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再次到来(第1/3页)
    在迷茫与清醒之间,我用微弱的期望来安慰渐渐弥散的绝望。

    半年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对一个黑市拳手来说,却足够他结束自己的生命几十次了,尤其是正处于新秀选拔赛的时候,每周会有三场比赛,每个新秀都会有一到两场比赛,这半年里阿尔伦没有卓皓的任何消消息——蔷薇大厅有自己的方式做到保护它的选手,尼罗河基地里没有人知道新秀74号就是卓皓——就算知道,也没有人追究。

    可是,半年了,他还活着么?

    走在开罗热闹的街市上,阿尔伦却觉得心事重重。上一次见卓皓的情景还深刻地印在他脑海里,卓皓还活着么?是杀人,还是已经被杀?或者,陷入毒品的深渊,不可自拔地沉沦?

    肖恩轻轻拍了拍阿尔伦的胳膊,说:“到了。”

    不能大张旗鼓地寻找被通缉者,阿尔伦和肖恩干脆直接来到了蔷薇大厅。

    在前台的问询电脑里,阿尔伦从特殊命令窗口输入了寻找新秀74号的指令。电脑闪烁着要求身份确认,阿尔伦想了想,直接把自己的军籍证贴到了扫描镜头上。

    即使是蔷薇大厅,也得买尼罗河基地的账。

    几分钟,一道自动门开启,一个穿黑西装的男人站在门口,审视地望着阿尔伦和肖恩,然后轻轻鞠了一躬,说:“请跟我来。”

    他们被带到33层一间宽敞明亮的大办公室里,然后那个带路的男人退了出去,这是一间半圆形的房间,半圆的墙壁是透明的玻璃,从这里不但能望到金光闪闪的尼罗河,甚至能够看到远方尼罗河基地的一些银光闪闪的建筑。

    “视野很好,对么?”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

    阿尔伦和肖恩转过身,看到一个30岁左右的中国男子正站在他们身后。

    “我叫吴天,”他向他们微笑着,“请坐。”

    然后他就坐在纯黑色的皮质沙发里,马上有一个中国姑娘从侧门出来,送上三杯泡在精致的瓷器里的茶。

    “盖碗茶,”吴天微笑着,“茶和杯,都是我们中国的特产。”

    阿尔伦和肖恩在他对面的沙发坐下来,注视着这个风度翩翩的中国人。

    “现在,”吴天说,“两位可以告诉我究竟有和贵干了?”

    “卓皓在哪里?”阿尔伦开门见山地问。

    吴天点了点头,微笑着说:“尼罗河基地要缉捕叛变者的话,就不必了,反正回去也是一颗子弹,这个目的蔷薇大厅同样办得到。”

    肖恩的脸色马上就变了,他冲动地站起来,大声问:“他已经死了?”

    “请坐,”吴天仍旧微笑着说:“请坐,先生。”

    “你快说!”肖恩看上去像是马上要扑过去。

    吴天忍不住笑出了声,说:“怎么,这样难道不好么?”

    “他死了?”阿尔伦沉声问。

    “如果蔷薇大厅没有这点本领,”吴天温和地笑笑,“星球联盟会对这么多加入蔷薇大厅的在缉人员网开一面么?”

    “谁杀了他?!”肖恩吼着就要去抓吴天的衣领。

    阿尔伦一把抓住肖恩的手腕,盯着吴天的眼睛说:“我们不是来抓他的,否则就凭你还拦不住!”

    肖恩被阿尔伦一把拉回去,重重地坐在沙发里,吴天的眼睛闪了闪。

    “安多强巴在这里有多少股份?”阿尔伦接着问。

    吴天的眼睛又闪了闪,半晌,才说:“告诉我你们是谁。”

    “他到底死了没有?”阿尔伦没理会他,接着问。

    吴天也盯着他,半晌,忽然一笑,轻松地向后一靠,说:“你希望听到哪种答案?”

    “让我满意的答案。”阿尔伦说。

    “这很简单,”吴天悠闲地喝了口茶,“无论两位抱哪种希望,结果都可以令人满意。”

    阿尔伦目光闪烁着望着他。

    “别误会,”吴天轻轻笑了笑,“我决不会听到两位希望他死就派人过去现在给他一枪,反正就算两位真的这样希望也不过就是迟早的事。”

    阿尔伦的心里现在才稍稍放下一点,他说:“那就是说,他还活着?”

    吴天不置可否地一笑:“看来两位真的不是我们圈子里的人,直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发布新秀74号不治身亡的消息。”

    “不治?”肖恩拧起眉毛,“他得什么病了?”

    “他的毒瘾已经很深了?”阿尔伦心里一沉,问。

    吴天的目光又是一闪,说:“两位既然知道得这么多,那也就不必再装,两位总不会说是卓皓的朋友专程来探病的吧。”

    “没错,”阿尔伦也轻轻一笑,端起茶杯,“我们确实是他的朋友,专程来探病。”

    吴天反而怔了怔,随即也笑起来,说:“这倒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