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42(第1/5页)
    ()    丁睿思还有点懵:“为什么啊,这样不是便宜彭鸿飞了吗?”

    虽然彭鸿飞做的事情没有崔晗那么恶心, 但是同样是让丁睿思挺费解这人的脑子的, 这样做不久让彭鸿飞高兴了吗?

    骆虞隔着桌子摸了摸丁睿思狗头:“答应哥,蕊丝, 你要一直这么傻白甜下去。”

    丁睿思深情地握住了骆虞的手:“虞哥!告诉我吧!池哥怎么打算的?”

    池穆的视线落在了丁睿思拉着骆虞的手上,丁睿思忽然觉得手被刺痛, 下意识的松了手。

    等到他去看视线来源的时候, 那道视线却已经消失了。

    丁睿思有些莫名地摸了摸自己的手背, 继续用充满求知欲的眼神看着骆虞和池穆。

    骆虞:“你觉得就崔晗这种性格, 会甘心被自己玩玩而已的alpha标记吗?”

    丁睿思:“肯定不甘心啊,可是他都被标记了, 也该认了吧,他也不敢冒风险去洗掉啊,彭鸿飞那不就真的得意了吗?”

    被彻底标记的oga, 就像是被打上了标签, 只要他身上出现别人的味道, alpha就能感觉到啊。

    骆虞:“这样的人, 肯定不会甘心就这么安安分分,他不能找alpha, 还不能找beta么?”

    beta的腺体退化, 是无法感知或者散发出信息素的,更不可能成结标记。

    崔晗是个喜好玩弄人心贪慕钱财的人,让他安安分分的只和一个‘玩物’过一辈子,他怎么可能甘心。

    骆虞:“彭鸿飞要是发现了他的真面目, 你觉得他还会死心塌地的做舔狗吗,到时候不就是互相折磨了,内部消化,挺好。”

    彭鸿飞的确很喜欢崔晗,喜欢到了看到事实也拒不接受。

    这样下去大概就两个结果,要么是彭鸿飞头上跑马,顶着一个青青草原,忍成忍者神龟,要么就是因爱生恨,触底反弹。

    丁睿思恍然大悟:“妙啊。”

    妙完之后,丁睿思又觉得面前不动声色的池穆有点恐怖。

    就这么大半天时间,就有条不紊的找出了昨天那个人,甚至查出了崔晗的事情,把主动权掌握在了自己的手里,并且制定好了计划。

    同样都是九年义务教育和两年高中教育,为什么别人就这么优秀呢?

    丁睿思不仅有些同情起池穆未来的oga了,要是被他看上,铁定被他吃的死死的。

    被同情的骆某人此刻浑然不觉丁睿思的想法,他从池穆手里抽出了手,手腕内侧被摩擦的隐隐发烫,他瞪了池穆,对上池穆无辜的视线。

    骆虞甩了甩手,将那股热意挥散,拆了餐具用热水烫洗。。

    骆虞也顺便帮池穆烫了碗,询问了他时间:“打算什么时候开始动手?”

    池穆:“下个月。”

    丁睿思惊讶:“这么久?”

    这战线也太长了吧,今天制定好的计划,下个月才执行啊?

    骆虞:“行。”

    丁睿思又发问:“哎哎哎,为啥啊?”

    骆虞:“他昨天才过发/情/期。”

    如果最近开始行动的话,计划就变质了,从心甘情愿变成了强行,彭鸿飞估计就要被关着了,而且他们这么说出去也不好听。

    骆虞:“而且还能让他先放松警惕。”

    崔晗肯定是个心思多谨慎的人无疑,不然也不会让周围人看不穿他的本性。

    池穆点了点头,表示骆虞说得对。

    丁睿思有些稀奇:“虞哥,你什么时候这么了解池哥了?这不是池哥刚刚说的嘛,要不是一直跟着你们,还以为你们提前通气儿了呢。”

    骆虞戏谑:“这或许就是我们聪明人的世界吧。”

    丁睿思凝噎,默默地想着骆虞以后的对象没准也要被他吃的死死的。

    这个计划就这么在餐桌上定了下来,除了他们三个人,以及负伤在家休息的彭鸿飞,谁也不知道。

    池穆没有派人盯着崔晗,因为没有那个必要,崔晗总归是要在学校上课的,他自认为责任不在他,任何祸事也波及不到他,自然依旧在学校出现,等待着高考后离开。

    骆虞还是比较上心的,毕竟主要是自己的事儿,让人看着点也不是难事。

    时间的流速,比骆虞想象的要快。

    骆虞还谨记着上次烟火晚会的教训,在这个月的同一天,特地和老师请了假,乖乖地待在家里避难。

    池穆自然是和他一起请了假,他们俩哪也没去,就在房间里一边学习一边等发/情/期的到来。

    但是那天,无事发生。

    骆虞被迫学了一天的英语,池穆要他抄写听写默写,就这么在英语的世界里倘佯了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