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四章、矛盾(第1/3页)
    相比奥地利的从容应对,柏林政府就急上火了。

    普波联邦的牌子还在,难民都是普波联邦的公民,现在拦截自己的国民入境,明显说不过去。

    可是不拦截同样也有问题,数百万难民涌入,就业岗位肯定是没有的,柏林政府就算是竭尽力也安置不下来。

    就业安置可以不着急,住得问题也好办,随便支个棚就是一家人,都成难民了也没有挑剔的资格,可总得管饭吧?

    肚子骗不了人,几百万张嘴嗷嗷待哺,只要放进来了,柏林政府就必须要想办法把他们喂饱。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无底洞。或许俄国人都不用进攻,难民就能够吃垮普鲁士王国。

    自从第二次普俄战争开始,威廉一世的身体素质就迅速下降,战场上的不利消息,压这位耄耋之年的老国王快要喘不过气来。

    岁月不饶人,时光冲淡了威廉一世的雄心壮志,现在他只想要平安着陆。然而,这已经是一种奢望。

    普鲁士王国的独特体制,决定了这辆战车一旦开启,就无法再停下来。任何想要阻挡战车前进的人,都会被压得粉碎。

    这辆没有刹车的战车,只有等马跑累了才能够停下来。作为马车夫,威廉一世只能够调整马车前进的方向,尽可能的挑选宽敞的道路。

    威廉一世拖着老迈的身躯,关心的问道:“欧洲各国都持什么立场?”

    毫无疑问,几百万难民已经超过了普鲁士王国承受的极限,柏林政府无法解决难民危机,不得不求助于国际社会。

    外交大臣杰弗理·弗里德曼脸色阴沉的回答道:“情况非常的糟糕,欧洲各国都对俄国人的暴行进行了谴责,却没有几家肯采取实际行动。

    目前向我们提供实质性援助的主要是德意志地区国家。

    奥地利承诺会在一个月内,向我们提供价值500万马克的物资和2万吨粮食用以赈灾,其它德意志邦国加起来大概也有3000万马克的物资援助。

    我们之前和英德的谈判也发生了变故,伦敦政府的立场再次发生了变化,现在他们的态度更加倾向于汉诺威。

    如果我们想要获得他们更多的支持,就必须要和汉诺威一起建立北德意志,并且还要出售一部分领土给汉诺威,换取资金用以偿还债务。”

    威廉一世来不及感慨危机时刻还是自己人靠得住,就被后面的条件给惊呆了,这分明是吃定了他们。

    建立北德意志可以,由汉诺威主导虽然心里上有些难以接受,可是谁普鲁士王国现在落魄呢,后面的出受领土就要命了。

    普波联邦欠下的巨额债务,未来都会落在柏林政府头上。要缓解债务危机,需要出售的领土肯定不是一星半点儿。

    为了获得在北德意志的主导权,汉诺威也会尽可能的削弱普鲁士王国,被狠宰一刀是必然的结果。

    坦率的说,如果付出这些代价能够平安度过眼下这一关,威廉一世还真不介意和汉诺威妥协。

    问题是普鲁士不是他一个说了算,汉诺威提出来的条件,早就突破了容克贵族的底线,他们根本就不可能接受。

    这方面和明末的东林党有些类似。明知道不交税大明朝会完蛋,重新洗牌过后,作为既得利益者的他们也会跟着倒霉,就是不愿意退让半步。

    等大明完蛋后,他们发现新主子不好伺候,这个时候后悔已经晚了。在屠刀之下,这些人很快就选择了妥协。

    现在的容克贵族也差不多,要停战可以,但前提是必须要先保障他们的利益。

    然而,现实却无法做到。无论是哪一家,都不可能出这个天价。

    事情在这里就卡住了,柏林政府想要善后,都不敢采取行动。因为率先起来叫醒大家的人,通常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威廉一世问道:“你们怎么看?”

    室内安静了下来,没有人接这个话题,不是大家不知道怎么回答,而是根本就不敢回答。

    政治是残酷的,很多时候说错一句话,都会付出惨痛的代价,尤其是现在这个敏感时刻,搞不好就会成为被诛的“国贼”。

    见无人回答,威廉一世叹了一口气:“今天话会严格保密,只有我们几个人知道,出了这里你们完可以不承认自己说过,有什么想法就放心大胆的说吧!”

    没办法,这是“****主义”体制悲哀。尤其是第一次普俄战争过后,容克贵族势力进一步壮大,柏林政府不得不受其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这几位内阁成员无一例外,部都拥有容克贵族背景,理论上来说他们都是这个集团的利益代言人。

    不过得益于威廉一世的权谋,和各自利益的不一样,容克贵族这个大群体也发生了分化。

    现在除了军队中那帮激进派还想着反败为胜,其他人都知道普波联邦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