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第1/3页)
    静文在母亲脸上亲了一下,“谢谢。”

    “呵呵~想当初,我跟你爸的第一次,可是在飞机上发生的喔!”

    静文一脸震惊,“不会吧?那多危险!万一有乱流或被发现怎么办?”

    “说到你们这些年轻人,一点勇气和创意都没有,还是跟前辈们多学学吧!”程晓玲神情得意,仿佛年轻了二十岁。

    “妈,那你是主动还是被动?会不会很痛、很不舒服?”其实静文一直想找人商量,没想到母亲就是最好的顾问。

    “这种事很微妙的,太主动或被动都不行,最好是有点害羞、有点鼓励又有点承受不起,既要忠于你的感受,也要聆听他的情绪,两人一起找到最合拍的方式。”

    “哦!”她听得似懂非懂。

    程晓玲拍拍女儿的脸颊,语重心长“每个女人都会经过这阶段,总之顺其自然,跟着你的心走就对了。”

    “我会加油的,可是……爸跟哥他们会不会生气?”

    “放心吧!有我在,尽管去做你要做的事。”程晓玲身为一家之母,有什么办法想不出来?瞒天过海就得了。

    得到母亲的祝福后,静文走进房间,打开衣柜,东挑西选,想找出最适合的包装纸,送给潘逸翔的礼物可不能轻忽。

    “该准备的东西都想好了吗?”程晓玲走进女儿房里,“来,这个给你。”

    “这是……”静文立刻脸红,因为那竟是一盒保险套!

    “有颗粒的,不错。”程晓玲暗示性的一笑,“如果不会用,里面有说明书。”

    静文抱住母亲肩膀,感觉好暖好暖,“妈,你对我太好了,我该怎么回报你?”

    “很简单,爱你想爱的男人,过你想过的人生,不要有遗憾。”这是她对女儿唯一要求,生命太过宝贵,尤其正在青春年华,怎可不盛开如花?

    火车穿越隧道,一站一站,眼前豁然开朗。

    花莲的海景一气呵威、无限延展,在如此壮阔的大自然中,只要用心去体会一切烦忧都能沉淀。

    “能一起看海真是太好了。”靠在潘逸翔怀里,静文显得小鸟依人。

    “嗯!”他搂住她的肩膀,不让海风吹袭到她身上,事实上,他已用超能力减低风力,否则他们早就被吹跑了,也因此四周没有其它游客,只有两人同行。

    “你看过雪吗?”他忽然这么问。

    她诚实的摇摇头,“没有,你呢?”

    他不答反问:“想不想看?”

    “如果有机会的话,当然想看罗!”

    他随手一挥,像个魔术师,满地白沙化为雪花,从天而降、缤纷如雨,霎时间威了雪的国度。

    “这是怎么回事?”她以为自己在作梦!

    “送给你,花莲海的雪。”站在大海面前,他愿将世界献给她。

    “好美~”她不禁叹息,努力要自己记得,多仙烂的这一刻而在他眼中,唯有她的欢颜最美,他忍不住印下一吻,“等我飞上天空,你愿不愿意做我第一位贵宾?”

    “我很期待,可是”她迟疑着说出隐忧,“我有惧高症。”

    “惧高症?”他仿佛初次听到这名词,抱起她苗条的身子,快速转圈,“那是什么意思?像这样算不算高?”

    “别玩了!”她抱住他尖叫连连,“我会怕啦!快放我下来~”

    笑声回荡在空气中,从小到大他不曾如此笑过,像大海一样辽阔无边,所有忧伤回忆不见踪影。生命是可以重来的,他突然发现,当他深深爱着,一切都能有答案。

    第八章

    出发之前,他们向民宿订了一间小木屋,正是所谓的“蜜月套房”。

    屋内摆设有种地中海的气息,蓝白色的交错让一切开朗起来,加上温暖的灯光、瓶中的向日葵、窗边的贝壳风铃,感觉仿佛来到了香格里拉。

    “好特别喔!”静文发出赞美,但最让她注意的是那张大床,还有两个心型枕头,呼唤情侣来此拥抱。想到今晚即将发生的事,她脸上发烫不止,心中满是缠绵画面。

    潘逸翔坐到床边,向她伸出双手,“过来。”

    “做什么?”她忽然颤抖一下。

    “躺下来看感觉怎样,我怕你会认床。”他随手一拉,她已躺到枕上,就靠在他肩旁,两人之间毫无距离。

    “这床……满舒服的。”她小小声的说。

    “那就好。”他似乎是累了,闭眼养神,没发现她的不自在。

    她那双大眼眨呀眨的,仔细端详他年轻的面容,好浓的眉、好挺的鼻、好坚毅的线条,怎会到这时她才发现,其实他帅得让人屏息。

    “你在看什么?”他抓到她的视线,冷不防的问。

    “我”她赶紧移开日光,“我在看天花板,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