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第1/2页)
    “你不晓得有剪接这回事吗?”

    “你!”她的心情由天堂跌入地狱,因这居心叵测的男孩,教她怎能保持冷静?怎能就此罢休?

    一挥手,她打落那台摄影机,“我要你立刻销毁影片!”

    他对受损的机器并不在意,一脚踢到角落,“我拷贝了十几卷,存放在不同地方,包括银行的保险箱,你想找也找不到。”

    “我可以告你!”她有好几个律师朋友,她有的是靠山。

    “好呀~~~~不过,我怕大家会说是你诱惑我,到时你的名誉就毁了。”他伸手抚过她的脸颊,凉凉的手指更显出她脸上的烧烫。

    她迅速撇过头,下让他继续轻薄,“你到底有什么企图?”

    “我刚说过了,我要在天上飞,你要在地上等我回家。”他的动作有如猎豹,一伸臂将她抱得死紧,不顾她的挣扎尖叫,硬是找到她的唇吸吮。

    看不出高瘦的他有这么大力气,她居然动弹不得,被牢锁在他怀里,感觉他急喔的心跳,几乎就和她一样快,简直要跳出胸口了。

    呼啸的风吹在耳边,带来些许寒意,然而他的吻炙热如火舌,烫伤了她的唇、她的脸,仿佛要将她化为灰烬,不容许她有丝毫的保留。

    “你放开我!”即使她挣脱他的唇,仍推不开他的拥抱。

    他静静看着她,不吭声不回答,只用眼神贪恋她的美。

    “不准看我!”她又羞又怒,伸手又是一巴掌,这已是第几次?她自己也忘了。

    他任她发泄,不抗拒不皱眉,似乎早料到她的反应,甚至享受她的斥责。

    如此狂烈情绪并非她所习惯,才打几下就觉身无力,却又甩不开他固执的双臂,只得靠在他肩头轻轻喘息。

    他顺着她的长发抚摸,一次又一次,像在安慰个孩子。

    几次深呼吸后,她总算找到余力劝说:“你听清楚,我比你大,我是你的老师,我对你只有关心没有爱情”

    话还没说完,他已冷冷打断她,“是你叫我活下去,难道要我死给访看?”

    “我当然希望你好好活着,可是”

    “你就是我活着的理由,你可以决定我的生死,随访想怎么做。”他在她额头落下一吻,轻轻放开对她的箝制,风速到此完停止。

    “潘逸翔!”她唤下回他离去的脚步,看他迅速消失在转角。

    怎么办?她竟威了师生恋的女主角,可她并非心甘情愿,又不能见死不救,现在换威她进退两难,找不到生命的答案了!

    第三章

    无论人生多波折,时针仍持续前进,地球也不停运转,转眼过了两个礼拜,学校正好举行期中考,学生们埋头苦读,辅导室的“业务”也少了些。

    潘逸翔的出席正常,但刻意闪躲江静文,让她有时间想清楚前因后果。

    在她的想法中,潘逸翔可能从小就发现自己与众不同,但这种能力只会让他孤立,无法爱人和被爱,造威他孤傲封闭的个性,也找不到该为何而活。

    而她的出现,带给他一线希望,混合了亲情、友情和爱情,他所有感情都投射到她身上,将她视为活着的唯一理由。

    这不是真正的爱,而是他长期欠缺温暖的结果,她可以想象,他有多需要了解、接纳和关怀,她绝对愿意做他的朋友或姊姊,但再进一步就太夸张了,她怎能跟自己辅导的学生谈恋爱?根本是荒唐!

    当静文一边思索一边叹气,坐在她身旁的方筱竹不禁问:“学妹,你在烦什么?要不要说出来,我们一起想办法?”

    她们刚好都念过同一所国小,就因这点缘分,让她们以学姊、学妹相称,也更关心彼此的处境。

    听到学姊的问候,静文赶紧回过神,“我在烦闷学生的问题,不知该怎么办。”

    方筱竹以自己的经验说:“我们能做的只有尽力,别想一下子就创造奇迹,有些问题是需要时间的帮忙,可能十几二十年后,他们才会豁然开朗、找到答案。”

    “我了解,可是有的学生做法很激烈,真让人担心。”一想到潘逸翔自残的画面,静文心头一阵发冷。

    “对这种学生要非常谨慎,别让他们有被放弃的感觉,否则一个轻忽就会造威悲剧,我曾碰边很敏感的学生,因为稍微冷落了他们,结果就得跑懂院急诊。”

    “急诊?你是说他们伤害自己?”

    方筱竹眼中浮现往日阴影,“幸好及时救回来,要是有学生因此过世,我可能一辈子都会自责。”

    “所以……我应该让学生明白,我是支持他们、关心他们的。”

    方筱竹拍拍她的肩膀,“没错!就算学生无理取闹、自暴自弃,甚至对你精神攻击,身为辅导老师还是得为他们着想。别忘了是我们打开学生的心,给了他们希望,如果那颗心又退缩回去,就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