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第1/2页)
    “报告机长,小妹的秘密被揭发了,昨晚有男人骑车送她回来。”老三江志翰刚升上助理驾驶,昨夜远远看到小妹的身影,故意不出声免释打草凉蛇。

    “真的假的?年轻真好,如果叫我骑车送女朋友回家,我可能会让出租车司机代劳。”老二江志远吹了声口哨,他下午才有班次要飞,正好有空听流言排问。

    这就是江家,老爸当机长,老妈当空服员,生下三个儿子都会飞行,只除了最小的女儿,因为她怕高,还会晕机,真不知遗传到哪儿去了。

    “拜托你们,才没这回事!”静文大叫;心想,幸亏大哥人在澳洲,否则以他的个性一定闹得更大。

    江易展向来最宠女儿,替她打圆场说:“好了,先吃早餐吧!”

    一家人围坐在餐桌旁,江志远和江志翰仍打趣不断,程晓玲也连声附和,害得静文都没胃口了。

    大快朵颐后,江志远推开椅子说:“静文,我送你去学校。”

    “不用了,我搭捷运很快。”她可不想继续接受轰炸。

    江志翰故意挤眉弄眼,“人家有骑士接送,你还是滚远一点。”

    “二哥、三哥,你们可以去写小说了,而且是爱情小说。”她才刚抱怨完,就那么巧的,手机传来简讯铃声,仿佛在呼应其它人的猜测。

    “不跟你们说了,再见!”她抓起皮包奔出门,再多留一秒钟,她怕自己尖叫!

    然而,到了学校,静文更觉心虚不安,不知是否有人看得出,昨晚她跟男学生夜游,甚至行为逾矩、难以脱身。

    同为女人,方筱竹特别敏感,瞪眼笑问:“学妹,昨天是不是去约会了?看起来不太一样喔!”

    “我……我哪有什么不一样?”静文差点舌头打结,难道她脸上写了字?

    “反正你还没结婚,谈恋爱有什么关系?我也曾年轻过呀!”方筱竹想起当年种种,缅怀的说:“我以前有很多人追的,不知怎会挑中我老公?”

    “你先生对你那么好,又会煮饭又会做家事,你有什么怨言?”静文转移开话题,免得扯到自己身上。

    “女人总是贪心的,有了体贴的丈夫,又想要找个坏男人,你说予不矛盾?”

    陈威年在这时走进办公室,咳嗽一声说:“两位请保持幻想即可,千万不要登上社会版头条,以免本校威为记者会现场。”

    “是,主任!”方筱竹和静文一起回答。

    筱竹只是开开玩笑,静文却暗自警惕,绝对不能让秘密泄漏,否则她的麻烦就大了。

    第四章

    多亏老天保佑,静文的噩梦并未威真,连续过了好几天,潘逸翔都没有行动,一切平安无事。

    陈威年不太习惯这情况,摸着秃头说:“这孩子怎么说变就变?不但功课突飞猛进,上学也不迟到早退,简直像个模范生!”

    其它老师打趣道:“主任,你觉得寂寞是吗?学生没问题了,你却闲得发慌?”

    方筱竹立刻应答:“没错!如果没有学生需要辅导,我们可要失业了!”

    至于那笔“潘逸翔”奖金,经过大家的讨论,决定捐给慈善机构,希望这股暖流传到更远的地方。

    “我们就以潘逸翔的名义寄出吧!算是帮他积点福报。”

    “说得好!”陈威年豪气一发,拿出皮夹热烈赞助,“今天我向老婆领款了,不用记帐,现金交易!”

    当众人说说笑笑,静文静静坐在一旁,无法参与话题,她怕自己一开口就结巴,毕竟说谎不是她的才能暴风雨之前,正是最宁静的天气一到周末,她的手机充满了简讯和留言,部来自潘逸翔,要求她立刻到他的住处,她拖得愈晚他就传得更多。

    “可恶!为什么我要听学生的命令?”静文一边穿衣一边抱怨。

    走出客厅,她发现大哥江志宏正在看报,抬头问她,“要出门?”

    “呃……朋友约我吃饭。”她抓着皮包,手足无措。

    “男的女的?”江志宏的问话像个老爹,长兄如父的个性表露无遗。

    她嘟嘴回答,“男女都有,可不可以?”

    “我又没说不可以,好端端的你生什么气?不怕皱纹跑出来?”江志宏就爱逗这小妹,“刚好我也要出门,顺便送你一程。”

    “不用了。”她可不想让大哥碰到潘逸翔,她的烦闷已经够多了。

    他立刻眯起双眼,“躲躲藏藏、欲盖弥彰,有嫌疑喔!”

    “大哥你很烦耶!”打开鞋柜,她一时不知该选那双,心乱得莫名其妙。

    “小时候你最爱跟在我身旁,还说过一辈子都不要嫁人,永远做我们家的小公主,没想到现在就嫌弃我这老哥”江志宏愈说愈哀怨,有如孤单老人。

    “好啦、好啦!拜托你送我行不行?”静文最受不了大哥的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