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是不是幸福(第1/3页)
    请给予我哪怕一瞬间的宁静,即使是在我再一次想起你的时候。

    目标的再生能力似乎是无穷尽的,视界里有超过70%的物体是待攻击目标,轻型光弹不起作用,机身有23处擦伤。卓皓看了一眼主控区,从开始状态到现在不过1个小时,可他已经遇到31部轻机甲,56架自由战机的围攻,平均10分钟就会出现一台重型机甲,维生系统已经被破坏了20%,机舱里的温度高达摄氏39度,控制柄在发烫,他所有的忍耐力和控制力似乎都在随着汗水一起从体内蒸发,他觉得眼前开始眩晕,这已经是恢复训练的第10天了,没一天,训练都像是一场地狱的噩梦。

    这时,一部机甲从右后方击中了他,巨大的震动使控制区的安带断裂,一根护带匕首一样刺进卓皓的左肋,同时,前方出现了五架攻击体,卓皓咬着牙,尽力使自己在没有固定装置的机舱里保持平衡,然后,攻击。两个攻击体应声而落,另外三个却敏捷地避开了攻击,视界里同时又出现了五个攻击体,卓皓心里一惊,马上,他的侧翼被击中了,机身翻滚着,他猛地失去了平衡,在机舱里甩到另一测,撞在钢制的控制台上,手臂仿佛折断般疼痛,伤口在不停到流血,疼痛刺激着他,卓皓用尽了所有力气握住控制柄,刚刚找到平衡,一部重型机甲突然在视界里出现,卓皓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急忙启动超速装置,但攻击者的发射口夺目的一闪,卓皓惊骇地发现那竟然是大范围光子剑,他慌忙想去按屏蔽按扭,但左肋的疼痛却使手伸不出去,只有一刹那的迟疑,机身可怕的震动起来,几束电流立刻贯穿了他的身,那是一种巨大的疼痛和恐惧的感觉,卓皓想要叫,但声音刚刚到咽喉,他就痛得昏了过去。

    “叫医生,马上!”哈瑟教官大吼了一声,几个工作人员慌忙跑了出去。

    阿尔伦自己跑进训练间,把卓皓抬了出来,队员们都在稍远的地方望着,没有人敢走上前来。这种实战模拟训练事实上只进行40分种,攻击强度50%,可卓皓却在模拟空间呆了1小时7分钟,攻击强度是85%,队员们不清楚具体原因,但看哈瑟教官的脸色,谁都知道这个时候最好别多嘴也别多事。

    医护人员赶到现场,把卓皓放上滑车推走,哈瑟教官仍旧望着训练记录出神,喃喃着:“果然不错,这的确又是个奇迹……”

    阿尔伦蓦地抬起头,一触到哈瑟教官的目光,他又叹了口气,垂下头。

    “你想说什么?”哈瑟教官用少有的温和调子说,“说吧,少校。”

    阿尔伦又抬起头,犹豫了一下,轻轻的说:“可他也是个人,也会死的……”

    哈瑟教官一抬手打断他,转身向回走去,说:“别跟我说这个!”

    阿尔伦站在原地,望着哈瑟的背影,在出口,哈瑟教官又停了下来,说:“你去安排下午的训练吧,少校,现在我不想听任何人说话。”

    阿尔伦下意识地立正,回答:“是,长官。”

    四周是柔和的淡绿色,空气中有淡淡的柠檬香气,旁边的监视屏上有个红色的亮点在一跃一跃的跳动,卓皓一直注意着它,数着他跳过的次数那是他自己心脏跳动的频率,阿尔伦推门进来,正看到卓皓专注地注视着监视屏,他知道卓皓现在一定在想些什么,但他一看到卓皓转过头来望着他的眼神,就知道他恐怕永远都不会知道卓皓究竟在想什么。

    “队长,”卓皓像往常一样微笑着轻声说,“对不起,我一定又让哈瑟教官生气了……”

    “不,”阿尔伦话一出口,就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马上改口,“……是有一点儿……不过不要紧……”

    “我不是故意的,”卓皓轻轻叹了口气,“我并不想……”

    “我知道。”阿尔伦温和地打断了他。

    没有办法向卓皓解释为什么他的训练强度和难度都是别人的二到三倍,只有保密他的单独训练情况,让他认为自己接受的是和别人一样的训练。阿尔伦知道,此时责备卓皓,哈瑟教官心里也并不舒服。

    “为什么最近的训练这么困难?”卓皓懊恼地皱着眉毛,“队长,你们都是怎样通过的?”

    阿尔伦只好苦笑,面对这样一双坦诚的眼睛,他撒不出慌来。

    卓皓轻轻叹了口气,说:“其实,我并不适合来当兵……”

    阿尔伦心里一动,问:“那么为什么来?”

    “为什么?”卓皓望着阿尔伦,然后又垂下眼睛,“但愿我知道为什么……”

    阿尔伦望着他,说:“是战争改变了你原本的生活么?”

    卓皓一笑,说:“但我不知道究竟是变坏了还是变好了。”

    “变好?”阿尔伦疑惑地注视着他。

    卓皓模糊地笑笑。

    “你喜欢当兵?”阿尔伦问。

    卓皓忧郁着说:“我不知道……战争是没有办法的事,如果还有别的办法,谁也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