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第1/2页)
    静文一边翻阅资料,一边提出要求,“主任,虽然我不是负责辅导他的老师,但如果他愿意跟我说话,我可以多关心他一下吗?”

    “那当然,我们又不是做业绩、比排名,只要对学生有帮助,每个老师都该尽力而为,不过别太勉强,我怕你会有挫折感。”他自己就吃过苦头,面对这个太聪明太敏锐的孩子,怎么说怎么做都不对。

    静文点点头,“我知道,我会随时跟主任请教的。”

    “别说请教,我根本拿他没办法!”陈威年苦笑抓头,他才五十岁就满头白发,是拜这些天才学生所赐。

    两人相视而笑,虽然一个资找、一个资深,热诚的心却是没两样。

    那天起,江静文除了自己该辅导的学生,也特别注意潘逸翔的动向,尽管他会定期向辅导室报到,但显然是敷衍了事、心不在焉,所有老师都对他宣布投降。

    “算了、算了。”陈威年做出消极结论,“只要他来上学,没自杀就好了。”

    方筱竹也领教过他的冷漠,双手一摆说:“有些事无法强求,老师也不是万能的,就看他自己的造化吧!”

    静文心想这不是办法,只要有机会碰到潘逸翔,她总会亲切打招呼,即使他视若无睹,她也会|Qī|shu|ωang|做鬼脸、吐舌头,希望他眼中能有些许暖意。

    潘逸翔一开始以为她疯了,哪有老师像她这么没自觉、没尊严的?后来发现她只是想逗他开心,看在她用意良善份上,他才勉强忍耐下来。

    “碰到老师应该要打招呼呀!”她不时找话题跟他聊。

    “哦~~~~”他懒洋洋靠在门边,点个头作响应。

    “看你一点精神都没有,以后要早睡早起知不知道?”

    “嗯哼!”他仍是那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但她就是不肯放弃,“有空多来辅导室,我们都很喜欢跟你聊天。”

    他被她烦够了,直接闭上眼,明白告诉她滚远点。

    “没事就多笑一笑,才不会得少年痴呆症!”她再做一次叮咛才走开。

    静文一回到辅导室,学姊方筱竹就上前说:“刚才你在日行一善的时候,所有辅导老师都看到了,我们还打赌如果潘逸翔说了一个字,就要捐给你一百块!”

    “啊?”静文听了哭笑不得,“你们对我这么没信心?”

    主任陈威年接着说:“谁教潘逸翔那么酷?他对你的反应已经算好了,有时候他看到我转头就走,我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

    方筱竹拿出三百块放到桌上,“来,这是你的赏金,刚才他说了‘哦’跟‘嗯哼’,大家都听得非常清楚。”

    “谢谢—~”静文对众人致谢,苦笑道:“我会把你们的爱心捐给慈善机构,并且化悲愤为力量,愈挫愈勇!”

    “主任,我们干脆设立一个辅导潘逸翔的奖项,谁能让他振作起来,谁就得到特别奖金,怎么样?”

    “好主意!我先捐两千。”陈威年快人快语,掏出皮夹却只有五百元,不由得自己抓头傻笑,“糟糕,出门前忘了跟老婆要零用钱。”

    “没关系,主任有特权欠帐,其它人来我这边登记,有参加就有机会喔!”方筱竹拿出纸笔记帐,大家纷纷跟进,像买彩券一样热络。

    说笑的时光过得特别快,潘逸翔依然是辅导室的难题,也是江静文的最大挑战,直到某一天,她无意中闯入他的世界。

    如今回想起来,她甚至不知那是好是坏,或许缘分来了无法挡,或许宇宙中有某股力量,注定要让她遇上他。

    记得那是午休时间,静文独自爬上楼顶,享受片刻宁静。每天处理那么多问题、面对那么多学生,有时她真希望自己能飞走,飞到遥远的地方。

    打开楼顶大门,迎面而来的是猛烈强风,她心想,奇怪,刚才在楼下根本没风,或许是高处的空气对流特别旺盛。

    才拨开被吹乱的发,一幅惊人画面映入她眼中,有个男孩站在围栏上,双手高举,仿佛正在跟天空对话,也随时可能亲吻地面!

    “潘逸翔,你怎么站在那儿?千万别做傻事!”那背影她相当熟悉,用不着半秒钟就喊出他的名字。

    听到有人打扰,潘逸翔仍自言自语,“我想要飞。”

    飞?她身一颤,来不及深思,先用哄孩子的方法说:“好好,老师带你去坐云霄飞车,拜托你别用这种危险的方法!”

    她的答案让他不禁微笑,缓缓转过头,“云霄飞车对我不够看,我希望像风一样,飞到天涯海角,这样对每个人都好。”

    “这样才不好!”她缓缓走近两步,唯恐刺激到他,引发无可挽回的结局,“你爸妈、老师、朋友都会伤心的!”

    他却摇头说:“你错了,他们只会觉得少了个麻烦。”

    “不要!”眼看他纵身要跳,她飞奔向前,赶在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