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49(第1/5页)
    ()    缠绵中裹簇着疼痛,并不熟练的动作交错, 留下蜿蜒水痕和交错的轻微暧昧声响。

    尽管信息素并未释放出来, 可靠的足够近的足够契合的少年们依旧嗅到了彼此的味道。

    热闷的空气似乎在周围静止,在追逐和迎合之中将星火点燃, 在脑海中炸出璀璨烟火。

    天边铺卷的云层绚丽浪漫,为这人间缀上几许曼丽风情。

    骆虞在脑袋片刻空白之后下意识的想要推离, 可池穆的气息却如影随形, 在推拒和分开之前又被强硬的拉扯回。

    那双总带着寒风的墨色眼眸似乎浮冰尽数融为暖流, 将主人真正的情绪尽数显露。

    褪去了斯文优雅的外衣, 满是属于alpha的强势和不容置喙。

    血腥味更加激发了彼此属于alpha暴戾和争夺意识,骆虞的好胜心和领地意识似乎在此刻显得不合时宜, 他将池穆抵在了墙上,可试图掌控主权的模样却让池穆以为他在热切的回应。

    骆虞推开了他,碰了碰自己肿起的地方。

    他眼角仍存艳色的红, 却仍然大咧咧的嚣张开口。

    “吻技真差。”

    虽然他自己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池穆如画眉眼上铺了大片的红, 让那清贵自持的气息被冲淡, 露出少年气的餍足。

    “我会找你多练的。”

    他的声音不复清冽, 含着一丝慵懒的色/气。

    骆虞横了他一眼,他才不是那个意思。

    他的视线注意到了刚刚被撞飞脱手的冷饮, 把已经摔开的杯子连着袋子扔进了垃圾桶里。

    骆虞:“可惜了。”

    他还挺喜欢喝呢。

    池穆晃了晃自己手上的:“喝我的。”

    骆虞被亲的口渴, 接过喝了一口,然后皱着眉推开。

    骆虞:“不甜,等会我自己去买一杯吧。”

    池穆:“好。”

    在他们迈出脚步之前,池穆帮骆虞整理一下被弄乱的衣领, 碰了碰他的伤口。

    少年饱满殷红的唇因为伤痕此刻显得有几分可怜,可混着少年漂亮张扬的模样,又让这场意外的获利者情绪浮动。

    池穆声音透着些哑:“晚上回去记得涂药。”

    骆虞拍开了他的手:“还不是因为你。”

    要是他不回头,不就不会撞上了吗!

    撞上就撞上了,还非要加重一下伤势。

    不过不得不说,还挺带劲的。

    骆虞拍了拍自己被撞到的地方,在转身的时候嘴角轻翘。

    去奶茶店里买冷饮的时候,点单的小姐姐一直盯着骆虞的嘴唇看,在和骆虞视线对上的时候还有些脸红。

    这让骆虞不得不在拿了奶茶出门之后,开了手机前置摄像头,看了看自己的伤势。

    骆虞:“好像是有点惨。”

    骆虞是磕的比较严重的那一方,所幸伤口在外面,不会在里面导致溃疡。伤口已经初步自愈,但是骆虞只要碰到,还是会觉得滚烫肿痛。

    池穆拿了一支药膏塞在了骆虞的口袋里:“药,晚上回家记得擦。”

    在骆虞等奶茶的空档,池穆恰好瞧见了有药店,他想着骆虞的性子也不是会特地去买药来擦嘴上伤口的人,所以先帮骆虞准备好了。

    骆虞应了声,拿着手机给乔婉蓉女士发了条消息,表示晚上不回家。

    乔婉蓉立马就打电话过来了,骆虞一点接听,就听到一串连珠炮似的问题。

    “为什么晚上不回家?今天不是考完试了吗,考的怎么样?现在从学校出来了吗?不回家要去干什么?”

    “考完了,刚刚和池穆吃完饭呢,今晚我去他家睡,就不回去了嘛。”

    骆虞可不敢和老妈说自己是要去网吧玩通宵,直说的话数落一顿肯定是少不了的。

    “啊……和小池在一块儿呢?”

    乔婉蓉听见了池穆的名字,语气和缓了许多。

    “对啊,就在我旁边呢,不信我让他跟你说句话。”

    骆虞把电话放到了池穆的耳边,挤眉弄眼示意他开口,千万别说露馅。

    池穆打了声招呼,骆虞就赶紧把手机拿了回来。

    骆虞哄着那边的老妈:“放心了吧,之前也没看你这么念叨啊。”

    骆虞这是实话,之前他说要和丁睿思一块玩,或者说在同学家睡觉,乔女士从来不多问什么的。

    乔婉蓉:“那现在和之前能一样吗,你以前不回家我只会想你是不是和人起矛盾进派出所了,只有你惹别人的份,哪里轮到别人欺负你。”

    骆虞理直气壮:“那我现在也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