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44(第1/5页)
    ()    在骆虞匆忙的挂掉电话之后,气氛陷入了一种奇怪的微妙里。

    池穆就骆虞刚刚的问题进行回答:“他们叫了一次客房服务。”

    骆虞也把话题转到崔晗这件事上:“可是崔晗不是不愿意的吗, 如果他依旧报案, 那么彭鸿飞不还是会进去吗?”

    池穆:“有证据就不会了。”

    池穆拿出了手机,给骆虞看了几个文件夹。

    骆虞:“……这你居然也能够弄到手?”

    池穆:“这是当初在彭鸿飞手机里和家里发现的, 他很喜欢崔晗,所以会留下很多东西来进行回想, 包括但不限于崔晗的情话, 送的东西, 这些在以后都是可以帮他进行反驳的证据。”

    骆虞看到的那些证据就是池穆说的这些东西, 照片里是彭鸿飞的日记,一些片段的录音, 甚至还有甜蜜的失频。

    骆虞打赌崔晗百分百是不知道那些视频的存在的,因为从视角可以很明白的看出来的是偷拍的,而且崔晗那么谨慎的人, 应该是不会留下这样的证据的。

    彭鸿飞这人可能性格上也有些问题, 或者说是做到了舔狗的极致, 一般正常人被吊胃口也不会偷偷藏这么多东西, 简直有点变态倾向了。不过骆虞想想也是,要是彭鸿飞脑子正常, 也不可能做出这么一系列令人窒息的操作了。

    池穆:“在法律上, 这一方面的确是比较偏袒oga的,但也不是毫无alpha的解释权。只要证据充分,那么也只能判定崔晗是临时反悔,法院只能走调解路线, 或者说是强制分隔,这是我预料的最次的结果。”

    池穆声音顿了顿:“强制分隔的话,彭鸿飞肯定是不情愿的,如果崔晗愿意忍受痛苦洗去标记,彭鸿飞未必不会给崔晗找麻烦。”

    骆虞又想到一种可能开口:“那如果是彭鸿飞心甘情愿承认,自己走进局子的话?”

    池穆:“那不是更好,比强制分隔还多了一个可能。”

    不管这两个人是什么样的态度,最后都有不如愿的结果。

    洗去alpha的标记可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情,那种痛苦不亚于身放血再重新注入血液。

    哪怕是这两个人不打算待在一起一辈子,池穆也达到了对这两个人折腾的目的,不同的地方也就是受到折磨的程度的强弱而已。

    骆虞想通,然后‘咦’了一声。

    骆虞:“池穆,你有没有发现,你刚刚的话变的巨多?”

    虽然池穆刚刚说的话都是看似必要的解释的话,可是按照骆虞对池穆的了解,他分明可以用更简洁的语言概括出来,然后让他自己去想的。

    一下说这么一大串话,简直不太符合池穆平时的风格啊。

    池穆在底下不动声色的掐住了自己的掌心:“恩?”

    其实没人知道,池穆只要紧张或者是害羞,就会不自觉的增加说话的频率和时长。

    骆虞:“哎,平时就这味儿。”

    骆虞想池穆该不会也在为之前发生的事情不好意思吧,但是他打量了一顿池穆,池穆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看起来十分镇定。

    骆虞视线停顿的过于明显,池穆不自觉的深吸了一口气,对上了骆虞的视线。

    眼前却又浮现骆虞刚刚带着雾气茫然的眼,情景交错,让池穆有些狼狈的转移了视线,低头看着自己碗里的食物。

    骆虞凑的更近了,看见池穆红红的耳朵,惊奇的多看了几眼。

    池穆的耳垂温度完暴露了他的心情,将他的云淡风轻彻底破坏。

    池穆居然害羞了!

    骆虞忽然想笑,但是极力的忍住不在池穆的面前笑出声。

    哎,池穆居然害羞哎。

    骆虞心里这么想着,自己那点不好意思的情绪都不翼而飞了,满是坏心眼的想要逗池穆的想法。

    他还以为池穆一直那么能保持冷静呢,原来他也是会不好意思的啊。

    池穆和害羞,这两放在一起,怎么还有点可爱呢。

    骆虞特地靠近:“哎,你这粥在哪家店买的,好像还挺好吃的。”

    他特地靠在了池穆的旁边,呼出的气息让池穆的耳朵都要烧起来了。

    池穆垂着眼眸沉着发言:“就在不远处的拐角的一家。”

    害羞之后还要装着正紧的样子,好像更可爱了。

    骆虞撑着脸,看着池穆佯装一本正经的样子,决定先放他一马,藏起自己恶劣的小心思,用喝粥掩饰自己唇边的笑意。

    贴上新的气味阻隔贴,骆虞和池穆把垃圾扔进垃圾桶里,拿上房卡去退了房。

    至于隔壁的人要多久出来,就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内了。

    丁睿思在不久之后见到骆虞和池穆的时候,表情都很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