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不是宽容(第1/3页)
    为了你,还是为了我自己,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我原谅这仅只一次的自私。

    再次苏醒的时候,卓皓先闻到熟悉的味道,那是一种有着淡淡的柠檬香味的消毒喷雾的气味,这味道再熟悉不过了——在他当兵的三年里,几乎有三分之一的时间他是闻着这味道度过的,他睁开双眼,没错,熟悉的淡绿色墙壁,还有床边悬着的淡绿的隔帘,甚至连窗台上的小花盆和里面淡红的小花,甚至连他现在躺着的这张床都是熟悉的,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传来,随即一个年轻的姑娘掀开隔帘走进来,甚至连这个金色头发的年轻护士都是熟悉的,卓皓闭上眼睛深深吸了口气,尼罗河基地,他终于回来了。

    发现他醒了,护士高兴地一笑,说:“卓皓,我们又见面了。”

    卓皓张开眼睛,望着她,也轻轻一笑,说:“我又回来了。”

    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有将近一年半的时间没有这样笑过了。

    护士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又调了调床边一台监控仪的旋扭,在手里一个夹子上写了些什么,然后又向他一笑,说:“不过这次你看起来真的不太好,至少一年,你别想离开这里了。”

    卓皓轻轻地一笑,问:“是斯威克尔少校送我来的?”

    护士向他眨眨眼:“当初你是怎么不见的我们都知道,现在为什么又回来我多少也能猜到一点。”

    卓皓又问:“我现在能不能去看看他们在做什么?”

    护士当然知道他想去看谁,于是板起脸,说:“你自己觉得呢?”

    卓皓只好叹了口气。

    “何况,”护士又说,“他们现在正忙着给你讨回公道呢。”

    卓皓心里一动,问:“他们在做什么?”

    “汤普森上将去年休息了半年,现在是圣克莱尔中将在主持军务,”护士说,“肖恩昨天送你来之后就要到医院里去找汤普森上将了。”

    卓皓想了想,说:“我要回去一下,一定要去,你帮我!”

    “不可能,”护士摆了摆手,“你必须卧床。”

    “很快!”卓皓望着她,迅速地说,“我走不了,给我一个轮椅。”

    年轻的护士笑了笑,向他俯下身来:“一会儿医生来了你问他吧。”

    这时一个声音在门口说:“最多一个小时,给他轮椅。”

    卓皓和护士都向门口望去,然后护士惊讶地说:“海斯医生?”

    年轻的医生严肃地说:“带病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但要小心别弄疼他。”

    卓皓由衷地说:“谢谢,医生。”

    “阿尔伦是我的老朋友,”医生看了他一眼,说,“我不想他再做什么傻事。”

    卓皓心里又是一动。

    护士很快推来一辆最新型的轮椅,坐上去几乎和躺着同样舒服,很快他们就来到天堂突击队的生活区,前面就是他们的会议室了。

    护士轻声说:“一个小时,记住了,我会在刚才的电梯口等你。”

    卓皓了她一眼,年轻的护士一笑,说:“我知道有些事还是不听的好,再见。”

    卓皓向她笑笑,护士转身离开,卓皓按了自动按扭,轮椅无声地向前滑行,来到会议室门口,停在这两扇熟悉的门前,卓皓伸出手,摸到温润的金属表面,在心里深深叹了口气,一年半了,他终于回来了,那一瞬间,他几乎没有力气去推开这两扇门。

    门开了,所有的人看到门口的卓皓,都呆住了。

    汤普森上将正坐在会议桌前,沃克指挥官和哈瑟教官站在旁边,天堂突击队的体士兵都站在会议桌前,阿尔伦站在最前面,脸色难看得要命。卓皓终于明白了医生的意思,现在连入院修养的汤普森上将都亲自来到了这里。

    不知道他们刚才在说什么,但是看到卓皓,所有人都惊讶得闭上了嘴,然后肖恩第一个大叫起来:“看看他的样子,汤普森上将!看看他现在的样子!”

    于是所有人都望着坐在轮椅上苍白虚弱,瘦得连眼眶都陷下去的卓皓。

    “汤普森上将,”沃克指挥官缓缓地说,“我和哈瑟可以什么也不说,但我的士兵们要得到公平的对待。”

    汤普森上将望着卓皓,在心里叹了口气,尽管在心里知道这样对待卓皓是不公平的,但是在这个时候,他甚至希望卓皓不要回来,现在不能在尼罗河基地出现任何动荡,而如果卓皓没有回来,就可以把圣克莱尔的事情放到战争结束之后再解决,然而在看到卓皓之后他就明白了为什么天堂突击队的士兵们会如此激动。

    虽然只过了一年半的时间,但这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尼罗河基地的英雄了。

    “我们死了29个人!”哈瑟教官大声说,“29个人!汤普森上将,连莫列克·彼得列夫都死了!和那个混蛋一样,我的士兵也是人!29个无辜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