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中国。藏北高原。(第1/1页)
    中国。藏北高原。

    “哦?他是这么说的?”安多强巴躺在软椅里,把脚放在脚凳上,温和地笑着。

    身旁肃立的黑衣人忐忑地观察着主人的面容,拿不准这笑容意味着什么。

    “要算个总帐,一件一件算个清楚,”安多强巴继续笑着,“有趣,真是有趣。”

    他突然站起来,一脚踢飞面前的脚凳,一群鸽子“呼啦”一声直飞起来,受惊似的在尖顶大厅乱撞。

    尽管受过极其严格的训练,黑衣人还是在这时惊恐地后退了几步,脸色蓦地变得苍白,几乎用尽了所有力气才能继续保持沉默。

    “他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安多强巴大声说,眼睛里隐隐闪烁着几点捉摸不透的光芒。

    黑衣人胆怯地又退了几步,不知该说话还是继续沉默。

    “吴天呢?”安多强巴问。

    “还在开罗。”黑衣人马上回答。

    “还在开罗?”安多强巴扬起眉毛,提高了声音,“我以为他已经在天堂了呢!”

    黑衣人心里一惊,禁不住抬头看了这位主人一眼,没有马上回答。

    “你听不懂我的话么?”安多强巴看了他一眼,眼光锐利得可怕。

    “是!我明白!”黑衣人马上回答,垂下眼光,额角已经沁出汗珠来。

    “出去!”安多强巴不耐烦地一挥手,在大厅里踱来踱去。

    黑衣人躬身向门边退去。

    安多强巴忽然举起手来,黑衣人急忙停下脚步,安多强巴瞧着他怔了一会儿,又放下手来叹了口气,随即冷笑起来。

    “三个月后,我要到开罗去。”他说。

    黑衣人又飞快地望了他的主人一眼,随即回答:“是。”

    “天气暖和了,”安多强巴抬起头,凝视着头顶飞翔的鸽子,“这场战争开始的时候,我就在开罗,现在,我也要在开罗,亲眼看着他结束。”

    黑衣人悄悄地望了他的主人一眼,他不再大发雷霆,但却更加让人觉得紧张,多年以来,他从未见过这位主人像今天一样烦躁不安过,而主人也已经有三年没有离开藏北了。他当然知道这是因为卓皓,近二十年来,没有人违抗安多强巴,包括卓皓,也温驯顺从地在安多强巴身边过了十年,而在这第十四个年头,他却突然公然违逆了这位高高在上的主人。

    十几年来,卓皓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违逆了藏王安多强巴的人。

    而安多强巴却偏偏在此时无可奈何,谁也不能在这个时候和尼罗河基地为敌,而这位主人的愤怒已经使他要赶到开罗去,等在违逆者即将归来的地方,没有人能够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滚出去!”安多强巴忽然大喝道。

    黑衣人蓦地惊醒,急忙退出门去,掩上门,心脏还在扑通扑通地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