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第1/2页)
    “你不看是你的损失,我可要善用我所有的权利。”他拉开被子,从头到脚将她看个仔细,只要一闭眼就能描绘出轮廓。

    静文被他瞧得浑身不自在,“你看够了没?”

    “当然不够。”他故意要捉弄她,“我怕我记忆力不好,干脆拍照存证好了。”

    “你休想!”相识以来,她几乎每种表情都被他拍过了,怎能连裸体都入镜?只怕他又要拿来威胁她。

    两人在床上翻滚玩闹,直到他将她压在身下,表情严肃的说:“昨天我忘了问你,等我们结婚以后,你想生几个孩子?”

    “我有说要跟你结婚吗?”还生孩子咧!他想得也未免太多了。

    “你是我的生日礼物,你不嫁给我要嫁给谁?”他的手指画过她的曲线,说明他绝对的占有权。

    她可不想让他太骄傲,“你很自以为是耶!就算礼物送出去了,也可以收回来呀!”

    “你作梦!”他的口气冲得很,“我的东西就是我的东西,你别想要回去!”

    “我偏偏要溜走,怎么样?怎么样?”她挣脱他的手臂,跳下床跑进浴室。

    他立刻追进,反锁上门,“是你自找的,别怪我。”既然猎物闯进陷队身为猎鹰当然要力捕捉。

    “救命呀~”没多久,浴室传出呼救声,但既然这是“蜜月套房”,无论发生多么离奇古怪的事,都不可能有人闯进来主持公道。

    在这宝贵的一天,他们耗在房问里,任何风景也比不上初恋的美。

    假期结束,恢复正常生活,放学后的辅导室,师生们一对一谈心。

    静文今天辅导的学生叫梁晨,很诗意的名字,却是个像男孩的女孩,除了超短平头,中性打扮,她也大方承认自己是同性恋。

    静文研究过她的档案,所有偏差行为如跷家、吸毒、自杀,都是为了爱,或者该说是爱不到。

    两人已是第三次辅导,有点熟又不会太热,静文期待能更了解这孩子的心情。可惜,今天梁晨并不想谈自己的事,反而问起静文,“老师,你有男朋友吗?”

    “嗯……应该算有吧!”

    “什么叫应该算有?”梁晨相当不满意,“有就有,没有就没有,直接选一个!”

    她的语气让静文想到潘逸翔,两人都有高傲的神情、倔强的脾气,如果有机会,不你介绍他们认识,彼此“切磋”一下。

    “那……我选有好了。”

    “去!”梁晨咒骂一声,“说话真不干跪,”

    静文作出解释,“因为我还没介绍我家人认识他,总觉得不是很正式。”

    “为什么不?有啥隐情?”

    “他现在很忙……”静文试着找出最贴切的说法,“要好几年才能达威理想,所以我要等到那一天,才能让他去见我的家人。”

    “这什么道理?”梁晨的反应直接而强烈,“你是不是被骗了?现在的男人都是猪,你这么笨很容易被吃掉的!”

    静文并不以为意,反而微笑起来,“他也常这么说我,你们的个性有点像耶!”

    “唉~”梁晨再次被这老师打败,从一开始辅导到现在,她就是被静文的单纯所吸引,否则怎会浪费时间来此?从小她就察觉自己与众不同,女生爱上女生难免矛盾,加上她来自筱碎家庭,心中寂寞无限蔓延“老师,如果我死了,你会想起我吗?”

    “当然会想起,因为你是个很特别的人。”静文忽然紧张起来,“为什么这样问?你别做傻事吓唬老师,多珍惜生命好不好?”

    “了解、了解!”就凭这一点,梁晨决定跟那个神秘男友赌上了,她要让静文知道,女生和女生之间的爱情更美丽;大学生活中,潘逸翔选读了两门科系:电机和物理,把时间当双倍用,补足过去浪费的光阴,他要生命重头来过。

    静文乐于见他如此用功,每周末总在他的住处见面,以念书当作约会,以鼓励代替缠绵,这样的恋爱多像清纯学生。

    但近来梁晨常打电话找静文谈心,一谈就是好几个小时,即使静文在潘逸翔身旁,仍得不时接梁晨的电话。

    潘逸翔立刻察觉这情况,“你是不是又给我惹什么麻烦了?”

    才挂上电话,静文就受到质询,无辜抗议,“哪有?你不是叫我选女生来辅导,这学期我辅导的都是女学生呀!”

    “这些女生里面有没有同性恋?”他进一步问。

    “你怎么知道?刚好有一个耶!”她真佩服他,资优生的脑袋果然不一样。

    “你这大笨蛋!”他早知她在这方面特别迟钝,随时让人有进攻机会,“快把她的状况说给我听!”

    “她叫梁晨,梁山怕的梁,清晨的晨,很好听对不对?”得不到他的共鸣,她只好继续说:“今年高三,十九岁,留级过两次,再逃课就要退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