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5(第1/3页)
    ()    骆虞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栽倒在台阶上。

    骆虞:“什么玩意?”

    怎么就像池穆了?

    丁睿思:“池穆给我的感觉也是贼阴险,就是做了坏事还说自己没做的那种。”

    骆虞:“还好吧?”

    池穆阴险,也没有吧,这难道不是机智吗?

    丁睿思:“还好?虞哥我发现你真的是变了,你从前都是骂他骂的最凶的!”

    骆虞挑眉:“有吗,我怎么不记得了,我这个人从来不在背后说人坏话的。”

    丁睿思:“对,你都是当面骂的。”

    骆虞轻咳,摆了摆手,表示往事不要再提。

    再上一层楼,就是骆虞他们班。

    骆虞坐在座位上的时候,依旧在犯恶心。

    不知道是因为盛乾残存的信息素还是肚子上被打中的那一拳,骆虞刚刚在和丁睿思说话的时候不觉得,现在坐下来,感觉胃部在翻涌,有些恶心头晕。

    骆虞刚坐下来,池穆和汤月就踩着自习上课铃声走了进来。

    池穆一进班就察觉到了骆虞身上的不对劲,骆虞的身上有别的alpha的味道。

    虽然已经快散去了,淡的周围的人都闻不到,但是对于池穆来说无疑是鲜明至极,难以忽视。

    哪怕骆虞身上其他人的气息再微弱,池穆的本能也会敏锐的感知到,继而催促着他去抹平覆盖别人的味道,直到骆虞身上都覆满他的气息。

    池穆压下心里的下意识出现的想法,面上平静的坐在了座位上。

    骤然靠近的随风而来的薄荷香稍微缓解了骆虞的不适,但那种胃部至喉管依旧粘腻恶心的感觉仍存,骆虞单手撑在桌上,对着墙壁紧紧地拧着眉头。

    骆虞才当oga不久,没有学过oga生理常识,没看过oga必知手册,自然不知道oga在受到alpha的信息素攻击会受到多大的精神创伤。

    就刚刚盛乾那种攻击性,一般的oga早就已经昏迷了,甚至可以报警。

    骆虞强忍着不适,拿出了刚刚没写完的英语作业,看到第一个单词的时候,没忍住低头干呕了一下。

    丁睿思大惊:“虞哥,英语作业对你的杀伤力已经大到见之即吐了吗?”

    骆虞揉了揉肚子,懒得搭理丁睿思。

    池穆正准备说话的时候,教室的门忽然被人敲了几下。

    班主任站在门口看向骆虞:“骆虞,出来一下。”

    骆虞想也知道是什么事,让池穆退开径直走了出去。

    被老师带到办公室的时候,教导主任和盛乾果然就在那儿。

    班主任站在一旁没说话,教导主任先开的口。

    “今晚为什么打架?”

    教导主任是个姓王的一米九的alpha的大汉,板起脸的时候还是挺吓人的。

    “老师,我没打架。”

    骆虞双手插在口袋里,表情冷静的和教导主任对视。

    “今晚我下楼就是和丁睿思一起去还书的,丁睿思去还书的时候,我就去上了个厕所,但是不知道盛乾怎么回事,忽然释放信息素向我挑衅,我牢记您上回的批评教育,痛定思痛,痛改前非,上完厕所就从卫生间出来了,绝对没动手。”

    骆虞表情那叫一个严肃,蹦出来的三个‘痛’的重音,让教导主任脑瓜子开始痛。

    盛乾瞪大眼睛:“骆虞你他妈……”

    教导主任横过去一个眼刀:“妈什么妈,你要我请你妈?”

    盛乾赶紧摇头:“不是不是,老师骆虞他骗人,你看看我脸上这伤,就是骆虞打的,还给他踹了好几脚呢!”

    骆虞不认同的看着盛乾,在他说完之后立马开口:“我进去的时候你就这样了,盛乾你这样可不行,你和别人打就打了吧,就算我们有过节你也不能这么栽赃给我啊。”

    盛乾急眼了:“骆虞你孬种你敢做不敢认了,分明就是你!”

    骆虞:“你有什么证据说是我?”

    盛乾:“谁打的我我还不知道?”

    骆虞满脸赞叹:“那我怎么知道你知不知道,不过不得不说,干得漂亮,谁打的打的这么好。”

    骆虞班主任:“骆虞……”

    骆虞收起笑意,脸上写满了真诚:“老师,真不是我,我就是去上了个厕所。王老师,你去厕所的时候没闻见第二个alpha信息素的味儿吧,我就没想和他打。”

    教导主任思索:“的确是没闻到。”

    盛乾恍然大悟,心底骂了一句骆虞玩阴的,根本从一开始就是想下套。

    盛乾此时完忘记了要不是他先出口挑衅,骆虞也不会把他打一顿。

    教导主任:“