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需要什么(第1/2页)
    一个选择,在很多时候就决定了我们的一生。

    在尼罗河基地主楼的第一会议室里,威克多·冯·汤普森,关仲允,德拉金斯·摩尔,这三位地球联盟军的最高统帅正坐在一起,此时正是地球上阳光最温暖的时候,明亮的光线透过宽大的玻璃窗照进来,洒在纯白的沙发和地毯上,使这间更像是客厅的会议室显得更加亲切。

    “但愿我下一次再来的时候就不是到你这里做客了。”摩尔上将放下茶杯,轻轻地说。

    汤普森注视着他的老朋友,感慨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德拉金斯·摩尔驻守金星已经有三十年了,每年,他们都只能碰两、三次面,其他的时间都是在虚拟状态下联络,摩尔和关仲允都不约而同把碰面的地方选在了尼罗河基地,汤普森知道,和两个远离故乡的朋友相比,他自己实在是幸运多了。

    “但愿,”汤普森说,“到明年的这个时候,希望我们已经结束这场战争了。”

    尽管塔法人使用了生化武器,但却似乎使地球因此得到了更多的同情和支持,前一个时期因为攻击医疗舰而受到的星际谴责仿佛因此指向了塔法人自己,似乎中立星球部认为地球人即使不是上当受骗也是无心之过,而塔法人却是蓄意报复而且有自设圈套的嫌疑。一年多来,塔法人受到了严厉的星际打击以惩罚他们使用违禁武器,当形式转而偏向对地球有利的时候,地球人反而变得有些束手束脚,每个人都希望尽快奠定胜局,而偏偏这几个月来的战绩却不温不火,星球联盟甚至已经收到几个友星的信函,他们主动提出向地球无偿提供增援机动部队,以便能够帮助地球在年内迫使塔法人投降。

    “我想我不得不在医院里躺上三个月了,”汤普森上将苦笑着地说,“我正在向医生建议把病房搬到这里来,他说我的肝如果再不治恐怕就得换个新的了。”

    “不要换,”关仲允上将笑着说,“那样很不划算,旧的如果还能用就凑合着用吧,这个年头新的总是不如旧的。”

    “这里做病房也不错,”摩尔上将向下看看,笑着说,“下次我就可以到这里来探病了。”

    “那么你准备把这个摊子交给谁呢?”关仲允问。

    汤普森上将沉默了一会儿,抬起头来,说:“还是那个人,罗伯特·圣克莱尔。”

    关仲允和摩尔惊讶地互相望了一眼。

    “你用人的方法倒还真是与众不同。”关仲允说。

    “你确定?”摩尔向他靠过去一点,“我记得好象几分钟之前我们还在说有关于……”

    “所以,”汤普森上将点点头,“这至少证明了他不是个普通的人。”

    然后,他又苦笑了一下:“尽管我个人对他的做法并不那么赞同。”

    摩尔笑了,说:“这就好,我还以为你真的老糊涂了呢。”

    汤普森上将叹了口气,说:“一个难得一见的英雄忽然成了叛徒,我总得想想是怎么一回事,想明白了也就只好狠狠心,我总不能没了一个英雄在把另一个英雄也赶着送上断头台,还是等这场战争结束之后再说吧。”

    关仲允也叹了口气,说:“不错,不管怎么说现在形式确实对我们有利,也算是塞翁失马吧。”

    他顿了顿,又接着说:“不过,谁又能知道这个有利的形势是不是也是他当初就算好的呢?”

    “所以我更不能现在就让他上军事法庭,”汤普森上将说,“我们都知道现在最需要的是什么,如果他还算是一个军人,他知道该怎么做,给他一个选择的机会吧。”

    关仲允和摩尔都点了点头。

    现在,地球最需要的,是天堂突击队。

    然后,汤普森上将叹了口气,望着两个老朋友,说:“我们老了,现在是别人的天下,他们和我们已经不再信仰同样的东西了。”

    两个朋友微笑着叹了口气。

    站在三位最高统帅的面前,罗伯特·圣克莱尔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了,刚才汤普森上将对他说在他卧病的三个月中,将由他,罗伯特·圣克莱尔中将代管尼罗河基地的军务,着意味着什么,连圣克莱尔自己都不敢想象。

    “中将,”汤普森上将注视着他,说:“你有什么想法?”

    圣克莱尔望着三位统帅同样严肃的脸,过了很久才使自己平静下来,然后他真心诚意地说,“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

    “那么,”关仲允上将注视着他问,“我们现在还缺少什么?”

    圣克莱尔犹豫了一下,然后说:“我们缺少天堂突击队。”

    三位统帅互相对视了一眼。

    汤普森上将似乎轻轻笑了一下,问:“派谁去重组天堂?”

    圣克莱尔又犹豫了一下,然后抬起头,像是下定决心似的说:“查尔斯·沃克和哈兰·哈瑟。”

    这一次,不但关仲允和摩尔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