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0(第1/3页)
    ()    骆虞在后半夜退了烧,紧皱的眉头已经舒展, 也不再因为疼痛而蜷缩, 睡得很安稳。

    池穆没有收回自己的信息素,而是随心而动的任由着它继续充盈在骆虞的身边。

    那甜甜的连翘香也乖巧极了, 顺服的同他的信息素缠绕着,满是依赖。

    池穆的手指在黑暗中描摹着骆虞的轮廓, 因为退烧, 骆虞脸上的温度没有那么烫了, 透着股暖意。

    池穆略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 让骆虞不会睡得太难受,可缩在他怀里的骆虞似乎若有所觉, 手放在了池穆的身上,颇为霸道的姿势,不让池穆动弹。

    池穆轻轻地拍着骆虞的后背, 像是哄孩子一样, 扶着骆虞的脑袋, 让他身体尽量舒展着。

    骆虞嘴里嘟囔了两句含混的无意义单音, 让池穆忍不住笑了笑。

    挪动身体的声音悉悉索索,虽然微小, 在夜里却分外的明显。

    池穆屏住呼吸, 怕将骆虞吵醒,将骆虞的睡姿摆好,小心翼翼的翻身起来,去浴室简单的洗漱了一下。

    穿着校服睡觉其实很不舒服, 但是这个时候也别无他选,池穆也不想因为给骆虞换睡衣所以把骆虞给弄醒了,再次躺回了床上。

    骆虞在睡梦中若有所感,再次侧身滚到了池穆的怀里,手又放在了池穆的身上,继续睡觉。

    池穆摸了摸骆虞的柔软的头发,闭上了眼睛。

    骆虞的睡姿其实是不□□分的,池穆在最开始来骆虞家的那一周,就已经充分明白了这个道理。

    可是他实在是不明白,骆虞是怎么可以睡得那么东倒西歪。

    明明刚刚还在他旁边,等到他被弄醒的时候,骆虞的头已经和他的腰齐平,以一种奇怪的姿势缩在床上。

    池穆耐心的把人给抱了回来,在帮骆虞调整睡姿的时候,骆虞在酣睡中蹭了蹭他的脸。

    骤然感受到的温热的触感,让池穆浑身僵硬。

    池穆忽然失了力道,手脚在瞬间似乎重如千斤,连挪动都觉得艰难。

    作乱的人仍然兀自睡得香甜,浑然不知自己此刻做了什么。

    池穆的呼吸紊乱,难得出现了不知所措的状况。

    他的喉结轻轻滚动,轻轻地将骆虞朝着自己的方向靠拢。

    那是一个猝不及防又单纯不过的接触,可池穆的心跳仍然过快的跳动着,连脖颈都染上了一层薄红。

    池穆的手心冒出细汗,紧绷的身体慢慢放松。

    骆虞呼吸绵长,仍在酣睡,对梦境外的事丝毫不知,未曾挪动分毫。

    骆虞的嘴唇很干,兴许是因为发烧,所以唇上泛起了皮,有种刺刺的感觉。

    陡然的相触,池穆捏紧了自己的指尖。

    池穆的信息素更浓烈了,不再是清淡的单纯的安慰,带上了alpha的强势侵入的味道。

    池穆险些克制不住接下来的动作,可偏偏骆虞不干了。

    他将头朝着另一边偏去,让池穆彻底没了机会。

    池穆有些懊恼的按了按自己的眉心,看着身旁呼呼大睡的没心没肺的oga,表情里带着几分咬牙切齿。

    先出手撩拨的总是他,抽身的也是他。

    池穆是想要再去卫生间的,但是想到这还是在骆虞的家里,骆虞的妈妈还在家,万一让她看见他半夜上厕所久久不归,那就很有损形象了。

    池穆只能等着自己平静下来,想着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扰乱思绪,再闭上眼睡去。

    或许是前一天入睡的早的缘故,第二天骆虞居然难得的先于闹钟醒来。

    骆虞一睁开眼,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好看的下巴。

    骆虞转动着眼珠,将池穆的睡颜尽收眼底。

    他是没看过池穆睡觉时的模样的,和睡醒的时候差别不是特别大,依旧是给人安静的感觉。

    只不过少了几分让人看不透的幽深,一副然无防备的模样。

    脸上一颗痘也没有,哪怕是晨起也让人看着觉得清爽。

    骆虞看了池穆将近一分钟,才反应过来他们的姿势。

    池穆是平躺着睡觉的,他的手和脚都压在池穆的身上。

    骆虞像是被烫到了一样,火速的收回了自己的手和脚,从床上跳了下来。

    池穆被他的动静弄醒,还带着些困倦的睁开了眼。

    他的眼里有些红血丝,看起来没睡好。

    池穆的声音沙哑:“醒了?”

    骆虞:“嗯,现在才六点,我去洗个澡,你继续睡一会儿吧,我六点二十叫你。”

    他们六点五十的时候到校就可以了,骆虞一般六点二十出门,吃个早餐再走到学校,时间就差不多了,完不用担心迟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