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第1/3页)
    只是,当她调适好心情,潘逸翔却如空气般消失。

    走进辅导室,静文向主任问:“这几天我都没看到潘逸翔,你知道他的情况吗?”

    说到这孩子,陈威年还没开口就先叹气,“他已经四天没上学了,再旷课下去,恐怕又得退学。”

    “有没有联络他的家人?”

    “我试过几百次了,电话一直没人接。”

    “这样”静文低头沉思片刻,“主任,我想今天放学后去他家看看。”

    “咦!”陈威年露出惊讶的表情,“这是我要说的台词,怎么被你抢走了?”

    方筱竹在一旁听了贼笑,“你们是不是想领奖金?只要让潘逸翔打开心防,就有六千六百元作为奖励,还放在我这里生利息呢!”

    静文嘟起嘴抗议,“学姊,我们是关心他的情况,你误解人家的好意了。”

    “你不提我都忘了有这件事,我再追加两千,希望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陈威年一打开皮夹,尴尬的抓抓头,“现在是月底,我的零用钱花光了,拜托记帐吧!”

    经过三秒钟的安静无声,辅导室爆出哄然大笑,不知情的人听在耳里,还以为他们一起中了大乐透呢!

    放学后,陈威年和静文来到一栋大楼前,向管理员表明他们是学校老师,换来这样的响应,“你们是说十九楼那个男孩?怪里怪气,没半点人情味,从来不打招呼,我也不知道他在不在家。”

    静文可以想象得到,平常的潘逸翔有多孤僻多封闭,难怪管理员会印象深刻。

    陈威年客气的问:“方便让我们上楼去找他吗?”

    “当然,祝你们好运!”管理员也不为难,直接开门。

    于是他们搭上电梯,照地址找到门牌,但门铃响了数十声,始终无人应答,陈威年失望的说:“我们等等看好了。”

    两人站在走廊墙边,一边等待一边闲聊,话题总围绕在学生身上。

    “如果青少年累积太多负面情绪,有没有可能出现一些奇特的现象?”静文小心翼翼的问,避免露出马脚。

    “比如说,以为自己是外星人?”陈威年想起往事,不禁津津乐道,“其实我小时候是个怪胎,跟四周的人都合不来,直到二十岁以前,我还相信我有超能力,有一天能呼唤飞碟现身,然后我就跟他们一起离开地球。”

    如此发言太离谱,她掩不住惊呼,“你不是说真的吧?”

    他却正经八百的回答,“直到我遇到我太太,才放弃了这念头,为了跟她在一起,我只好选择做地球人了。”

    “这算幸运或者不幸呢?”

    “对我是幸运,对我太太可能是不幸,她常常叫我滚回外星球去。”

    静文笑了一笑,“不管怎样,很高兴你找到留在地球的理由。”

    “我之所以当上辅导老师,就是想帮助那些特殊的学生,我相信一定有什么理由,值得他们好好活在世界上。”

    “嗯!我了解。”她深有同感。

    “嘟~嘟~”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两人的谈话,陈威年“喂!”的一声接起来,原本轻松的表情转为沉重,不知传来了什么坏消息?

    “发生什么事了?”静文担心问。

    “我女儿发高烧,我太太从懂院打电话过来。”陈威年试图保持镇定,额上的冷忏却泄漏了他的心院。

    老天,这是多紧急的状况!她想也不想就说:“那你快点过去,我再等一会儿。”

    “麻烦访了,有事随时跟我联络。”

    “主任再见。”希望他们一家人都平安,她在心里加了一句。

    陈威年离开后,静文独自站在门前,等了又等、盼了又盼,忍不住蹲到地上双手抱着膝盖,默默看时间流逝,只希望能有一丝希望。

    当她因疲倦而感到昏沉,传来电梯门开的声音,“叮!”

    微风吹过脸颊,静文骤然清醒,视线投射过去,眼前不正是她等待许久的人?

    潘逸翔看到她立刻皱眉,“你在这做什么?”他并不习惯有人在家门等他,尤其是这个让他心烦意乱的女人。

    “我和主任一起来的,他有事先走了。”慌忙站起身,她面露忧虑的问:“你这几天怎么没来学校?是不是生病了?”

    他掏出钥匙打开门,“我好得很。”

    “你真的没事?”她跟在他背后,高声质询,“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去学校?难道你不想毕业?你的旷课时数快超过校规了耶!”

    “无所谓。”这几天他要思考的事太多了,非得一个人静静不可。

    “什么叫无所谓?你应该为自己想一想,如果连学业都无法完威,你以后要何去何从?你已经十九岁了,不是小孩子了,你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她苦口婆心劝了一大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