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正确与错误(第1/1页)
    除了智慧,在分辨对错的时候,我们更需要的是勇气。

    直到离开开罗热闹的街市,回到基地他自己的小屋,直到已经躺在了他自己的床上,阿尔伦·斯威克尔的脑子里仍旧是一团乱,卓皓蜷在角落里痛苦的样子还强烈的印在他脑海里,那个餐馆老板和那个长辫子姑娘的对话也在他脑海里不停地盘旋,尤其是卓皓抱住他的手,让那颗本该射入他额头的子弹洞穿他的右肩,然后声嘶力竭地大喊“我没有”的时候,阿尔伦清楚地看到那张脸上的委屈和焦急,还有他在昏过去之前用尽所有力气说道那句话是什么?阿尔伦看了看自己的手腕,现在那上面还有被卓皓抓得发红的痕迹,他用的力气太大了,他一定很着急,阿尔伦想,只是那是他已经糊涂了,在说那句话的时候他那么用力地抓着他,完忘记了已经折断的手臂,也忘记了应该留一点力气把话说清楚,他只是发出了几个模糊不清的音节,在失去知觉之后,他的右手甚至还紧紧抓着他,他到底要说什么?

    有人在轻轻地敲门,阿尔伦从沉思中清醒过来,走过去开门,肖恩带着一脸疲倦走进来,躺在床上,看到肖恩,阿尔伦觉得从未有过的愉快。

    “训练很辛苦,是么?”他问。

    “他们努力在找一架飞得和先锋一样好的飞机,”肖恩泄气地说,“如果找不到,就得给我找一个比现在更称职的教官。”

    天堂突击队解散之后,先锋战斗机也暂停了服役,而大多数习惯了先锋战斗机的队员在分插到各个常规战部之后都不太适应常规的战机和战甲。

    “如果你到这儿来休息那就太糟了,”阿尔伦笑着说,“我正巧有个非常麻烦的问题得要你动脑子。”

    “别问我,”肖恩马上说,“我对机器一窍不通。”

    阿尔伦轻轻笑了起来——他现在的工作就是检修机器。

    “不是机器,”他说,“是人。”

    “是人?”肖恩转过头看了他一眼。

    “我今天遇到了卓皓。”阿尔伦平静地说。

    肖恩猛地坐了起来:“卓皓?!”

    “没错,卓皓,”阿尔伦看着他,点点头,“他在蔷薇大厅打擂台。”

    “黑市拳赛?”肖恩更加觉得难以置信,“他居然做这个?”

    阿尔伦耸了耸肩。

    “然后呢?”肖恩盯着他,问,“你把那个混蛋怎么了?”

    “我给了他一枪。”阿尔伦说。

    “你!”肖恩一下子站起来,然后顿了顿,说,“对,当然。”

    随后他又暴躁起来,大叫着:“才一枪?你只给了他一枪?你忘了你自己现在的样子了,你忘了莫列克了?如果是我,我就,我就……”

    “肖恩,”阿尔伦拉住他,平静地说,“我给了他一枪,可只打穿了他的肩膀。”

    肖恩一下子怔住了,半晌,才叫起来:“肩膀?你是说,他的,肩膀?”

    “肖恩,”阿尔伦又一次拉住他,叹了口气,“所以我才说这是个非常麻烦的难题。”

    “你居然没杀掉他?”肖恩问,又失望又愤怒。

    “因为就在我扣扳机的时候,”阿尔伦盯着肖恩说,“他抱住我的手说他没有。”

    肖恩一下子又坐了下来,半晌才问:“没有?”

    阿尔伦点点头。

    “没有什么?”肖恩茫然地问。

    “这就是我要你猜的,”阿尔伦说,“你觉得他想说没有什么?”

    肖恩看着他,突然转过头去,说:“我不猜。”

    阿尔伦心马上觉得充满了希望。

    “你不猜并不代表你猜不出,”他微笑着说,“其实你就是因为已经猜出来了所以才不猜。”

    肖恩烦躁地转过身,说:“那又有什么用?你要我猜,我就猜他说的是他没有背叛我们,我愿意这么猜,可是,行么?”

    “肖恩!”阿尔伦一把抓住他的胳膊,眼睛里闪闪发亮,“行!我们可以想办法证明给别人看,行!”

    肖恩又怔住了,许久之后,才呐呐着:“队长,你是说……”

    “上帝啊,”阿尔伦闭上眼睛,说,“千万别说我错了,千万别说!”

    “队长……”肖恩说。

    阿尔伦睁开眼睛,注视着他,说:“现在你听我从头跟你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