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自由(第1/3页)
    我是一颗网里的微尘,不知道是否曾经拥有过自由的希望。

    对这件事情的情况吴天自然是知道的,所以他也很理解阿尔伦和肖恩听完之后为什么会出现有惊讶又困惑的表情。

    “就是这样,”卓皓最后轻轻喘着,说,“我发誓,没有一个字是假的。”

    肖恩几乎立刻就跳了起来,大叫:“我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东西!”

    “对不起,”卓皓难过地说,“我尽力了,可是没有人肯听我说。”

    吴天忽然轻笑着说:“看来你们那儿对付别人比我们还有一套……”

    “你闭嘴!”肖恩向他大吼,“是谁逼他加入蔷薇大厅的?”

    “难道是我给他第一支极乐世界的?”吴天笑着反问。

    肖恩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瞧,”吴天向卓皓一笑,“我们都不是好人,你偏巧两边都有份。”

    卓皓毫无表情地沉默着。

    “不要这样,”吴天笑着说,“这些天好歹也是我在照顾你,难道你看见我就不会说话了?“

    “多谢你照顾他,”阿尔伦转身望着吴天,说,“接下来就不必再麻烦你了。”

    听到这句话,吴天和卓皓同时一怔。

    “他还是尼罗河基地的士兵,”阿尔伦说,“我要带他回去。”

    “队长!”卓皓下意识地叫。

    阿尔伦握住他的右手,今天第一次向他微笑,说:“天堂已经重组了,先锋18还在等你!”

    卓皓那一瞬间觉得光明就在他面前蓦然出现,然而他却意识到,哪怕只有几步之遥,他也过不去。

    阿尔伦看到卓皓的眼睛里一下子闪现出明亮的光彩,而后,那光彩又很快消失,然后卓皓用克制不住的难过的调子低声说:“不,队长,我已经回不去了……”

    房间里的人都沉默着,吴天无声地微笑起来。

    片刻的静默之后,肖恩冲动地叫起来:“谁敢不让你回去!就算安多强巴在这里,他也不能和尼罗河基地作对!”

    他说完,气冲冲地瞪着吴天。

    “我们自己也有医疗中心,”阿尔伦很快地说,“这些枪伤不是问题……”

    “队长,”卓皓打断他,难过地看着他,说,“我不行……”

    “怎么会!”阿尔伦也打断他,急促地说,“最多半年之后,你就又……”

    “队长!”卓皓再一次打断他,握紧他的手,低低地说,“极乐世界……”

    阿尔伦心里蓦地一抖,闭上了嘴。

    “该死!”肖恩破口大骂。

    即使是轻度的极乐世界吸食者,完戒断也需要至少一年。

    “可是,”阿尔伦机械地说,“已经一年半了,在这一年半里,你总该……”

    “我已经很努力了,”卓皓说,声音里充满了克制的悲哀,“但是,尤其是这一个月里,我没有办法……我不能动……”

    阿尔伦一下子醒悟,他转身,沉着脸对吴天说:“你们做了什么?”

    “不然怎么样?”吴天也看着他,“以他现在的情况,只要毒瘾发作一次就会要了他的命!”

    “你们给他注射极乐世界?!”阿尔伦惊怒交加地问。

    “每天一次,”吴天居然一笑,“这会让他舒服一点。”

    阿尔伦简直惊呆了,他猛地转头看卓皓,又猛地转回头来。

    “你们怎么能……”他愤怒地大吼,然后又因为过于愤怒而无法再继续说下去。

    “你们他妈的还是不是人!”肖恩大吼着扑过去,一拳打在吴天脸上。

    吴天居然没有躲,仍旧站在原地,抬手拭了拭嘴角的血,然后居然微笑了一下,用依旧平静的声音说:“还是那句话,难道第一次给他极乐世界的是我们?”

    阿尔伦和肖恩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只能瞪着他,握紧了拳头。

    卓皓心里叹了口气,这就是他得到的治疗,就像第一次一样,他就看着年轻的护士将那些粉红色的液体一点点推进他的身体,却毫无力气去抵抗,渐渐地,他每天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常常恍惚着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也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甚至,渐渐地,他看着那些粉红的液体流进自己手臂里,都不再会恐惧,只在心底最深出狠狠地痛着,然后,再一次失去知觉。

    然而,希望却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他面前,却只是让他更深刻地感受到绝望的味道。

    “为什么?”阿尔伦激动地问,“就算他的父母有天大的错,用得着这样对付他么?!”

    他知道卓皓的父母都是安多强巴杀死的。

    吴天目光一闪,审视地看了阿尔伦一眼,而后又似乎松了口气,微笑起来,说:“我们只是想让他活得更长久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