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35(第1/3页)
    ()    西江一中从高二开始分科,分科实行的是六选三制度。

    骆虞作为理综爱好者, 当然选择了物化生。

    虽然没再学政治, 但是骆虞还是听过一句哲学道理的。

    人不会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河流会流动,所以每次踩进去的都是不一样的, 但是对于骆虞来说,他居然两次踩进了同一个坑里。

    熟悉的可可信息素, 让骆虞闻到了脸色立马变了。

    虽然这一次, 对方不是针对他。

    因为骆虞只是个路过的。

    体育课一周一节, 在体育课上课之前, 体育课代表都会向老师要仓库的钥匙,提前清点一边器材的数量并且记着, 然后在下课的时候再清点一遍,避免少了器材承担责任。

    本来是体委的活儿,但是体委拉肚子, 在厕所里出不去, 只能拜托正好去上厕所的骆虞。

    骆虞拿着册子就来了运动场, 谁能想到站在门口的时候被迫感受《器材倉庫での秘密事情.avi》。

    那未散尽的oga发/情/期的味道, 让骆虞立马转身就走。

    只要他跑得够快,假性发/情就追不上他。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或许是物极必反, 在他身体里蛰伏伪装了十八年的信息素禁不起同类信息素的诱导, 几乎很快给出了反应。

    骆虞捂着自己腺体上贴着的气味阻隔贴,另一只手捏着自己的手指。

    他没有把手机拿出来,手机还在他的书包里,没法用手机联系骆虞。

    而且糟糕的是一中很大, 教学楼离体育场有一段距离,他不确定自己可以走到教学楼还不被发现。

    虽然现在是下课时间,但是大家几乎都在教学楼里活动,体育场周围看不见人。

    骆虞在心里骂人,迫切的希望找到一个beta同学,帮他去给池穆捎个口信。

    骆虞的心跳开始加快,面庞染上浅红。

    不能走去教学楼,骆虞的脚步生生一转,去了另一个方向。

    沿着那条道走尽头岔路,一边是实验楼,一边是艺术楼。

    艺术楼要走的更远一点,骆虞本来是想去实验楼,可实验楼那条小道上有个人正在站着吃东西。

    好巧不巧,是盛乾。

    骆虞和盛乾有过节,自然一眼就认出来了。

    要是被盛乾撞到现在的状态……骆虞皱眉,走向了艺术楼的方向。

    他没准备和盛乾搭话,可看见他的盛乾可没打算放过他。

    盛乾还记得自己上回被骆虞弄得又写检讨的事儿,把自己嘴里的冰棍丢进了垃圾桶里。

    盛乾:“哟,这不是骆虞吗,你朝着艺术楼干嘛去啊,我可记得你们班不上这个吧。”

    骆虞懒得搭理他,径直朝前走。

    血液沸腾奔流,引导着身体进行反应,骆虞不想被盛乾闻到信息素的味道,要是被闻到了不知道会造成多大的麻烦。

    盛乾看见骆虞不理他,心里更生气了,没想到骆虞狂成这个样子,居然连看都不看他。

    盛乾:“你他妈的……”

    骆虞:“滚。”

    骆虞声音冷厉,因为心情焦躁,眉宇间满是不耐。

    他站在不远处和盛乾对视,手掌握成拳,嘴唇下压,弧度宛若锋利的刀剑,眼神近乎阴鸷。

    骆虞少有这个样子,更多的时候是漫不经意的嚣张的挑衅的傲慢的,说明他没想认真。

    盛乾是在骆虞脸上看见过一次这样的表情,那次他被骆虞打进了医院,修养了一个多月,现在想起来还觉得肋骨隐隐作痛。

    今天是第二次看到。

    盛乾也就是惯性挑衅一下,在不止一次的交手里,他知道自己单打独斗不过骆虞,而且骆虞最近还玩阴的了。

    要是只是平时过两招,盛乾肯定是让骆虞也讨不了好,但是骆虞要是发狠起来,盛乾还不想跟他一起发疯。

    盛乾:“你叫老子滚老子就滚啊,嗤,要不是老子等着上课,非把你打的你妈都不认识你。”

    盛乾骂骂咧咧的走了,没看见骆虞身体轻微的摇晃。

    艺术楼的小门是开着的,一楼门窗部锁着,骆虞只能撑着往上走。

    汗珠从鼻尖滴落,骆虞的视线都有些模糊。

    或许是不在上课时间,整栋艺术楼里空无一人。

    一楼到三楼所有教室的门窗都是锁着的,直到骆虞摸到了一间单人练习的钢琴教室。

    门是锁着的,但是窗户可能是由于锁门的人的粗心,还开着一条缝隙。

    骆虞打开了窗户,翻了进去,关上了窗户,拉上了开在门这边的窗户的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