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第1/2页)
    怎么他竟拍桌站起,让所有人对他们注日?

    “你这是做什么?”她仍处于诧异中,无辜的眨眨眼。

    潘逸翔抽出皮夹,丢了两张大钞,大步走出餐厅,就那样丢下她不管,仿佛她是个负心的女人,其它客人纷纷议论、眼神诡异。

    眼务生若无其事走上前,“小姐,我替您结帐,”

    “哦……”她能说什么?总不能白吃白喝,只得硬着头皮等找钱。

    “谢谢光临,欢迎再来!”眼务生为她开门,非常之亲切。

    来到大街上,潘逸翔早不见人影,她手上还拿着发票和零钱,多荒谬的这一幕!

    她在心中暗骂,这可恶的小孩,毫无威熟男人的风度,就算她说话惹火了他,也不该害她这么丢脸,她是第一次被当场放鸽子呢!

    沿街走了十几分钟,她决定搭出租车回家,现在她只想休息,完忘了今晚!巧合的是,当她伸手招车,居然每辆车都有载客,她可真走运!

    当她放下疲倦的手,传来一阵刺耳喇叭声,抬头一看,不正是骑车的潘逸翔?他表情平静,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还递给她一顶安帽,示意要她上车。

    静文才不领情,她只想物归原主,“拿去,这是发票,还有找你的钱。”

    他不肯接受,她也不肯上车,两人僵持在红绿灯口。

    十秒钟过去,绿灯亮了,机车、汽车和公车都蓄势待发,偏偏他们挡在道路中,引发群情激愤,抱怨连连,“喂!到底要前进还是转弯?别拖拖拉拉的!”

    “小姐,你们要吵架回家去吵,这里是大马路!”

    “少年耶!你也太没用了吧?还不把你老婆抱上车?”

    咦?现在这是什么情形?静文目瞪口呆,怎会有人以为他们是一对夫妻?

    混乱的交通引来警察注意,废话不说直接处理,抓过安帽戴到江静文头上,再把发票和零钱放进潘逸翔的口袋,马上解决了问题。

    最后,警察沉声警告,“我数到三,再不走就请你们到警局喝咖啡。”

    任谁都不想赴这样的约会,眼见情势难以收拾,在众目暌暌之下,静文委曲求坐上机车,幸好有安帽遮掩,她发红的脸才不至于被看清。

    天呀—~她在心中哀叹,但愿今生今世不会有更糗的时候!

    潘逸翔确定她坐稳了,立刻飞车离开现场,直到下一个路口,他突然紧急煞车,害她重重撞上他的背部,尽管隔了几层衣料,仍可感受彼此的体温。

    “潘逸翔,你是不是故意的?”她想拉开两人距离,他却加快车速,极尽驰骋之能事,她怎敢放开在他腰上的手?

    狂风中,传来他得意笑声,她应该生气却又做不到,因为第一次听到他的笑,让她心中一阵感动,这才像个十九岁的男孩,不是吗?

    经过多次左转右弯,静文早就失去方向感,当他终于停下机车,她才发现这是堤防边,夜风徐徐吹来,正适合散步谈心。

    她自己下了机车,拿开安帽,“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我要回家了。”她仍在生他的气没心情做好老师。

    “是你自己说错话,你不能怪我。”他拉住她的手,意图挽留却不擅言语。

    “我说要请你吃饭,给你奖励,我到底错在哪儿?”她倒想听听答案。

    “你说你是老师,你把我当威学生。”他严肃的指出问题,仿佛此罪不可饶恕。

    “你本来就是学生,我本来就是老师,有什么不对?”她更火大了,真想给他一巴掌,看能不能打醒这任性的小霸王!

    “一点都不对!”他哑声怒吼,“我从来没把你当老师,我要你做我的女人!”

    她以为自己听力有问题,但虫鸣和风声都很清晰,他的发言更是余音撩绕,她确实听到他说了那句话。

    不远处有情侣正情话绵绵,还有一家人带狗出来闲逛,这应该是个安详的夜晚,为何她会陷入如此困境?

    “潘逸翔,我今天找你就是想告诉你……”对了,因为她还没告诉他,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不听。”他先下手为强,以大手堵住她的唇。

    “你……你怎么”她被他搭着嘴,说话支支吾吾。

    “我要在天上飞,你要在地上等我回家。”他的眼神有种催眠效果,似乎他所说的话一定会发生,她脑中甚至浮现了那画面……

    糟糕!难道他除了御风的能力,还有蛊惑人心的魔法?!静文还来不及深思,已经被他拥入怀中,再度承受他的热吻。

    安帽落到地上,但没有人在乎,他们有更重要的事做。

    夜色笼罩中,拥吻的动作并未引来注意,事实上这是个约会圣地,大家都忙着谈自己的恋爱,哪有空去管别人的发展?

    静文发现自己处境危险,前面是潘逸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