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57(第1/3页)
    ()    余晓双觉得自己这波巨冤,她不过就是口嗨了几句, 为什么就要被罚做试卷。

    余晓双可怜兮兮地开口;“哥哥, 人家也就是开个玩笑嘛,我就算是对蕊丝有想法也不可能对你有想法啊, 而且我又不可能真的去找oga掐一掐,过过脑瘾还不行嘛。”

    骆虞闻言了然的挑眉:“原来你想再加一张数学试卷?”

    余晓双脖子一缩开口说:“我不想, 我做一张试卷就行了!用学习净化我的心灵!我超爱学习的!哥哥我们等会就去买试卷!”

    她哼哼唧唧:“学习, 学习使我快乐!天啊!我太爱做试卷了, 我上辈子一定就是一支笔!”

    余晓双是比较听骆虞的话的, 因为她是跟着骆虞长大的,被骆虞指挥照顾惯了。

    骆虞沉默了一瞬才对着池穆开口:“……她向来都是这种浮夸的表演风格, 习惯就好。”

    池穆显然已经看透,丝毫不意外的点头。

    人以群分这种事果然是没错的,池穆觉得骆虞身边的人都是很有意思的人, 不管是余晓双还是丁睿思, 好像都能够在不经意间给人带来快乐, 让他感觉很放松。

    很快就到了炸鸡店, 余晓双先进去点单,让骆虞也点了份吃的, 在付钱的时候, 骆虞准备付的时候,余晓双却先抢着付了。

    余晓双笑的很乖巧:“怎么能让我亲爱的哥哥酱付钱呢,欧尼酱先去坐着就好了哦。”

    骆虞立刻警惕:“……你想干什么?”

    余晓双:“欧尼酱,人家都这么乖了, 一张物理试卷可不可以换成半张呀,就只做选择题的那种。”

    余晓双使劲儿的眨眼,然后被骆虞无情地按住了脑袋。

    骆虞面无表情:“我晚上吃的那顿饭都要吐出来了。”

    骆虞被余晓双这油腻的作风弄得浑身鸡皮疙瘩,连忙看着旁边的池穆洗了洗眼睛。

    骆虞:“不行,说一张就是一张。”

    余晓双把眼神对向了池穆开口:“池穆欧尼酱,你劝劝我哥哥嘛,既然你们是朋友,你也是我哥哥了,你怎么能忍心看见可可爱爱的妹妹受这种作业的苦呢?”

    骆虞语气透着危险:“给我把舌头捋直了好好说话。”

    老子都没对他撒娇,你敢对他讨好卖乖?

    余晓双收到危险讯号,立马小学生坐姿认错,但仍然指望池穆能帮她说说好话劝劝骆虞。

    池穆语气温和,吐出来的话却很残忍:“不用看我,我听你哥的。”

    虽然很赞同,但是他还是听骆虞的。

    余晓双脸上的表情垮下:“好嘛,一张就一张,不讨价还价了。”

    现在并不是饭店,炸鸡店的人并不多,余晓双的小算盘失败之后,正好柜台的点餐员叫号,余晓双立马就就走过去了。

    骆虞看着余晓双拿餐的背影,轻哼了一声说:“丫头片子头一回见你,居然就知道抱大腿了?”

    池穆唇瓣噙着笑意:“或许是知道我对你来说算是被认可的存在,荣幸之至。”

    骆虞手撑在桌上歪头看着池穆,语气戏谑;“说的倒也是,毕竟池少爷在我心里闪闪发光。”

    余晓双对于这个小插曲浑然不知,从柜台那儿把托盘端了过来。

    她端过来的只是餐点中的一部分,有辣翅和蛋挞和紫薯球,点的其他东西还在制作中。

    等她回来的时候,只发觉她哥的心情好像好了些。

    多年以后,余晓双回忆起这次算是正式的会面,才惊觉自己的未雨绸缪和机智过人,居然在刚认识的时候就知道抱嫂子大腿了!

    骆虞并不太饿,只点了份大薯,池穆挤了番茄酱,两个人陪着余晓双一块慢慢地吃。

    薯条是刚做出来,带着些烫和软,是骆虞最喜欢的那种口感。

    池穆倒是没怎么吃,时不时喂骆虞一根。

    余晓双正埋头一边看手机一边吃炸鸡,眼睛黏在了手机屏幕上,对于这种自己抬头就能看见的情况浑然不觉。

    等余晓双吃完了,骆虞就提溜着她去书店。

    骆虞还是很善良的,允许余晓双自己选择她想要的试卷牌子,自由度很高。

    余晓双挑了一套,在抱着去付钱的路上小声逼逼:“还要我自己去付钱,残忍。”

    骆虞关怀的看着她说:“反正是你自己写的,得到的知识也是你的,快乐也是你的,这个钱你来付很过分吗?”

    在没收了余晓双的手机,把余晓双赶去房间里做作业之后,骆虞才感觉到自己和池穆中间那两千瓦还不自知的灯泡消失了。

    骆虞手放在了冰箱上:“饮料喝吗,桃子味的。”

    池穆:“好。”

    骆虞把冰箱里放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