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52(第1/3页)
    ()    武馆里是开了空调的,但那种冷气似乎丝毫都照拂不到骆虞和池穆。

    骆虞呼出的气息滚烫, 心脏快速的跳动着, 在那一瞬间他似乎能感觉到自己的血液在加快流动,那种冲动越来越清晰。

    围在周围的学员们并没有感觉到异样, 他们以为在骆虞身后的alpha只是因为刚刚的战斗消耗了体力,所以靠在了骆虞的身上。

    冬冬站了起来, 上去就准备给骆虞拍拍肩膀表示自己的激动之情。

    冬冬:“哎牛批, 虞哥你这朋友厉害啊, 他……”

    他一边说着一边向前, 却发现骆虞拉着池穆从他的旁边擦肩而过,带来一阵气流。

    骆虞声音微哑透着些急躁:“热死了, 我们先去洗澡,回头再说。”

    骆虞急匆匆的丢下这一句话,甚至他都不知道冬冬有没有听见。

    池穆抓着他的手用力又滚烫, 骆虞也同样如此。

    淋浴室的门被推开又合上, 骆虞上了锁, 和池穆脚步有些跌撞的挤入了隔间里。

    淋浴室里的隔间都是用玻璃给断开的单人淋浴室, 空间不大,挤下两个高挑挺拔的少年便就满满当当毫无缝隙了。

    池穆的被骆虞拽着, 背靠在了冰凉坚硬的墙上, 微微低头迎上了骆虞的热情。

    大脑保持着极度的兴奋和愉悦,似乎连冷静思考都不能。

    迫切的灼热的肆无忌惮的挤压纠缠,似乎要夺取对方最后一缕呼吸。

    素来清冷稳重的少年也完抛却了斯文表象,露出了内里的暴虐与掠夺。

    始于柔软纠葛, 那一层血痂被怜惜却又失控的对待。

    疼痛更加刺激了感官,让满身锐气的少年不甘示弱的将触觉馈赠回去,英气的五官勾带上潋滟颜色。

    呼吸,心跳,急促又缠绕。

    这是势均力敌的磕磕绊绊的较量,显然比起拳脚,在这一方面两个人都略显生涩。

    半斤八两的对决,不够精彩,但绝对炙热。

    像是奔逃到了另一个世界,在亲昵的光景里交换彼此的味道,近距离的嗅闻着对方的信息素,疯狂又迷乱。

    一墙之隔,和外界是两方天地。

    刚刚还张狂着的满脸戾气的少年,此刻已经气息紊乱,脸颊上的晕红漫到了整个脖颈,连滑动的喉结透着引诱。

    可这里不是个好地方,在无可避免的闷热和粘腻里,骆虞一点点的找回理智,对上池穆的眼睛。

    那双眼仿若不可见底的深渊,带着清晰的诉求,可很快就就被池穆自己压抑了下去。

    池穆额头的黑发被汗水濡湿成一绺一绺垂落在额间,训练服早在拉扯的过程中敞开,凸起的好看的锁骨,透着与往常冷淡疏离截然不同的性感。

    骆虞的手指划过他的下颌,发现男色真的可以惑人。

    池穆:“心情好些了吗?”

    骆虞应了一声,想起自己生气的缘由,还是难掩烦闷。

    不过因为刚刚发泄了一顿,又被池穆安抚着,倒也没有太焦躁。

    池穆摸了摸他汗湿的发,出声询问:“是不允许你插手丁睿思的事情吗?”

    这其实很正常,骆虞为此不高兴也很正常。

    骆虞:“不止是这样,还说的别的话。”

    骆虞声音顿了顿:“我从来不知道他爸对我有那么不满,觉得是我把丁睿思朝着不好的方向引导的,好像丁睿思不能变成一个更优秀的人是我的错,那种感觉……很难说出来。”

    最开始他们玩在一起,是丁睿思粘着骆虞的,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是。

    丁睿思自来熟,崇拜骆虞,骆虞起初是有些烦丁睿思这个粘人精的,但是久而久之,也就把人记在了心里。

    所以骆虞不希望丁睿思不快乐或者是受到什么伤害,但是那份伤害偏偏是来源于丁睿思的父亲,骆虞无能为力。

    骆虞:“他爸妈生气很正常,换我妈也会生气,会让我写检讨或者在家里关几天思过,要么是做一些其他的东西,可他爸打他哪里是教育儿子。”

    骆虞撞见过一回丁睿思受罚,他是想去找丁睿思玩,丁睿思家门没关紧,从缝隙里他看见丁睿思跪在地上受罚。

    骆虞那时候的感觉是复杂到难以言喻的,因为对于骄傲的alpha来说,跪姿比挨打更让人难受。

    那时候似乎是十二岁,丁睿思因为什么被罚骆虞已经忘记了。

    但他记得那是个冬天,丁睿思就穿着睡衣跪在家里的地板上,他爸爸一边用皮带抽他一边问他知不知错。

    那时候的丁睿思还是会认错的,眼泪在眼睛里打转说知道错了。

    丁睿思抬起头,视线和他的交错,有些许的难堪和错愕,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