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第1/2页)
    张怕怕摸摸后脑,自言自语,“里面又没开灯,怎么听到有人在讲话?”

    “怎么办?”静文紧闭上眼,不敢面对最糟的结果。

    “别怕。”潘逸翔相当镇定,眼神对准了门缝,他自有一套办法。

    由于房门被反锁,张怕怕怎么也开不了门,忽然有阵寒风从他脚底升起,瞬时把他吓得直发抖,“不会吧?大白天的也有怪东西?我该去庙里烧香了!”

    张怕怕一溜烟跑开,这件事又将威为他口中的怪谈之一。

    “没事了。”潘逸翔确定脚步声已远,才捏捏她的脸颊说。

    静文像只受凉的猫咪,悄悄缓缓睁开眼,“真的没事?”

    “我不过吹阵怪风,那老头就吓呆了。”他冷哼一声嘲笑她说:“你这么胆小,没有我在怎么办?”

    她可不服气了,“还不都是你害的?”

    他冷笑一声,“万一被发现,我最多是退学,你却可能没工作,甚至没有学校要用你,所以你最好乖乖的,别惹我不高兴。”

    “你——”她怎会遇上这种小流氓?

    他就喜欢她生气的俏模样,带着捉弄的乐趣再次吻上她,直到她无话可说,直到她娇喘不已、直到她忘记两人的身分,最后所能感觉到的,只有她是个女人,而他是个男人两天后,江静文以为风波就此平息,老天的安排却让一切都变了样。

    一早,静文如同往常准时到校,发现办公室的同事直冲着她笑,而且是很暖昧、很祝福的那种笑法。

    难道潘逸翔做了什么傻事?这是她心底第一个反应,当她看到桌上的花束和卡片,她才发现事情可能更着糕,那竟是张哲睿的签名!

    除了签名,卡片上还写着—一给我们彼此一个机会,好吗?

    这已是张哲睿最低声下气的求情,以前他从不需来这套攻势,或许是遇到命中克星,他心甘情愿的降服了。

    坐在对面的方筱竹一边泡茶,一边闲聊似的说:“好香的百合,插起来让大家分享一下怎么样?”

    “我……”静文差点舌头打结,“我没花瓶。”

    “甭担心,我这儿有。”陈威年主动提供,并堆起满面笑容,“办公室里好久没插花了,这感觉真不错。”

    “是呀!辅导室的春天终于来了。”方筱竹最爱看恋爱喜剧,感染欢欣气氛。

    大家有志一同,看好江静文和校长的儿子,如此近水楼台,必定可先得月。

    静文不得已把花束括起来,放在桌上供同事们欣赏,表面上装得镇静无事,心中却陷入无穷烦恼,这剪不断理还乱的桃花该怎么办?

    午餐时间一到,送花的主人立刻出现,“江老师奇Qisuu書co,我可以请访吃饭吗?”那自然是张哲睿,今天他穿了另一套西装,谦虚倜傥不在话下。

    有心人一看,纷纷告退下场,让这对佳偶自由发展。

    “呢我带了便当,不好意思。”静文眼看同事—一离去,连学姊也养她不顾,可见大家多有默契。

    “哇~”张哲睿对便当菜色发出赞叹,“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是你自己做的?”

    “不,是我爸妈一起做的。”她真该惭愧,这么大的人还让爸妈照顾,因为她从小就被宠惯了,该会的家事一样也不会。

    张哲睿听了啧啧称奇,“你真幸福,让人羡慕。”

    她苦笑一下,“对了谢谢你的花,很漂亮,可是”

    “可是你不希望再看到?”他替她说完困难的台词,双眸神采也为之黯谈。

    “不是的!”她不习惯拒绝别人,更下喜欢伤害别人,“只是你可以……送给更爱花的小姐,那样比较好”

    “我发现访很善良,同时也很残忍。”他摘下一朵百合,嘴角扬起苦涩的笑。

    “对不起”她低下头道歉,深深的自责。

    “这不是你的错,而是我不够好,无法让访感动。”他轻轻吻在那朵百合花瓣上,像是叹息也像是自怜“请别这样说。”应该说是他迟到了,她生命中已容不下别人。

    “不过,我这个人有个优点。”只在一瞬间,他的表情从阴霾转为开朗,“我是不会轻言放弃的。”

    “咦?”她还没来得及响应,他将那朵百合放进她手里,带着自信的笑离开。

    这是什么意思?该不会是她想象的那个意思吧?怎么老天竟赏给她两个奇特的男人?光是潘逸翔就够她头大了,再来这号人物还得了?

    宁静的午后,辅导室里只有三个人,陈威年一边勤做笔记,一边请教潘逸翔如何上网,虽说他是主任,其实是个计算机白痴,只能抽空多补救了。

    此刻已是高三下学期,潘逸翔威了陈威年的“得意门生”,常到辅导室出公差,像是整理资料、管理网站等。而各项推甄的威绩都已出炉,潘逸翔的超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