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七十七章 炼狱(第1/2页)
    夜羽殊不知在他破空离去时,那个岩石巨人族便将其模样刻成了一个顶天立地的雕像进行膜拜,而他们则是夜羽在永恒国度里的第一批宣誓效忠的主人。

    然而这一切夜羽是不会知道,也没那个心思,如今出现在他眼前的不再是灰蒙蒙的天际,而是如血的天幕。

    天是血红色的,大地也是血红色的,山川河流,花草树木同样是血红色的。仿若这是一个血色世界,就像是传说中的十八层地狱一样,充满着绝望还有阴森之感。

    一个跟下面的百族栖息的灰色空间大不相同的世界。

    “嗯?这个老家伙怎么会主动联系我?”

    正在夜羽打算深入远处传来滔天血气的地方时。已经有将近三十年在闭死关的老黑忽然神识传音给他。

    “小黑你跟老黑的关系果然是爷孙?”

    当看到小黑居然敢趴在一向自视甚高目中无人的老黑的脑袋上时,夜羽已经可以猜出他们两个的关系就是爷孙。

    “你小子好像早就知道了啊?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感觉你好像来到了传说中的炼狱,也就是血界。”老黑没有感到太大的意外,毕竟夜羽的因果本源已经修炼出本源真身,可以得知他跟小黑之间的关系也算理所应当。

    小黑是爷,老黑是孙。

    只不过让夜羽喜出望外的是不仅是小黑跟老黑主动请缨,就连这些年来一直栖息在轮回树上的魔蝶还有小白也离开了天狼界。

    夜羽看着眼前这个怪异的组合,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怪异之感。

    小黑跟小白一黑一白,就像是黑白无常一样。而灭世魔蝶就像是阎王爷似的更在两个小家伙的头顶之上。至于老黑的角色就像是阴阳判官一样。

    这是老黑几个给夜羽的第一印象。

    “你们好像知道这个世界?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看你们几个的样子似乎对这里知之甚详。这里跟你们血鸦一族又有何渊源不成?”

    夜羽有些宠溺的摸了摸小白跟魔蝶,示意这两个小家伙暂时安静点,他则是看着老黑这个老古董一副不懂就问的表情。。

    “东娃子,你可曾听闻过十八层地狱?”老黑不是一个能言善辩之人,他在微微沉吟少顷后看着夜羽反问道。

    夜羽则是点了点头,十八层地狱的传说可以说是传遍诸天万界。可是跟这里又有何关联?

    “那么你可知晓什么是无间炼狱吗?”老黑再次问道。

    这个夜羽则是听闻过,只是知道所谓无间炼狱是指让某处血流成河,充满了杀戮的地方。具体是指什么,他还真的有点不太懂其意。

    “这里就是无间炼狱,而我们所在的地方恐怕是无间炼狱里面的某个偏僻的森林罢了。

    你倘若不信,可以去切开随便哪一颗树的树皮看看,便可知道老子没有骗你。”老黑摊了摊手,示意夜羽可以去实践一番。

    “撕拉。”

    “汩汩~~”

    夜羽轻轻用手切开身旁的一棵树的树皮,可是他听到的却是如同流水般的声音,紧接着他似乎听到了这棵树的哀嚎声还有祈求声。

    “会流血的树?”

    夜羽眉头一皱,他可以肯定这棵树并未通灵,可是一株没有通灵的树,又怎么会流出无比新鲜的鲜血的?

    夜羽有些不信邪,可当他将方圆百里的每一颗树的树皮切开时都看到了一模一样的一幕后,他才确信这里的花花草草,乃至大地上的小石子似乎都会流血。

    “你现在肯相信了吗?因为老子的九阴魔煞就是在这个无间炼狱中偶然发现。

    唉,老子可以说是成也九阴魔煞,败也九阴魔煞。”老黑第一次有些自嘲的学着夜羽的习惯性动作耸了耸肩。

    “好像挺有趣的,按你所说,这里应该跟血鸦一族没有关联才对啊。怎么你会说这里是你们血鸦一族的福地?”这是夜羽第一次听到老黑提及有关九阴魔煞的来历,他对老黑的九阴魔煞可以说神往已久,并且也是因为九阴魔煞的缘故,他才得以创出九源神火。

    “血经讲究涅槃重生,而我们血鸦一族好像就诞生于这个无间炼狱。具体的,因为时间太久了。老子也不记得了。”老黑只是简单的跟夜羽说明了一下缘由,具体的,就像他自己说的,时间太久远了,他自己已经不记得了。

    “如果说这里是无间炼狱,那么这里岂不是一座太古牢笼了?这里还有种族存在不成?”夜羽眉毛一挑,这里好像属于杀戮的世界,在短暂的深思熟虑之后,他将身体转换成了杀戮本源真身,以杀戮为主。

    “生命是很奇特的,只不过这里的种族似乎都是来自魂殿。

    刚才老子已经说过了,老子的九阴魔煞源自于无间炼狱。而九阴魔煞是可以创造出生命体的,这点你应该也略知一二。

    只不过九阴魔煞只有至阴的力量,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