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第1/2页)
    现在开始我不会骂你,也不强迫你去上学,不管你想怎么做,我都会支持你的。”

    管他什么学业、前途、谋生能力,最重要的是他得活着才行!

    潘逸翔原本站立不动,猛然双手一伸,将她拥入怀中,抱得那样用力、那样紧密,仿佛怕她随时消失。

    事情发生得太意外,她脑中一片空白,愣了几秒钟才说:“你怎么可以……对老师这样”

    “是你来惹我的!”他低头封住她的唇,毫不迟疑的探入、毫无保留的需索。

    这并非静文第一次接吻,即使更亲密的动作也曾有过,可是……可是……前任男友从来如此激烈、如此疯狂,竟让她身发软、难以思考!

    强风在他们四周呼啸,形威最佳的背景音乐,尽管他们位于平静的暴风中心,体内翻飞的巨浪却更加汹涌。

    她几乎不能呼吸,更无余力抵抗,当他尝够她的樱唇,转向她的耳垂进攻,含在嘴里尽情舔弄,技巧娴熟的让人以为他经验丰富,又似乎他已梦想几百万次了,当事情真正发生时,压抑的欲望一爆而发。

    “放、放开我”她终于找到空档说话,“你不应该不可以!”

    他拒绝听她的拒绝,继续往下发展,迫使她贴着他的身体摩擦,热火高烧,席卷身心,眼看就要面沦陷。

    “啪!”她鼓起最后一丝意志,用力打了他一巴掌。

    这已是他第二次挨打,并不让他痛苦,反而快乐,甚至泛起微笑,“再来一次,我喜欢。”

    “什么?”这男孩是否失神了?竟然喜欢被人打巴掌?

    他握起她发抖又发热的小手,凑近唇边咬了一口,神情诡异的说:“我喜欢你打我,而且我只让你一个人打。”

    从她为他掉泪的那一瞬间,他的心已不归自己管辖,注定要献给这个天真的女人。

    “你生病了,你应该看心理懂生!”她抽回自己的手,不住喘息。

    他的手缓缓抚过她的发,双眼迷离,噪音低沉,“你不是辅导老师吗?你就是我的心理懂生,我的解药。”

    “我没办法辅导你,我承认我能力不够。”她认输了,或者该说她吓坏了。

    他却擅做决定,“太迟了,我已经选择了你。”

    “我可没答应!”她立即声明。

    “那不重要。”他轻轻放开她,屋内旋风也随之消失,只剩一股柔柔的微风将她包围。

    “我希望……你现在就说清楚。”她不能忍受如此暖昧。

    “你再不走的话,恐怕没机会了。”他解开衬衫钮扣,露出结实胸膛,那意图相当明显,就看她欲走或留。

    她双眼睁大,不敢多看一秒,转身飞奔出门,仿佛身后有鬼怪追逐,她用尽|Qī|shu|ωang|力逃开,却仍真切感觉到,那阵风的存在。

    第二天早上,江静文照常准时上班,表面看来若无其事,内心却七上八下,不知自己在做什么。

    幸好,主任陈威年一整个早上都在开会,没时间向她询问昨晚的事,否则她也不晓得该怎么回答。

    午休过后,静文走进辅导室,只想默默躲到办公桌后,陈威年站起来向她招呼,“好消息,潘逸翔来上学了!”

    “啊?”静文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还不只这样,他带了诊断证明书来请假,我们不用担心他旷课太多了。”

    “哦!”她呆呆点个头,

    “昨天访跟他谈了什么?效果这么好?”陈威年对此相当好奇。

    “没什么,我只告诉他应该为自己着想,早点回来上学,才能顺利毕业。”静文希望自己脸上没发红,她一向不擅长说谎。

    “是吗?”陈威年不疑有他,含笑说:“可能是他开窍的时候到了吧!”

    静文浑身不自在,试着转移话题,“主任,你女儿现在好点了没?”

    “今天早上退烧了,我跟我太太守了一整夜,幸好平安无事。”

    “辛苦了!不过你看起来精神很好。”静文想到自己小时候体弱多病,常要爸妈二十四小时照顾,不禁感慨为人父母的无限付出。

    “看到孩子恢复健康,我当然精神好啦!”陈威年一边整理资料,一边轻松哼歌,显然已放下心头重担“主任,你是不是中奖啦?”方筱竹这时走进办公室,“瞧你春风满面!”

    “健康就是最大的财富,你们这些俗人要开悟呀!”陈威年颇有感触的说。

    没人再提到潘逸翔,静文暗自庆幸,但愿昨晚只是噩梦,一眨眼就恢复正常。

    恍恍惚惚过了两天,她一直没碰到潘逸翔,或许是巧合、或许是刻意,她命令自己要振作起来,那不过是一场意外,她怎能因此懈怠职守?

    当初之所以选择辅导这行,就是想帮助需要帮助的人,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