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35(第2/3页)
帘。

    另一扇窗户是开在墙那边的,好在是紧闭着的,不需要骆虞再费力气走过去关上。

    光线从那里,四四方方的,落在钢琴的琴身上。

    单间的摆设很简单,只有一架钢琴和一个钢琴凳,琴架上的乐谱平摊着,在阳光里静止不动。

    骆虞却没心思注意到那些,他靠在墙边,窗帘的边角恰好落在他的头顶。

    他躲在这里,池穆不可能找得到他,骆虞思绪有些混沌的想。

    野火四溅,在干旱的荒原上肆无忌惮的蔓延着。

    焚烧着骆虞的理智,掠夺着他的眼中清明。

    这似乎关乎着身体感官,骆虞试图想要自己灭掉这场燎原大火,却又知道那根本不是问题所在。

    得不到信息素的标记,哪怕他再怎么努力在自己的身上找到水源,也无济于事。

    骆虞不想做无用功,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大不了就是像上次那样痛一次。

    高二一班的同学们正在三三两两的朝着操场走过去,语气轻快的互相聊着天。

    池穆是最后一个离开班上的,他踩在楼梯上,心里总有种不安定的感觉。

    走到二楼的时候,听见了有人靠在墙边骂人的声音。

    “哪天老子要好好整整骆虞这个狗玩意,还威胁我,呸。”

    说话的是个alpha,寸头,看起来就满脸痞气。

    池穆冷冷地扫了一眼,见那人没再说话之后,皱眉出了教学楼,朝着操场的方向走去。

    操场此刻声音嘈杂,beta同学守在器材库前,大声的让oga和alpha同学离远点。

    体委捏着鼻子走了过来,看见了丁睿思。

    体委:“哎蕊丝,有看见虞哥吗?”

    丁睿思:“没看着啊,我刚刚没找到他来着,以为他先来体育场了,他不在吗?”

    体委:“我刚刚拉肚子,让虞哥先来器材库帮我轻点一下东西,可是器材库门是锁上的,没看见虞哥人啊。”

    丁睿思:“啊?不是,那边怎么回事啊?”

    体委:“有点没散尽的oea发/情/期的味道,混了点alpha的,也不是知道是谁居然这么大胆。”

    体委:“急着开门呢,我去找找虞哥去。”

    丁睿思:“我也一起去。”

    丁睿思往体育场外跑,看见了正走过来的池穆。

    丁睿思:“池哥,你看见虞哥了吗?”

    池穆:“他没过来吗?”

    丁睿思也挺纳闷:“体委说了他肚子痛所以让虞哥先过来帮他点一下器材,但是仓库的门是锁着的,虞哥人也不知道去哪儿了。”

    池穆看了一眼闹哄哄的操场:“前面发生什么了吗?”

    丁睿思嘟囔:“有个发/情/期的oga的味道在那儿还没散,也不知道是谁。”

    显然,如果是oga正常的进入发/情/期并且注射了抑制剂,留下的味道是不会久久不散的,加上体委说了有alpha味,说明肯定是为爱鼓掌过了。

    池穆脸色微变,思绪有瞬间的空白,但很快又冷静了下来。

    骆虞的信息素味道是没变的,如果丁睿思闻到了不可能不觉得奇怪。

    应该不是骆虞,但是骆虞很可能闻到了。

    池穆不知道丁睿思是被转述的,不过误打误撞明白了骆虞现在可能情况不太好。

    池穆连忙朝着教学楼的方向走回去,想找到刚刚的alpha。

    现在上课铃声还没响,所以池穆轻而易举的就找到了刚刚说话的准备往厕所走的那个alpha。

    盛乾准备去厕所抽根烟,刚进去就被人叫住了。

    池穆:“你刚刚看见了骆虞吗?”

    盛乾嘴角叼着根烟,不耐烦的看着眼前的池穆:“关你屁事。”

    这是个好学生,盛乾知道,他可没少看见过这张脸在年级排行榜上。

    清冷强势充满着暴虐的信息素在瞬间刺进了盛乾的脑袋,那种难以预知抗衡的压制感让盛乾脸色一变。

    池穆表情冰冷:“说。”

    盛乾:“说说说,在实验楼那边那个路上看见的,骆虞朝着艺术楼走。”

    池穆:“什么时候?”

    盛乾:“也就七八分钟前吧。”

    上课铃声忽地响起,于盛乾来说像是救命的圣音。

    池穆收起了信息素,朝着门外走去。

    盛乾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压抑住那种发毛的感觉。

    池穆没停留的朝着艺术楼走去,努力嗅闻着可能溢出的连翘香。

    一楼到三楼没有任何味道,池穆上了四楼,才似乎隐隐约约的闻到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