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59(第1/3页)
    ()    骆虞细品了这句话,越想那股笑意就越压不住。

    仿佛能透过这句话, 望到屏幕那端的池穆, 看到他说这句话的样子。

    骆虞忍不住雀跃起来,在恍然间发现原来喜欢的感觉有那么多种。

    高昂的极致的冲动是喜欢, 被找寻的喜出望外是喜欢,望着屏幕犹带欢喜的构想也是喜欢。

    这两个过去和他无关, 他光是念出来都觉得交清的字, 在现在居然可以这么顺畅的想出来。

    骆虞还没想多久, 余晓双的声音就把他拉回了人间。

    余晓双在他面前晃了晃手:“哥?哥?hello?在吗?”

    有情况, 绝对有情况,余晓双觉得自己绝对不会看错的。

    虽然她下午的时候也觉得有情况, 但谁知道骆虞冲下去居然只是和池穆见面,还别说,那个好看哥哥给余晓双印象还是不错的。

    骆虞拍开余晓双的手:“晃悠什么呢?”

    余晓双:“哇, 你终于回神了, 嘴巴都要咧到耳后根了知道吗?”

    她凑的近了一点, 用打听的语气试探的问:“哥, 你是不是有对象了呀?”

    骆虞无情铁掌盖住了她的脸,和她拉开了距离:“别瞎想, 写你的作业。”

    余晓双把骆虞的手扒拉了下来:“你说嘛, 我保证不和阿姨说,我守口如瓶!”

    余晓双做了个嘴巴拉拉链的动作,表示自己一定会把这个秘密保管的超级严。

    骆虞想着应该不会有第二个比他妈更清楚他和池穆之间的事的人了,余晓双这个保证完没作用。

    骆虞:“关心这个干什么, 小孩子不用接触这些情情爱爱,来看这道物理题。”

    余晓双不干,掩面假哭:“我果然不是你最宠爱的妹妹了,我居然连你的恋情都没办法知道,是我不配吗呜呜呜………”

    余晓双演技非常拙劣,听她干嚎骆虞都觉得伤耳朵。

    骆虞:“成了再说。”

    余晓双立马精神了:“所以意思是还没成?老哥你不行啊,就你这个条件,居然还没追到手吗?”

    余晓双像是搞到了一个大新闻一样的兴奋地说:“是beta还是oga啊?男生还是女生啊?是什么类型的呀?性格怎么样呀?长得好不好看,有没有照片,让我看看!”

    骆虞被她一连串问的头痛,皱了皱眉:“屁话这么多?”

    余晓双立马乖巧:“哥哥,我的意思是我可以给你当恋爱参谋!我就是你的智囊!”

    骆虞把她上下打量了一遍,语气微冷:“你背着我谈恋爱了?男的还是女的?是alpha还是beta还是oga?”

    他倒是要看看,是哪头猪撅了他家的白菜。

    余晓双陷入被动,连忙摆手:“我没有我没有,我的对象都是纸片人!”

    骆虞挑眉:“那你还要当我的智囊?”

    余晓双:“害,别看我是行动上的矮子,但是我是理论上的巨人啊!”

    说的还挺骄傲。

    骆虞弹了她一个脑瓜崩:“给我好好写作业。”

    余晓双:“不行啊,我知道了这么一个大秘密,我哪有心思写作业啊,我好想知道嫂子什么样啊!”

    骆虞把‘嫂子’这两个字往池穆身上一套,还有些想笑。

    骆虞:“就池穆那样。”

    余晓双一愣,捏着自己下巴来回把她哥看了一遍。

    她眯起了眼睛,语气狐疑:“哥……你该不会是……”

    骆虞心里一跳,难道余晚双猜出来了?

    “你该不会是看上池穆他妹妹了吧?要么姐姐?弟弟?”

    骆虞把余晓双脑袋按了下去,让她好好的思考一下物理题。

    但余晓双实在是躁动,在他讲题的时候视线不停的乱转,显然还想问刚刚那个问题。

    骆虞索性把她赶出了房间,让她去隔壁房间玩手机了。

    房间里少了个叽叽喳喳的小鸟,骆虞倒在了床上,继续看着他和池穆的对话框。

    在发了那一句话之后,池穆又发过来了一句话。

    池穆:这是我的答案

    之后就没有消息了。

    就这?就这?没点别的东西吗?

    骆虞戳了戳键盘,恨不得想把池穆脑袋掰开,看看里面都是些什么东西。

    他都明示暗示的这么明显了,该不会就这么一句话就打发了吧?

    骆虞没想好自己要回什么,干脆就不回了,去看了赛车视频。

    alpha的天性是追求刺激的,竞速赛车算是骆虞的爱好之一,可以排在他爱好的榜首,只不过他从来没有自己接触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