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第1/2页)
    已经过了一个小时,风仍在吹,但没有人觉得冷,这场打斗之漫长和激烈,连一旁的静文都心跳扑通,体温上升。

    潘逸翔并未使用超能力,他只是用尽身力量在拼命,“说!说你以后不再招惹静文!”

    “想都别想,我就是要追到底!”张哲睿虽然较有架式,却难敌对方不要命的冲劲,结果就看谁的意志力坚强。

    潘逸翔不只手脚并用,连牙齿也派上用场,张嘴咬住张哲睿的脖子,像个吸血鬼要夺去他的性命。

    “你疯了?”张哲睿竭尽所能推开他,伸手往脖子一摸,竟是鲜血淋漓。

    “我早就疯了,为了她我什么都做得出来!”潘逸翔低吼一声又往前冲,扑住张哲睿在地上扭打。

    静文必须扶着栏杆才能站好,她心中乱得要命,既无法阻挡这两个男人,又为潘逸翔的举动而心疼,他不顾一切爱着她,教她怎能不感动?

    到最后,张哲睿倒在地上喘气,“我要把你们的事告诉大家!”

    潘逸翔早料到他的反应,拼着最后一点力气站起来,“你想怎么做都行,我不在乎没毕业、没学校念,我可以做工赚钱,我还是要爱她!至于静文会有什么结果,你应该很清楚,你得不到她就让她没工作,那是你的风度,无所谓。”

    张哲睿胸口一阵抽痛,他竟被这小鬼教训得人格扫地,比较起来,他算什么大人、算什么老师!

    “张老师,很抱歉害你受伤,可是我我想跟逸翔在一起。”静文扶住潘逸翔的手臂,就在这一刻,她下定决心陪他到天涯海角。

    潘逸翔听了身一颤,这是第一次她表达得如此清楚,以往总是他擅自决定,她无力抗拒,此刻听她说出心声,而且是在别的男人面前,难道她愿意爱他了?

    眼看盘皆输,张哲睿自嘲的笑了笑,“算了,再胡闹下去,好象我真是个大坏蛋,请放心,我还不至于那么卑鄙。”

    静文深深一鞠躬,“对不起,希望你找到适合的对象,我真心祝福你。”

    “笨蛋!你再跟他说话,只会让他更难忘记你。”潘逸翔揽住她的肩膀,厉声教训,“你就是这样才会惹麻烦,你懂不懂?”

    静文被骂得哑口无言,反而是张哲睿大笑起来,“哈哈……你们真是绝配,这回算我踢到铁板了。”

    潘逸翔对他仍有戒心,发出警告,“我离开学校后,一样会守着静文,你别想乘机而入。”

    尽管输得一塌糊涂,张哲睿还是很有幽默感,故意刺激他说:“那可不一定,直到你们结婚之前,我都有翻身的机会。”

    潘逸翔眼眸一暗,风势骤然转强,静文连忙插嘴:“张老师,你快回家去休息吧!我跟逸翔先走了,真不好意思。”

    说完后,她硬拉他走下楼梯,以眼神恳求他别莽撞行事。

    才走了几步,潘逸翔立刻推开她,“你别碰我!”

    “你伤得这么重,你能自己走吗?”

    她以为他生气了,但他接下来的话让她更感动,“这里是学校,不能让别人看到你和我走在一起,尤其是我现在这样子,我没问题的,你赶快回家,等我电话。”

    “可是我不放心”她怎能在这时离开他?

    “我必须保护你,乖。”他忍痛对她一笑,快步跑下楼,即使流着血、跛着脚,他仍以她为第一考量。

    望着潘逸翔的背影,静文缓缓蹲在阶梯上,忽然觉得好想哭,她多想随他而去、多想为他疗伤,难道她就只能无助等待?

    周五的夜,难得江家人员到齐,共享火锅大餐,江静文却愁眉不展,大伙儿看了怎么有胃口?

    江志翰从旁推敲的问:“是不是辅导的学生让你心烦?说出来听听。”

    静文还没开口,江志远已替她回答,“干脆换个工作吧!现在的小孩不好教,尤其是高中生,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怎么应付都不对。”

    “不然就找个好对象结婚,让我们抱抱孙子。”程晓玲瞪眼笑道。

    “会不会太早了?静文才二十三岁,应该多陪我们几年。”江志宏身为大哥,实在舍不得这个小妹。

    江易展倒是比较想得开,“缘分的事很难说,二十岁不算早,四十岁不算晚,就看时机到了没有。”

    听大家讨论自己的事,静文没有任何意见“我头晕,想回房休息。”

    明知会让家人担心,她仍转身离去,天晓得她现在有多难熬!

    躺到床上,无论睁眼或闭眼,她只看得到潘逸翔受伤的模样,不管这究竟是怎样的感情,她确实为他心痛!

    反复思量后,她收了些东西放进背包,鼓起勇气走到客厅说:“我有事要出去。”

    江志朝一听放下杂志,“要买什么东西?我陪你。”虽说江家没门禁,但现在都十点多了,怎可让宝贝妹妹独自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