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第1/2页)
    “这都是你准备的?”她转向他问:“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

    “没什么,只是我们认识的第七十八天。”他不知从哪儿变出一大束玫瑰,正是她最喜欢的粉红色。

    她一时傻住,“就为了这么简单的理由?”

    “是你说的,简单就能快乐。”他把花束交给她,顺势在她脸上输个吻,他等待这天很久了,所有初恋情怀都为她盛开。

    她只觉不可思议,连抗议都忘了,呆呆望着花朵,说不出心中是哪种滋味。

    “等一下,我先弄好生菜沙拉。”他提起那袋西红柿,走向开放式的厨房,刀法俐落,手艺娴熟,显然已习惯自己下厨。

    她放下花束,走到他身后,迟疑开口,“我想我”并不值得他如此用心,毕竟她对他没有爱呀!

    “你喜不喜欢这种沙拉酱?”他忽然转头,将手指探入她唇中,要她尝看看味道。

    “呃……”她伸舌舔舔唇,“满好吃的。”

    “我也这么觉得。”他噪音沙哑,眼神转暗,双手环过她的腰,低头就将她吻住,细细品尝那美好。

    他等不及了,原本想让她放松些再行动,但是一看到她的舌尖,他血脉偾张!

    沙拉酱在两人口中融化,紧接而来的,是又热又狂的渴望,她必须抓紧他的肩膀,因为她的双腿早已发软,就要抵挡不住这迫切的需求。

    他的手在她臀上摸索,想将她融入体内,想将她占为已有,所有细胞都在呐喊:他要这个女人,他要她做他的女人;“你停一下……”静文开始颤抖,难道她真会陷进这情网?

    所幸他仍有些许理智,靠在她耳边喘息,“有时我真恨你……害我爱上你……”

    这教她该怎么回答?她自己也不懂为什么。

    “你得负责,都是你的错!”他气得牙痒,咬在她颈上,又是折磨又是挑逗。他曾以为自己不会被爱冲昏头,事实证明他爱得要命!

    “不要……别人会看到!”她在他怀中扭动求饶,只更加深他的爱欲交织。

    墙上时钟传来报时声,就像学校的下课钟响,让两人稍微冷静下来,他将她拉到餐桌前坐好,“不准动,否则我吃了你!”

    她岂敢违抗圣旨?尽管她比他大四岁,但她绝对相信,他随时能对她这般那般说下定还会这样那样天啊!她最好别再想下去

    生菜沙拉总算上桌,他们对坐默默用餐,幸而有音乐陪伴,气氛不算太僵持。

    从前菜、主菜到甜点、水果,静文无一不深深赞叹,世上怎会有这种天才?做什么事都不费吹灰之力,相信只要他愿意,任何工作都能胜任。

    潘逸翔吃得并不多,看她心满意足才是他的乐趣,他只是谈谈提起,“再过四个月,毕业典礼后,一切就轻松多了。”

    “什么轻松多了?”她放下果汁问。

    “到时我们就不用躲躲藏藏了。”

    “我们?”这名词好怪,她跟他已经是“我们”了吗?

    他不答反问,“等我考上大学,你要送我什么礼物?”

    “哪有人自己要求礼物的?”她虽然这么说,心底却想为他庆祝,只可惜她不会煮饭、勾毛衣、做蛋糕,更别提谈情说爱,她仍有所矜持。

    他盯住她的眼,低沉的说:“我要的只有你能给,我要你。”

    “你!”她整张脸红了起来,从脸颊到耳垂,因他煽情的言语而发烫,脑中甚王浮现男欢女爱的画面他忍不住轻笑,“你真是个活宝,你在想很邪恶的事,对不对?”

    “你……怎么可以嘲笑老师?”她愈生气愈脸红,像个无辜无助的小女孩。

    “是,都是我没礼貌,对不起。”他不再捉弄她,拉起她的小手,不由分说套上戒指,在他左手上有个一样的对戒,只是尺寸略微不同。

    “你做什么?我才不要!”她既没答应,更没允诺,怎能戴上他送的戒指?要知道这是多么神圣的约束!

    “你敢拿下来试试看。”他收起笑意,严厉警告,“万一我看到你没戴着,不管在学校在街上,我都会让你大出风头。”

    他花了多少时间才选中这对戒,除非到他们结婚那天,不准有任何变动。

    “你想怎样?你别乱来!”难道他不在乎别人眼光?

    “现在我做的只是保护你,不是为了我自己。”他轻吻过她的手指,惩罚性的咬了一口,“我没什么可失去的,我早就死过无数次。”

    他的神情、他的言语,在在让她不寒而栗,这样一个自我放弃的男孩,为何会选她作为活下去的理由?

    仿佛看出她的惊吓,他放柔语气说:“只要你做我的女人,你将是最幸福的女人。”

    也许是她脑筋胡涂了、也许是她一时错觉,此刻她居然相信他说的话。

    “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