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藏北高原。(第1/1页)
    中国。藏北高原。

    一座高高的哥特式建筑兀立在草原上,把尖尖的顶伸向蓝天。阳光透进墙壁上高高的彩色玻璃照射进来,光柱中微尘乱舞,一群鸽子扑着翅膀飞上穹顶,一个魁梧的老人站在鸽群中,轻柔的抚摸着左臂上一只雪白的鸽子。

    许久,他说:“进来。”

    一个黑衣人从他身后高大的雕花木门里无声无息的闪进来,垂首肃立。

    “是真的?”老人抚摸着胳膊上的鸽子,问。

    “是,老爷子。”黑衣人恭敬地回答,“他正在被通缉,现在在一个码头做装卸工人,而且,染上了极乐世界。”

    老人停止了动作,稍稍转过头:“极乐世界?”

    “是。”黑衣人答道。

    老人愉快的笑起来:“有趣,这倒是有趣……”

    黑衣人仍不动声色地垂着头。

    “你还记得他以前怎么说你们?”老人愉快地问,“现在他知道极乐了?”

    黑衣人不知道该回答是还是不是,只好沉默。

    “吴天做了什么?”老人接着问。

    “吴天邀请他加入蔷薇大厅。”黑衣人回答。

    “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老人喃喃着。

    黑衣人抬头望了他一眼,老人却又转过身去,在地上洒了一把谷子,鸽子都飞下来啄食,老人望着逗弄着臂上的鸽子,黑衣人不动,也不说话,始终恭敬地站着。

    “多可爱的东西,爱亲近人。”老人慈爱的看着左臂上的鸟儿,微笑着说。

    黑衣人躬了躬身子。

    老人又不说话了,黑衣人静静地站着,仿佛并不存在。

    半晌,老人又不紧不慢地问,“他去了么?”

    “没有,”黑衣人平静如初的回答,“他拒绝了。”

    老人似乎忍俊不禁地说:“拒绝了?”

    黑衣人看了一眼老人的脸色,略一沉吟,回答:“不,他后来还是去了。”

    老人回头望了黑衣人一眼,目光如炬,黑衣人下意思的浑身一凛。

    “不错,”老人转回头,略一点头。

    黑衣人暗自松了口气,这一次,他总算猜对了这位主人的意思。

    “去吧。”老人温和的说。

    “是。”黑衣人躬身向后退去。

    老人忽然一把将左臂上的鸽子甩在地上,厉声说:“这东西真讨厌,粘在人身上不肯下来!”

    那只几分钟前还倍受宠爱的鸟儿还没有来得及出声便一命呜呼了。

    黑衣人竦动着退了出来,在门口,抬起袖子擦去了额头上致密的汗珠,他回想着这位主人最后的举动,是否,这意味着厌烦?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了解藏王安多强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