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在一起(第1/2页)
    走过万水千山,我来到你的身边,说,请让我们在一起。

    今天的阳光像往常一样温暖而明亮,卓皓站在医疗区外的花园里,他刚刚做完检查,医生准许他有一个星期的自由时间,到下个星期再来检查,随着身体的康复,他越来越能够摆脱毒品的控制,近一个月来已经停止注射极乐世界,而他只在一周前感到一阵可以忍受的胸痛和恶心。现在,他站在空气新鲜的室外,抬头望着天空,就像以前一样,他仍旧喜欢望着天空,看着流云在明净的天空变幻,让他有一种心安的感觉,就像时间匆匆而过,天空亿万年间瞬息万变而又永恒地存在于大地之上,他闭上眼睛,感到阳光照在脸上,这一刻,他可以忘记一切,觉得自己并不存在,因而也就没有任何痛苦。

    然后他睁开眼睛,慢慢地顺着小路向前走去,这时,一个清洁人员走过他身边,停了下来,这是个普通得让人很容易就忽视的年轻的清洁工,在尼罗河基地有几百个这样的人,而这个亚裔人却向卓皓狡黠地一笑,在这一刹那,卓皓心里蓦地紧张起来。

    “给你的。”他用中文说,递给卓皓一个信封,然后快步离开了。

    卓皓身的神经都在刹那间绷紧,一条极细的银链子从信封里滑出来,落在他手心里,他顿时呆住了,这是他送给珠玛的唯一一件礼物,珠玛自从得到它就从未摘下来过!

    他蓦地抬起头来,而那个送信的人已经不见了踪影,尼罗河基地有几百个这样的人,如果不知名姓,你永远不可能找出其中任何一个。

    卓皓飞快地倒出信封里其他东西,只有一张纸片,极其普通的纸片,上面用藏文写着:留着做个纪念吧。

    卓皓的心刹那间缩成一团,这笔迹他太熟悉了,在藏北,除了最低贱的仆人和僧侣,只有一个人在今天这个时代还用藏文写字,并且因为这个人书写藏文,其他人都自动地只用中文交流。

    这字是安多强巴写的!

    卓皓用发抖的手反复看了许多遍那个信封和纸片,除了这几个字,再没有其他别的,他一阵头昏,跌坐在长廊的围沿上。

    留着做个纪念吧。

    这是什么意思?口吻如此平静,字迹如此稳定,就像一句最普通不过的话,可是,这到底代表什么意思?

    卓皓此时完控制不住自己疯狂地去思考这其中的含义,却不敢去碰触那个最直接地跳进他脑海里的想法。

    她在哪里?她怎么了?

    在一瞬间卓皓脑海里闪过一百种念头,这些不确定的威胁让他在阳光下头晕目眩,两耳轰鸣,唯一的感觉就是那条链子在他手心里冷得像冰。

    就在这时,年轻的金发护士向他跑过来,脸色紧张,甚至忽略了他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天堂出事了,”她低声说,“我听来的,快回去看看,别让医生知道是我告诉你的!”

    卓皓马上反应过来,他蓦地抬起头来看着护士,她摇了摇他的胳膊,向他点点头,又向四周看看没有人注意他们,赶紧向回走去,临走时向他眨眨眼睛。

    卓皓立刻站起来,把信封和纸片塞进口袋,手里还紧紧握着那根项链,快步向天堂突击队的工作区走去。

    有人没有敲门就闯进来,沃克指挥官和哈瑟教官看到卓皓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口,沃克指挥官马上站起来向他走过去。

    “你应该休息,”沃克指挥官微笑着说,“怎么……”

    “他们怎么了,长官?!”卓皓抓住他的胳膊,打断他。

    沃克指挥官一时间惊讶于他不同于往日的惊慌失措。

    他沉默了一会儿,低声说:“谁告诉你的?”

    “他们怎么了?”卓皓更加惊惶,抓紧了他的胳膊。

    沃克指挥官想让他到沙发上坐下,试图让他平静下来,而卓皓只是紧紧抓住他,目不转睛地望着他。

    “告诉他,沃克,”哈瑟教官沉着脸说,“他有权利知道!”

    沃克指挥官摇了摇头,只好把战况告诉他。

    卓皓一下子呆住了,瞪着沃克指挥官和哈瑟教官,说不出话来。

    这时又有消息传来,哈瑟教官马上看着监视屏,嘴里说:“坚持住,少校,后援已经出发!”

    卓皓猛地站起来,说:“让我去,长官!”

    沃克哈瑟先是一怔,然后哈瑟教官暴躁地一挥手:“不可能,士兵!”

    “让我去!”卓皓再一次说,声音里充满渴望。

    “冷静,孩子,”沃克指挥官说,把手放在他肩上,“你去了于事无补,后援已经出发了。”

    “可他们要40分钟才能到!”卓皓急促地说,“而我20分钟就可以赶到!”

    “你将近两年半没有参加训练,”哈瑟教官恼火地大声说,“死的人已经够多了,不需要你再去送死!”

    卓皓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