艺再高超下不去雪山之巅还算个屁!

    “无限,这人交给你看管了,价钱好说。”龙渊拎起地沟油的衣领往无限站的位置一甩。

    无限看着地沟油滚到自己脚下,面露不悦,“为何龙公子自己不看管?”

    “你反正也没啥事,还能赚一笔银子,你不是早就想找一品堂?这货当年就在那一片转悠,地沟油的鼻子一铲子土下去,就能闻到周围有没有阴宅和阳宅,面积多大,能住多少人……”

    龙渊的话还没有说完,无限拎起地上的地沟油一阵风似的,直接跑的不见人影。

    “哎,莫婶吓的够呛,中午饭应该没着落了。”白霄叹了一口气,“柳小姐麻烦你照顾莫婶。”

    “等等,这里实在是太吓人了,玉小姐,我和莫婶搬过去和你一起住。”柳云开口道。

    覃轻巧点点头,“好啊,大家也有个照应。”

    柳云道了一句谢,搀扶莫婶两个人回屋收拾东西。

    “玉小姐,你胆子挺肥,不愧是女中豪杰啊。”白霄开口道。

    “那你说我能拒绝吗?”覃轻巧回了一句,白霄直接噎住。

    “玉小姐,金家父子的事情你怎么看?”龙渊问。

    “金家父子的死状极惨,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那二位的脸上也是刀痕,尸体碎成这样,白公子是否能看的出来,金家父子本来的面目?”覃轻巧问。

    “大体还是能看的出来的,这种杀人手法,明显就是寻仇,仇恨到让尸体都不能够完整,切割了那么多刀,力气也够大的,刀口整齐,一刀落下没有其他痕迹,不像是女人所为。”

    白霄这话很明显是在说,金家父子不会是柳云和莫婶杀的。

    “这点我同意,小厮和金家父子的死都像是寻仇,但有一点我怎么想也想不明白,雪山之巅住着的人有谁和这三个人有那么大的仇恨?”

    “左右不过就是这几个人,意外出现的地沟油刚才也已经说的清清楚楚,雪山之巅除了林翠峰的那条铁索别无他路。”覃轻巧开口道。

    “玉小姐的意思你相信地沟油的话了,既然雪山之巅除了铁索别无他路,那么杀死小厮和金家父子的凶手就在这里。”

    “能杀死他们三个的除了我和龙渊,就只剩下了无限了。”白霄顺着刚才覃轻巧说的,继续说了下去。

    “地沟油的话里还有一个重要的信息,雪山之巅里面的东西部都是假货,这不符合金银山庄的身份,是什么人把真货换成假货,目的又是什么?”

    “还有,为什么刚才龙公子在柳云提出顺着铁索下山,而不作答?为何,龙公子你要把地沟油交给无限看管?”

    “龙公子,这些你不打算解释下吗?”覃轻巧开口道。

    “等等,等等,玉小姐你说那么多,我怎么有些听不懂啊,其他的我不知道,那三个人绝对不是龙渊杀的,这点我敢打包票。”

    “白霄,你真的应该多吃点猪脑子。”龙渊笑道。

    白霄:“你什么意思?”

    “吃那儿补那儿。”覃轻巧愉快的补刀。

    白霄:“……”

    “玉小姐,既然有人想玩金蝉脱壳,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兴趣一起玩玩?”龙渊笑眯眯的开口。

    “纠正一下,是有人想至少玩两次金蝉脱壳,这个游戏很好玩,但我一个弱女子,玩这个游戏,生命没有保障啊,霓裳楼每天赚那么多银子,没命花就可惜了了。”覃轻巧叹了一口气。

    “白霄留给你用了,玉小姐只要陪我们玩完这个游戏,你让春花和秋月去找的雪寒草,我一定亲自送到玉小姐手上。”龙渊认真的开口。

    “龙渊,你好大方,雪寒草这种上古奇药你说送就送,还顺带把我给送了……”白霄小声的表示自己的抗议。

    “行了,白公子,你就不要耽搁了龙公子的正事,接下来你只要和我演好这场戏,就行了。”

    “玉小姐说的没错,我现在开始考虑是不是事情完了之后,需要准备聘礼了。”龙渊说完闪身离开。

    准备你大爷的聘礼!

    “玉小姐,我看你被龙渊吃的死死的,林翠峰那个地方我知道,要不,我带你从铁索下去。”白霄提出一个馊主意。

    “要去你自己去,如果你在林翠峰还能找到那条铁索,地沟油的脑袋拿给你当凳子坐。”覃轻巧说完直接往自己的小院走去。

    “喂,喂喂,玉小姐,你等等我啊,此话怎讲?你倒是把话说明白啊,还有刚才的话,你和龙渊两个人到底在打什么哑谜?”

    “你又不是猪,那么简单的道理你都想不明白。”覃轻巧嫌弃的看了一眼白霄,“一名优秀的仵作,除了有精湛的技艺,同时还应该是一名推理高手,要不然,你怎么能抓住幕后的黑手?”

    “我不说,你还真当我笨啊,切,金家父子不就是想多玩几次金蝉脱壳么,所以刚才我才说你胆子大,那第二次的金蝉脱壳,他们是想替代谁?我和龙渊?”白霄脑子里灵光一闪,“狗曰的金家父子,胃口不小呢。”

    连他和龙渊这位五皇子的身份都敢想!

    “有时间你还是想想如何脱身吧。”

    “等等,床上那两位碎尸绝对不是女人。”白霄小声的开口。

    “你忘记了柳云上扛上山的那两个大包裹。”

    “这么说柳云和金家父子是一伙的了,如果金家父子现在易容成了柳云和莫婶,那真正的柳云和莫婶呢?”白霄问。

    “这我怎么知道?不是死就是被关起来了。”

    “好吧,晚上我们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对付金家父子。”

    “晚上不需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对付金家父子,只需演一场戏就好。”覃轻巧一脸神秘的开口。

    “演戏?”

    “对,演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